80、我们结婚

    “你……”顾不上掉在地上的手机, 苏北冲动的走上前, 一把拽住陈醉的衣领。抓着他的手指掐的紧紧的,用力到颤抖无根手指都泛着白。

    苏北想将人一把领过来,再狠狠的砸在墙上。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力气, 废了浑身的力气也只能将陈醉的头拉的低了些,领口拉的乱了点, 可陈醉依旧还是一脸淡定, 一身白色的西装随意的靠在墙壁上。

    眉眼间看着随意, 却掩盖不了通身的贵气,那东西就像是气质,有钱都买不来。

    “你嘚瑟什么,不就是得了个奖吗?”苏北咬着牙, 低头往陈醉脸上看去:“卖屁股得来的,还这么高调。”靠的越近, 陈醉那张脸看的就越是清楚。

    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 精致的眉眼, 上挑的眼角, 这张脸放在娱乐圈也是数一数二的好看。

    他苏北也是帅气的,一米八五的大个子,身段与脸蛋都好,但也只相对于很好了,远远没有陈醉这张脸来的精致,五官艳丽的就像是能直逼你的眼里。

    他能从一个新人到现如今的地位,一来是有几分演技, 二来是经纪人宋然。

    想到宋然现在是陈醉的经纪人,苏北更气了。

    “有什么样的经纪人,就有什么样的主子。”苏北狠狠的将手里的衣领放下,看向陈醉的眼睛里是明晃晃的厌恶。

    周围来来往往都是人,苏北也就敢嘴皮子甩甩痛快,恶心了陈醉一番之后也没胆子做别的。

    威胁的往陈醉那看了一眼,苏北蹲下来捡摔在地上的手机,手指刚凑上去手机上就被踩上了一只皮鞋,擦的通身黑亮的皮鞋可以当镜子用,也刚好照在苏北那张错愕的脸上。

    “陈醉,你他妈的。”苏北感觉一股热血往上涌,直面冲击在他的脸上。顾不上地上的手机,冲起来对着陈醉那张脸就是一拳头。

    那一拳用了全力,挥的时候还能听见带着的风声。

    陈醉反应快,及时的撇过头,拳头擦着他的右耳砸在了墙上,苏北疼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陈醉双手插在裤子口袋懒洋洋的靠在墙壁上,连手都没拿出来,只抬了个脚啪的一声踹在了苏北的膝盖上。

    “这一脚,是你嘴巴不干净咎由自取。”

    他撩起眼皮,往捂着肚子的苏北上看:“是吧,前辈。”其实他这一脚其实没用多大的力气,苏北说话难听想打他,但是一拳头下来也倒是被他躲了过去。

    苏北吃了亏,落了下风,但到底是在外面,捂着被踹的肚子动静却不敢弄大。

    要是被人看见他被陈醉打的差点爬不起来,苏北的面子搁那放?

    苏北不吭声,只瞪着一双眼睛满是恶毒的往陈醉的脸上看,像个老虎没了牙齿,陈醉觉得无趣,抬脚便往外走。

    “回来了?”陈醉刚走进去,沈时安身边的人已经不知道这是换的第几个了,陈醉认识那人,是搞综艺采访节目的,最近这段时间虽然火了起来,但采访明星上一直缺个大腕镇场子。

    两人在谈话,陈醉怕打扰到故意饶两人身边走过去的,但是眼尖儿的沈时安还是发现了,看见他之后立马扭过头来担心道,“头还昏吗?坐下来歇歇。”

    “沈老师……”他身边的人想继续说,但看沈时安的心思不在这上头,便歇了嘴。

    “你这衣服……”沈时安将陈醉的衣领整理了一番,凑在陈醉的耳边小声道:“怎么了?跟人打架了?”他将陈醉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见身上安好之后才算放心。

    “苏北嘴臭,我踹了他一脚。”

    包厢的灯光很暗,在加上宋影后投入的唱歌,陈醉说话倒没那么刻意。

    \"沈老师,沈老师。”

    眼看沈时安没事了那人便出声儿提醒了两句,陈醉道:“你还有事就去忙吧。”

    “吴导,我们的事下次约个时间坐下来好好说说。”沈时安朝他笑了笑,温和道:“明天晚上我请吴导吃饭,到时候吴导可要赏个脸。”

    吴安听见沈时安这么说,知道沈时安这是乐意跟他谈,顿时安心了。

    “走吧,我们先回去。”沈时安一手拿起陈醉刚脱下来的西装,一手拉起陈醉:“我看你也累了。”

    忙了一天,陈醉确实累了,见他没事处理之后,便跟着沈时安回了家。

    ***

    回到家刚打开门,粽子早就饿的在那喵喵叫。

    沈时安放下衣服就给他拿口粮了,粽子还是不怎么爱搭理他,蹲在自己的饭盆前一脸高傲的叫唤着。

    陈醉伸手上前想摸摸他的头,粽子却扭过一张猫脸躲开他的手,两颗眼珠子都是不耐烦,抬起毛下巴一脸高傲的猫样儿。

    陈醉哼了一声:“小东西,一脸嘚瑟样儿。”

    沈时安给他的饭盆里装了猫粮,粽子饿了,急慌慌的吃了起来。

    陈醉却默默的去了他的零食柜拿出一个猫罐头出来,罐头刚一打开,往粽子鼻子前一方,粽子的那两颗眼珠子都直了。

    “喵喵喵……”

    粽子猫粮也不吃了,眼睛就跟着陈醉手里的罐头打转转。

    “呵呵呵……刚刚还不是不让我摸吗,现在这么嗲给谁听。”粽子着急的恨不得立马扑上去,陈醉却偏不给他一个劲儿的逗它。

    到后面还是沈时安心疼了,从陈醉手上抢了罐头给它了。

    “就你惯它,它现在也只喜欢你了。”

    陈醉双手抱着头,往床上一趟。

    沈时安洗好手出来,听见这话立马扑到床上去,凑在陈醉的面前亲了亲他的眼睛:“它喜欢我,我喜欢你。”

    说话的呼吸喷在陈醉的耳边,舒服的人心里直痒痒,沈时安的手往陈醉的脸上抹:“都是水,你没擦干。”陈醉立刻叫。

    “嘿,我还没有嫌弃你没洗澡呢。”

    见他躲着自己的手,沈时安却偏要往他脸上凑,两人立马在床上滚成一团。

    “住手,住手。”陈醉怕痒,沈时安却偏在他咯吱窝那挠痒痒,没过多久陈醉就红着眼睛开始求饶。

    身上脸上闹得红彤彤的,一双眼珠子里还含着水,嘴里还一直喘着气。

    沈时安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反应,那股冲动往下涌,嗓子也开始沙哑起来:“陈醉。”

    沈时安凑上前在他脖子便蹭了蹭,声音甜腻又沙哑:“难受。”红着脸打蹭的样子,还真是想在撒娇。

    两人在一起胡闹了这么长时间,陈醉的感觉也渐渐起来了,特别是沈时安穿着一身衬衫,领口与领带在刚刚胡闹的时候给弄乱了。

    抱着自己,蹭着脖子说话,陈醉顿时也感觉呼吸不顺畅起来。

    “我,我去洗澡。”

    身上一身汗,黏糊糊的,陈醉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沈时安推开,去了卫生间。

    凌乱的大床上,沈时安看着那关了门的卫生间发愣,没过一会,里面传来花洒的声音。

    想了想,他喘口气从床上下去,一手趁着床一手拉开自己的领带,扣住之后往下拉了拉,抬脚就往卫生间走去。

    “扣扣……”沈时安曲起手指在门上敲了两声,卫生间的水声立马停了下来,随后就听见陈醉吼:“出去,不准进来。”

    “我原没想进来。”

    沈时安扑在门口笑了笑,手扭开门锁:“但是有人故意给我留门 ,我要是不进去的话,岂不是让很失望?”

    陈醉门没锁,轻轻一扭就开了。

    靠在墙上的沈时安伸出手指轻轻一推,嘎吱一声浴室里的水雾立马往外涌。

    陈醉站在花洒下,浑身湿透,正瞪着一双眼睛往沈时安那看去:“老流氓。”随后继续给冲身上的泡沫。

    沈时安却笑着走进去又轻轻的将门给关了起来,对比起陈醉□□来说,他浑身上下穿的工工整整的,双手抱着靠在他对面的门上。

    一双眼睛却上上下下的往陈醉的身上看去,特别是他下面那一直翘起来的地方,就算是冲了这么长时间的澡也没让它安静下来。

    “嘘——”他对着陈醉的两腿间吹了个口哨,眼中全是打量与趣味。

    这下闹得陈醉一恼,将花洒拿起来往他身上怼:“老流氓闭上眼睛。不准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花洒对上沈时安的身上,没过一会就将他浑身淋湿了。

    白色的衬衫沾上水,半透明的黏在身上,愈发将沈时安那好身材给显得诱人了些,陈醉这才发现,沈时安看着一脸淡定,下面的裤子却早就瞒不住鼓了起来。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陈醉反过来打趣他。

    沈时安却厚着脸皮:“都湿了。”

    皱了皱眉,故意道:“这该怎么办?”

    他自言自语都没等陈醉回答,抬脚一步一步往陈醉那走去,一边拉着领带一边对陈醉道:“既然湿了的话,那就只能一起洗洗了。”

    说这话的时候,沈时安表情一脸的认真,但那沙哑的要喷火的嗓子出卖了他。

    “陈醉,”将领带扔在地上,沈时安冲上去抱住他亲:“陈醉,我们结婚吧?”今天叶乔绝望的眼神,还历历在目。

    爱人永远的离开了,叶乔今后的人生全然都是灰暗。

    生命中太多的意外与求而不得,沈时安怕错过,也不想在错过,哪怕是与陈醉在一起的一分一秒。

    被吻的晕乎乎的陈醉下意思的跟着他点头,“好,我们去国外结婚。”只要沈时安想,陈醉没什么反对的理由。

    他这辈子,要说拍戏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的话,可沈时安却比生命还要重要。

    得到满意的答案,沈时安心情非常愉悦,那颗不安的心也渐渐安静下来,沙哑的嗓音凑在陈醉的耳边勾引道:“帮我解开衬衫。”

    衬衫上面的纽扣都被解开了,剩下的沾了水挂在皮肤上,陈醉看上一眼觉得比脱了还要性感。

    沈时安将他抱起来,放在洗手台上,两手撑在陈醉的两边微微弓着身子看着他。

    陈醉刚被允的晕乎乎的,好在冰冷的洗手台让他清醒了不少,沈时安一张脸眉眼淡定,额头的青筋爆出却显示他也在隐忍。

    陈醉不知怎么的,心就跟着融化了,听着他的话,伸出手颤巍巍的给他解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直到平坦的腹肌露出来,陈醉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上去摸了两把。

    “解开了吗?”沈时安克制的发问。

    而陈醉就像是个孩子一样,两手在他腹肌上摸着,乖巧的点头:“解开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沈时安的声音像是在诱惑一个小孩子。

    “扣子都解了,当然是脱了。”勾人的桃花眼一眨,便上手将沈时安身上湿透的衬衫扒了下来。

    总算是没有了衣服的阻碍,□□相见的两个人很快的就抱在了一起。

    沈时安再也忍受不住,将陈醉的腿拉开,挤了点手边的护发素在他后方摸了摸,见陈醉能承受之后就那样凑着洗手池的高度冲了进去。

    “舒服吗?”

    他一边动,一边问:“舒服吗,陈醉。”

    沈时安的两只手也没闲下来,在陈醉腰后方来回的摸着,他皮肤细腻,腰腹间的肌肉线条摸上去让他流连忘返。

    陈醉被弄的说不出话来,只靠在身后的镜子上享受着,身下是冰冷的大理石,身上是沈时安发热发烫的冲撞。

    冰火两重天,与心爱的结合,这种极致的快感很快的就将他带上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