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9

    陈醉在面前的人拿出匕首的时候就感受到不对劲了。剧组的刀是可以伸缩的, 未免演员误伤就算开封也不会多么的锋利。

    可是往他身上插的那把刀太真了, 一亮出来就可以感受到射过来的寒光,陈醉开始下意思的躲了一下,随后想到什么又悄悄的将肩膀送过去一点, 让她的刀插进肩膀里。

    这部戏有很多打打杀杀的戏,用到的武器有枪有弹, 匕首刀剑之类的自然也不会少。

    道具师未免出差错, 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 所有的道具都要经过他的手,很难有人能动的了手脚。

    剧组这么严格,都让害他的人混了进来。这一次,他倒是要看看, 从头到尾一直想置他于死地的人到底是谁?

    这么久了,总算是露出马脚了。

    ***

    陈醉伤在了肩膀上, 原先藏好的血浆与伤口流出来的血足足的染湿了半边。

    陈醉的两个助理吓得当场楞在原地, 阮西趴在陈醉的身边, 不敢动他的伤口只能一个劲儿的哭。

    工作人员围了一圈, 所有人都手足无措的时候还是导演上前主持了大局。

    “先报警。”他淡淡的说了一句,陈醉在他这受伤,不报警给不了沈时安一个说法。

    随后他蹲在地上,让围着的散开,查看了一下陈醉的伤口确定只有肩膀那一处有伤之后便喊人来抬担架。

    “导……导演。”

    有人拦住了他,“不是说受伤的时候不能动吗?”

    导演翻了个白眼,朝地上呸了一声:“你她妈的现在情况能一样吗?”

    “这是大山, 等救护车开进来人早就凉了。”

    担架跟快的就来了,两人小心翼翼的将陈醉放在担架上,随后合伙将他抬进保姆车中。

    导演跟着坐进去了,在路上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会还是给沈时安打了个电话:“喂——”

    那头的沈时安心情很好:“导演,我下午的机票。”

    导演先是沉默了一会,看着身边还在昏迷中的陈醉,艰难的开口道:“时安,抱歉。”

    “陈醉,受了伤——”

    ***

    那把刀很锋利,扎进了陈醉的肩膀上,幸好那女演员力气小,没有扎的太狠。

    沈时安原本说是下午的飞机,三个小时候就到了,他行李都没拿,匆匆的就就赶到了医院。

    “到底怎么回事?”

    沈时安怕被粉丝发现误事一路上都带着墨镜与口罩,但丝毫掩饰不了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低气压。

    第一时间来到陈醉的病房,他没进去,只通过透明的窗户往里面扫了一眼。

    陈醉闭着眼睛躺在那,给人一种从未有过的虚弱。

    沈时安眼睛一红,强迫自己移开,那不同于以往的陈醉让他生出一股无端的急躁,看见陈醉这副模样的时候,他的心就像是缺了一块。

    手脚冰冷,颤抖的无处安放,从口袋里掏出烟想冷静冷静。

    “时安,这里是医院。”他刚掏烟,身后就有人开口。沈时安只感觉从胸口涌上来的一股浊气,压得他喘不上劲来。

    手指将烟拧断,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陈醉的伤到底怎么样——”

    导演的声音有那么几分气不足,“医生说,情况还算不错。”

    他看着面前的沈时安,认识那么多年,温润的脸上从来没那么吓人过,忍不住的解释道:“有人将剧组的道具给换掉了,拍完之后我们才发现。”

    接下来的话不用多说沈时安也知道了,《逐梦者》中陈醉的戏有多危险,他不是不知道。

    而一直在暗地里陷害陈醉的,除了那个人沈时安想不到第二个。

    看到陈醉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彻底失了理智,拿出手机在上面摁了几下,电话那头很快的就有人接通了。

    “喂,顾老。”

    “上次我跟你说,我好像找到了你一直在找的人。”

    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沈时安又道:“身份大概是确定了,人现在是在我这。”

    “但是顾老,他人乐不乐意跟你回去,我不知道。”

    “但是你要是想见他的话,还是先查查你家的那位养子吧。”

    他挂完电话去了吸烟区。

    陈醉现在这幅模样,他不用烟来麻痹一下自己,那股烦躁不安的感觉过不去。

    烟抽到一半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

    沈时安一扭头过去,就看见导演那纠结的脸。

    “怎么了?”他冷淡的两根指头一掐,烟灭了。

    “时安,陈醉中刀的事,有些古怪。”

    导演一脸无言又止,将手里的东西递了上去。

    沈时安沉默的看完,沙哑道:“还有多少人知道?”

    ***

    幸好陈醉的伤没那么严重,沈时安来了之后,有些事便陆陆续续的解决了。

    导演报警之后,警察来的还算是早。

    当时沈时安也在,他知道这是导演给的一个态度,想了想还是将这件事压了下来。

    陈醉之前因为被人陷害吸毒已经有了足够的关注度了,网友们的热度还没降下去呢陈醉又出了事。

    长时间的出事的话,容易给观众造成审美疲劳。

    沈时安让人都走了,自己一个人留了下来。

    “人都瘦了——”

    他坐在陈醉的床边,将手伸出去摸了摸,从拍《逐梦者》开始陈醉就开始在瘦,这么长时间来他瘦了不少。

    好不容易搬到他那养好了一些,刚养出来的肉又没了。

    沈时安将陈醉的手双手捧起,额头抵在上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沙哑的声音滚动了几下:“陈醉,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忽然间他感受到额头下手指动了动。

    沈时安激动的一低头,就看见陈醉正看着自己眨眼睛:“你,你醒了?”

    他连忙将陈醉的手放下,“你怎么样?渴不渴饿不饿?”沈时安一脸的激动,往陈醉的身上上下下的看着:“伤口疼不疼?”

    絮絮叨叨的,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沈时安了。

    惹得陈醉满脸的嫌弃:“沈时安,这才半个月没见你就变成老妈子了吗?”大概是笑出来伤口就开始疼,陈醉的样子有些龇牙咧嘴。

    “你还笑——”

    沈时安瞪了他一眼,看见陈醉疼又有点舍不得:“肩膀疼?我去帮你叫医生。”

    他慌忙的就要走,刚站起来手就被陈醉的抓住了。

    “不疼,我骗你的——”

    陈醉发白的嘴唇朝他笑了笑:“你坐下来,让我看着你我就不疼了?”那双眼亮晶晶的,一点都没点病人的模样。

    沈时安先是一愣,随后上下扫了陈醉一眼,见他不像是装的之后才给了他一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

    陈醉依旧是一副笑脸盈盈的模样。

    只是抓着他的手改为勾着,指尖搭在他的指尖上,动一下两人就是一阵酥酥麻麻。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也一个劲儿的巴巴的看着他。

    他是在尽力的讨好自己。

    意思到这一点之后,沈时安更加不能忍受,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睁开:“说吧,发现了刀不对,为什么还要冲上去?”

    医生说了,虽然扎的有些深,但是却躲过了肩膀上的要害。

    陈醉一向警惕,接到电话的时候沈时安就有些怀疑,后来导演有给他看了拍戏的视频。

    陈醉有那么一刻,像是故意冲上去。

    他没说什么,陈醉倒先认错般的开始讨好起自己来了。

    以他对陈醉的了解,这丫绝对是心虚了。

    果然,在他说完后,陈醉就先移开了眼睛。

    勾着他的指尖也下意思的要抽掉,沈时安连忙将手凑上去,重新抓住了他。

    心里默默的觉得这小子太现实了。

    想着,他的手握的更紧了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语气变得严肃,还故意板起脸来。

    却一点都吓不到陈醉。

    “时安?”软软糯糯的,还朝他眨巴了眼睛。

    沈时安不为所动,冷漠的看着他。

    陈醉果然是今年最有潜力的演员,一秒之后就换了平常那张傲娇的脸,拢了拢肩膀有些无所谓的道:“没错,我当时确实发现了刀被换了。”

    他语气有些毫不在意:“但那又怎么样。”

    强硬着嘴,天不怕地不怕的语气,气的沈时安开始牙咬咬,还是忍不住上前一把掐住了陈醉的下巴。

    手指下意思的放松了几分,沈时安凑到他的耳边:“陈醉,你无所谓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我?”

    他低吼出来,眼圈瞬间就红了。

    陈醉自然也看见了,不安的抿了抿嘴巴。他刚刚就是怕沈时安这样,才一个劲儿的讨好,哪知道一下子就被沈时安发现了。

    “我——”

    他眼神飘忽不定,“从进娱乐圈开始就有人在背地里害我。”

    “我怀疑——”

    “怀疑是盛大集团的顾家?”

    沈时安替他说出这句话,换来陈醉一个毫不惊讶的表情。

    他甚至自嘲的笑了笑,低下头舌头低着脸颊轻轻的哼了一声:“你看,你都发现了。”

    “陈醉……”

    沈时安见他这样有些心疼,还没说话就看见陈醉重新抬起头来,双眼之间泛着火。

    “他这次伤我露了马脚,害我那么多次,这次我绝对不会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