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0

    “喂?”

    沈时安脸色发热, 紧了紧领口。身上原本一丝不苟的衣服已经凌乱, 举起手机远离了床,仰头靠在墙壁上。

    “说话。”

    电话里一直没有声音,沈时安没了耐心, 开口却发现嗓子干枯沙哑的厉害。

    喉咙滚了滚,懒洋洋的伸出手从柜子里摸出一瓶水, 一口气喝了大半。

    “时……时安?”

    略带陌生的声音让宋然一愣, 重新举起手机看了看号码, 这确实是沈时安的号码啊。

    “嗯?”

    沈时安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陈……陈醉在你那吗?我打他电话打不通。”硬着头皮,宋然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

    他此时还沉浸在巨大的喜悦里,还不知道无形之中他打扰了两人的好事。

    “在啊,他在……”中途被打扰, 上涌的**还没下去,沈时安挑着眉往听见这句话正瞪着自己的陈醉上身上看去。

    “他在床上。”

    调笑一般的说完, 床边立马就朝他飞来一个枕头。

    沈时安心情很好的接住了, 嘴里发出爽朗的笑, 充满磁性的嗓音透过话筒传到宋然那, 他先是一顿,随后脸上哄得一声红起来。

    “我我我……这……你。”

    声音结结巴巴的,宋然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原本一肚子的话一句都记不起来,他现在一边心里暗骂两人不要脸白日宣淫,一边急哄哄的挂了电话。

    “你胡说什么。”

    床上剩余的最后一个枕头也没能逃脱陈醉的魔掌,又往他那砸去,沈时安故意没接住, 那张帅气的脸被迎面来的枕头砸了个正着。

    陈醉气呼呼的在跪坐在床上,额头的头发被汗水淋湿,下面那双桃花眼透的更清澈了些。

    他脸色依旧是一样的红色,不过前一段时间他的潮红是被安抚的,此时此刻的样子是气的。

    被瞪的沈时安一脸无辜模样,好脾气的捡起地上的两个枕头,放在陈醉的身边:“生气啦?”

    他凑过去,想摸摸陈醉的头顶,一脸气嘟嘟的模样,他觉得格外的可爱。

    一直乖巧的人却忽然间躲开,沈时安放下去的手顿时落了个空。

    而红着眼角的陈醉则是看都不看他。

    要不是宋然的电话打过来的话,陈醉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沈时安对待的太过温柔,让他陷进去之后没了一点防备。

    刚刚那极度舒服的感觉还带有余热。

    滚了滚喉咙,他不要脸的想,要是再来一次的话,他敢保证自己一定会把持不住。

    他不说话,沈时安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原本就安静的空气没有别的动静,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过了会,只见沈时安举起手轻微的咳嗽了一声。

    微微侧眸,抿唇笑道:“真恼了?”

    ***

    沈时安觉得之后两天,陈醉都没给自己好脸色看。

    看见自己不给正脸不说,无论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都会下意思的躲开。

    也不知道是藏了什么宝贝,不让他看见。

    “陈醉?”

    陈醉这几天休息,沈时安特意的将档期调开,两人着实的腻歪了几天。

    客厅与卧室都没有人,沈时安打开了书房的门,正中央的电脑正闪着光。

    页面正停在熟悉的游戏界面上,这时卫生间传来一丝动静,沈时安瞟了一眼正准备走开,刚跨出门口却又奇异的扭了回去。

    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摆弄着鼠标。

    将游戏界面最小化之后,一条又一条搜索记录出来。

    沈时安的手一顿。

    上面粗大的黑子写着:“男男怎么□□?”

    “男男□□要注意什么?”

    “手把手教你□□,男男一次性就能成功,你的性福生活不是梦。”

    沈时安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心思看完的,而那边卫生间门口也渐渐的传来脚步声,沈时安手忙脚乱的正准备关上。

    再扭头,却发现其中一条搜索记录是:男男□□时,受的那方该如何的配合。

    下面列举了好多条信息,见那样子陈醉应该都看完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沈时安却动也不动的看了好几遍。

    “沈时安?”

    陈醉扭动手把,一脸不耐的打开了门。

    沈时安连忙将电脑恢复原位,而这个时候陈醉正好推门走了进来。

    “在这干嘛呢?”

    陈醉穿着浴袍,头上的水还没擦干就顶着毛巾出来了。

    走进来第一眼先是看了看电脑,看见沈时安手里拿着书的时候面色明显的松了口气:“喊你也不回我。”

    他一边走,一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沈时安心里酸酸的,又有些胀胀的,但什么话都没说,走上前将陈醉的毛巾接了过去,动作异常的轻柔。

    “什么毛病,也不擦头发就出来。”

    陈醉刚张嘴,沈时安附身一个吻就下来。

    这个吻就像是蜻蜓点水,充满了不舍与疼惜。

    呼吸喷在耳边,又听见他道:“陈醉。”

    “嗯?”

    陈醉被他吻的一懵,懒洋洋的掀开眼皮答了一声。

    沈时安宠溺的吻亲在他的眼睛上:“我有没有说过。”

    “我爱你。”

    ***

    陈醉觉得沈时安最近有点奇怪。

    他好不容易消化了自身的恐惧心理,还偷偷的看了不少相关于教育性质的视屏,就在他准备好的时候,沈时安却不行了。

    两人之间的爱意愈来愈浓,沈时安也像以往一样的先照顾他的感受,先紧着伺候他。

    自己翘的老高的也不管,定力十足的模样。

    陈醉又被他摸的射了出来,高.潮后的嗓子沙哑的不成样子,他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会。

    “要不要我帮你?”

    自己舒服了,但他也没忘记沈时安,朝他伸出手正准备互帮互助一下,可伸出的手指却被拍开。

    沈时安一脸宠溺的亲了他一口:“我自己去处理一下。”随后自己一个人去了卫生间。

    看着前放的背影,陈醉又几分愣神。

    开花洒的水声传来,陈醉顿了顿还是下了床,他扭开门将门探进去:“你没事吧?”

    水流下,沈时安没穿任何衣服的身材看的他眼睛一亮,忍不住的朝他吹了个口哨。

    “小哥哥,身材很好哦。”

    面对他明显的挑衅沈时安却诡异的忍了下来,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哑声道:“别闹。”

    这几次沈时安都是一副美色当前,佁然不动的模样,就算是现在额头的青筋也明显的显示他在克制与隐忍。

    陈醉没了开玩笑的心思,皱了皱眉疑惑道:“你该不会是肾不好了吧?”

    他刚说完,沈时安脸上的青筋跳了跳。

    双眼一眯,暗哑的声音危险的道了一句:“陈醉,你应该感谢待会你有工作。”

    当着他的面,沈时安从水流中走出来,冲了那么久的冷水澡可那处还是依旧直挺挺般的翘在那。

    雄性的资本一点都不容忽视。

    见他这样子,陈醉立马秒怂。

    连忙关上门跑了出去:“我先去换衣服,你快点儿。”

    留沈时安一个人在浴室,独自的面对自己挑起来的情.欲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晚是《逐梦者》的首映,也是陈醉第一次挑大梁成男主角,电影的好坏第一场就能见个分晓。

    最好的团队,最好的制作。

    歌坛小天王刘梨初做配,影帝沈时安为他友情出演。

    陈醉有没有这个资本,他今后的定位,就在这场首映里。

    成败,就在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