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颁奖典礼

    舍得吗?徐筝眼神带着恍惚, 嘴里无声的念叨了这三个字。

    不可否认的是, 他追了陈醉这么久,从一开始的一见倾心到后面放下身段的死缠烂打,都不是一时兴起。

    对陈醉他是求而不得, 他控制不了,也没有立场辩解。

    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 心里眼里想着的都是眼前这个人, 像一颗种子似的闯进他的心里, 日夜滋长着,在他心里落地生根。

    这种感觉,对比陈醉的来说,要更加的疯狂, 也更加的强烈。

    它浸透身上的每一处,每一根骨头与每一滴血泪, 缠绕着骨血生长着, 开始发现不了, 到后面却愈加强烈。

    眼前的刘梨初依旧掐着他的下巴, 一双剔透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的脸,像是不想放过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拿捏着下巴的手指有些细微的颤抖,他一向高傲问出这句话大概是等于卸下了铠甲,弯下了腰。

    徐筝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他要是回答错误,或者是让他不满意的话。

    他跟刘梨初,将会彻底完蛋。

    他没回答, 右手解开安全带同时将头飞快的往前一伸,转眼就将刘梨初控制在自己与座位之间。

    璀璨又晶亮的眼睛往刘梨初脸上看去,随后没等人反应过来,徐筝的嘴唇就那样凑了上去。

    柔软的触感,还是一样的味道,与刚刚蛮横的横冲直撞大不相同,徐筝这次的吻带着小心,带着讨好,情深又不失温柔的在刘梨初破了的嘴唇上面反复的舔着。

    像是奶凶奶凶的小狗,急切的想要表达忠心。

    除了在床上,徐筝很少主动,这番还带着讨好的伺候,转眼间就将刘梨初吻的晕乎乎的。

    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刚结合在一起的两片嘴唇之间却拉下一片银丝,从刘梨初的嘴唇里拉出来,缠绕在另外一头徐筝的嘴唇上。

    两人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那根银丝上面看去,眼见它被拉的越来越长,随后往下一坠,落在身下的座椅上。

    两双眼睛不可避免的撞在了一起,刘梨初亲眼看见徐筝眼睛里的火,捂着被允吸的发肿的嘴咳嗽了一声眼神往外窗外看去。

    一只手却将他的脸板了过来。

    “看着我。”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眼神中都是认真:“我舍得。”

    “这辈子,除了你我徐筝谁都能舍下。”他将人一把抱住,嘴巴凑在他的耳边:“但是唯独刘梨初,我要霸占一辈子。”

    怀里的身形开始是动都不敢动的僵硬,随后双手一转将徐筝狠狠的抵在了方向盘上。

    刘梨初喘着粗气,狼一样的眼神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人,一把低下头,将面前的人从上到下都吻了一遍。

    细碎的喘息传进他的耳中,怀里的徐筝仰着一张潮红的脸,慵懒的双眼微微眯起,外面的外套已经不见了,露出里面那件贴身的白色羊毛衫。

    衣服领子已经被人扯的变了形,露出里面嫩滑的肌肤,脖子与锁骨的地方被咬的一片红彤彤,而衣服下摆中,一只手伸进去在他腰腹中来回的抚摸着。

    徐筝双腿大张的坐在他的腿上,仰着头靠在方向盘上,半眯着眼睛咬着下嘴唇,而喉咙里也时不时的传来轻微的喘息。

    “爱我吗?”刘梨初一把掐住手下的腰,同时右手一摁手下的皮带暗扣发出卡兹一声响。

    “爱……”徐筝喘着气儿,眼见着他的往裤子缝隙下面一伸,嘴里发出舒服的喘息。

    “爱谁?”面前的人衣裳整齐,语气淡淡,一脸严肃的模样与对面的的徐筝成为一个强烈的对比,可那双手却还是伸进他的衣服里,来回的动作着。

    “刘梨初……”徐筝发出一声难耐的哼唧,身子也跟着在方向盘上来回的摩擦了两下。

    “大点儿声。”

    “刘梨初,刘梨初,刘梨初。”徐筝红着眼睛,仰着脖子,跟着那双手不停的呐喊着。

    刘梨初的心里也同时在呼喊着:徐筝,我爱你。

    ****

    拍完最后一个广告代言,陈醉接下来的工作也到了尾声。

    从慈善晚宴之后,陈醉已然成为当红炸子鸡,当红小鲜肉中陈醉算的上是领军人物。出场费与广告代言也从以前的六位数涨到了八位数。

    没有公司身边只有一个经纪人,京内所有大大小小的娱乐公司都朝他发出了橄榄枝,为了拿下这棵摇钱树,争先恐后的撕破了脸。

    娱乐圈内没人在忽视他,而他今年才二十岁。

    年轻的可怕,以他的颜值与演技,是看的见的一片星途坦荡。

    “怎么,一个公司都不考虑,准备单干?”沈时安眉眼带笑,一边切着手里的橙子一边往旁边那人身上看去。

    陈醉一身淡蓝色的家居服,手里拿着剧本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对伸过来的水果盘,毫不犹豫的张开嘴。

    沈时安一顿,从水果盘里插了一片橙子往陈醉嘴里一塞:“惯得你。”

    橙子水多又酸又甜,陈醉连着吃了好几块才开口道:“单干也不是不可以。”

    “开工作室?”见陈醉不吃之后,沈时安将剩下的水果一把吃了:“明星开工作室也不是不可以,在招几个新人,好资源一样由着你挑。”

    陈醉摇着头没说话,目光还是一样在眼前的剧本里没移开。

    “这么好看?”沈时安不满的声音有两分危险,听清之后陈醉才移开,揉揉双眼道:“不是非要单干,我只不过是在等金华奖颁奖典礼结束。”

    在下半年的颁奖典礼中,无疑是金华奖的含金量最高,而只有两部作品的陈醉,凭借着一部打破票房纪录的《逐梦者》入围最佳男主角。

    同入围的还有沈时安的《皇权》,与苏北的《不说爱》,除了这三个红的发紫的三位之外,其余的两部作品都是今年反响极好的黑马。

    陈醉现在火炸天,正是急需一个奖杯稳定地位的时候。到时候理所当然的挤进一线,而这些只用了陈醉一年的时间。

    “我也在。”

    沈时安朝面前的人挑了挑眉,浑身的自信代表着意思不言而喻。有人说过,有沈时安在的颁奖典礼,就没有别人的份儿。

    这句话无疑是对沈时安在娱乐圈打拼这么多年的一个最好的肯定。

    有沈时安入围的奖项,就没有是失手的时候。

    这次的金华奖也是一样,沈时安凭借《皇权》入围,粉丝与记者们都认为,这次获奖者毫无悬念。

    “你知道,只要有我的地方,奖杯还没有落入别人手里过。”

    “昂。”陈醉将头往身后一仰:“年轻人,不到最后一刻,不要那么快下肯定。”

    沈时安被他老气横生的一句年轻人逗的发笑。

    又见,陈醉一脸认真的继续道:“到时候被爸爸打脸可就不好了。”

    沈时安刚刚还在发笑的脸立马拉了下来,一脸无语的看着身边的人,咬着牙将人扑在沙发上。

    ………………

    不可言说的半个小时之后,他一手撑在陈醉的脸边,一手在他破皮儿的嘴唇上来回抚摸着。

    浑身得意的问喘着气儿的陈醉:“说,到底谁是爸爸。”

    陈醉被都弄着浑身无力,只得懒洋洋的掀开眼皮,无奈道:“你是,你是。”

    沈时安一脸满足的凑过去,亲了一口嘴唇,甜腻腻道:“乖,我是什么。”

    陈醉被骚扰的没了耐心,一阵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人,大喊一声:“粽子他爸。”

    那一声吼,让沈时安身躯一阵。

    而在一边睡觉的粽子,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之后,飞快的跑到两人身边,粉色的肉爪子踩在沈时安的腿上。

    扬起一张毛揉揉的猫脸,对着这个每天给他罐头的铲屎官,嗲嗲的来了一句:“喵?”

    粽子那么配合,沈时安被噎的一脸咬牙切齿,陈醉却是哈哈哈大笑,仰着头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么好笑?”阴森森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危险,陈醉赶紧凑过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安抚了一下。

    沈时安刚刚还板着的脸,立马化作一团泡沫,融化了。

    ***

    第十一届金华奖的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颁奖之前,各大奖项的提名已经公开,除明星之外,网民与粉丝们也都热切关注着。

    开场的是圈内的老人,最神秘又最具有背景的男明星叶乔,这次他自导自演的电影《绝望中的爱》讲述了地震中的一段爱情故事,结局是很多电影都不敢尝试的悲剧,但却从上映就大火,赚了所有人的眼泪。

    今天他身穿一身黑色的西服,电影女主角影后宋思语挽着他的手臂缓缓走来,面对热烈的掌声叶乔却没一点笑意。

    浑身的黑色,倒像是在参加祭奠礼。

    自他之后,各路明星纷纷进场,刘梨初,苏北,随着这些大腕的走来,场外的热情一度的高涨。

    直到最后沈时安与陈醉打破了最大热度。

    沈时安与陈醉从一辆车上下来的,两人都是一身简洁的西装,不过一个是宝蓝色,一个是白色。

    西服的款式与裁剪都差不了多少,眼尖儿的人便能发现,两款衣服都是g家刚出的同款系列。

    沈时安与陈醉都没带女伴,结伴而行一前一后的往里走去。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现在娱乐圈内最火的男星了,这样一路走来的声势浩大的场面差点没法控制。

    “不要太紧张,奖杯并不能代表所有。”两人走了进去,沈时安乘人不注意安慰了陈醉几句。

    这是陈醉第一次参加颁奖典礼,无论是谁都会紧张,他不怕自己得没得奖,却怕陈醉太过在乎得失。

    “与其安慰我,还不如保持平常心。”陈醉于他面对面,靠在身后的椅子上,一手插着裤子口袋,一手摇晃着手里的香槟。

    他先是撩起眼皮往沈时安那看了一眼,随后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你应该把我当做你的对手。”

    “而不是生怕我没得奖心里难受,在这安慰我。”

    陈醉举起杯子朝沈时安示意了一番,随后仰起头,一口气喝完,将杯子往沈时安的西装上一按:“毕竟,男人最不缺的就是好胜心。”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人大概不记得叶乔了,是地震中救了学生而死李泽文的男朋友(详情请见四十四章节)

    明后两天双更,(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