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8

    那头的徐筝不说话了。

    随后, 刘梨初便听见电话里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他不用猜也知道,这会子徐筝那白嫩的脸上早就红起来了。

    确实跟他猜得那样,徐筝听见这话之后, 脸气的涨红,几次想说话但是都张不开嘴。

    因为刘梨初说的没错, 他跟他确实睡了。

    遇到陈醉之前, 他也算圈子里有名的花花大少, 不管男的女的总之他身边从来不缺人,虽然不至于每个都有一腿,但他徐大少爷是个吃肉的。

    哪里知道跟着陈醉几个月了,别说肉, 油沫星子陈醉都没让他碰着。

    素了那么长时间,徐筝自然馋, 喝了点酒之后就犯混, 碰到了同样喝大了的刘梨初。

    稀里糊涂的两人就搞上了, 但最让徐筝受不了的是, 他还是底下那个。

    “喝多了的事我怎么记得,你不要胡说。”

    徐筝老脸一红,对着电话那头气愤的大吼起来,理直气壮的模样惹的刘梨初一笑,他低头看着脚下的石头,双眼之间带着些许讽刺:“你是喝多了,我可没有。”

    那头一下没了声音。

    刘梨初又笑, 拿起电话的时候脸上有些许的阴郁:“徐筝,上次你在我床上喊的是别人的名字,念你是第一次,我暂且饶了你。”

    “下次再犯,我一准给你操的服服帖帖。”

    刘梨初冷着一张脸,说完这句话之后立马将电话给挂断。

    他在拍戏,暂且不能出去,徐筝既然被他大哥关起来的话,那就关着好了,省的出来勾三搭四。

    他收了电话,往片场走去。

    看见陈醉在拍戏的时候,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冷着的脸看着正拍戏的陈醉。

    不得不承认,陈醉确实很厉害,厉害到他喜欢的人跟自己做的时候,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喊着他的名。

    那天,刘梨初就在这一叠儿声的陈醉中,把徐筝干的下不来床。

    他眼前的陈醉吊着威亚,附身一脚踹倒往他面前扑的人,随后立马弯下腰电光石闪之间抽出手里的5,毫不犹豫的往那人身上扎上去。

    摄像机照出他的眼神,冷静的令人害怕

    这不是刘梨初第一次看陈醉拍戏,但是却一天比一天震撼。陈醉的演技本来就很好,却还是一天比一天在成长着。

    刘梨初承认,陈醉很优秀,当时他接这部戏的时候,还有点不满。

    陈醉的地位比他差的多,况且给一个没什么作品的新人当配,刘梨初自然不太乐意,还是之后沈时安找了他。

    现在想想,他很庆幸当时的决定。

    ****

    陈醉的心态很稳,拍戏的进度便日渐的加快。

    沈时安之前说要在这演个配,但是以为地震给耽搁了,之后陈醉来的时候,导演还特意问了他一句,似乎是要确定确定。

    陈醉不能抹导演的面子,只有委婉的让他亲自联系沈时安。

    哪里知道导演当着他的面给沈时安打了电话,那头沈时安的声音很快就传来,他肯定道:“导演,我肯定去。”

    陈醉想了想,还是没吭声,两人快半个月没见了,说实话陈醉还是有点想他的。

    “陈醉——”

    导演吃了定心丸,十分兴奋:“他说他来。”

    电话还没挂断,被沈时安听见来了,他哑然一声:“陈醉在你旁边?”

    导演也是个人精,听到这话之后哪里不会懂什么意思,立马将手机交给了陈醉,朝他笑笑之后自己走了。

    后者则是一愣,还是接了过去。

    “喂——”

    “从进了剧组都不主动跟我联系?”不同于跟导演说话时候的礼貌,沈时安这话带着几分危险。

    “陈醉,你可要给我一个交代。”坏笑的语气里,暗示着另外一层意思。

    陈醉楞了一下,抿了抿嘴唇。

    跟着沈时安在家里混了好几天,浑浑噩噩的等回到剧组脑子里才清醒,刚刚还镇定的脸上飞快的红了一下。

    他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含糊道:“什么交代?”

    “不过是这里信号不好而已。”

    因为停了一个月,这部戏有点赶,陈醉最近一天天的不停的拍,自然没时间与沈时安联系了。

    更何况,为了陪他沈时安推了不少的工作,有时候忙的都没时间睡觉,陈醉好几次想联系他,但是又怕打扰他好不容易的睡眠时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等我过去——”

    沈时安沙哑的声音特意的放低,陈醉一听心开始扑通扑通跳。

    嘴里不受控住的朝他轻柔的嗯了一声,像是怕沈时安没听清,又跟着加了一句:“好,我等你。”

    ***

    然而,还没等沈时安过来,陈醉就出事了。

    《逐梦者》已经到了后期阶段,阿努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跟在南哥的身边,因为一次事故,他替南哥挡了一刀。

    从此,人人都看不起的阿努渐渐的走进了这位黑社会老大的眼里。

    南哥试探了他几次,慢慢的带他到自己身边培养,外面人人尊敬的酒吧老板南哥其实是贩毒起家。

    他做事小心,他的手下虽然有人吸毒,但是他却丝毫不沾染。

    身后跟着一群以他为首的小弟,南哥每次贩毒都十分小心,风风雨雨好几年,从来没有出过岔子。

    今天的戏是阿努参与的第一次以他为首的贩毒。

    这批毒品不少,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兵分三路将装满货物的大货车往前开。

    车子里面有的是饼干,有的是水果,而这些毒品就藏在里面。

    阿努也坐在一辆卡车上面,身边开车的是小弟,山里的路不好走,坑坑洼洼的车子就跟着一抖,两人脸上都挂着一幅紧张的心情。

    “阿……阿努哥。”

    开车的是个瘦弱的小弟,一米六的个子不说,浑身上下还没有二两肉,两只眼睛倒是炯炯有神,他一边手扶着方向盘一边问坐在他身边的陈醉。

    “你说,这一趟我们能不能去安全回去啊?”

    都是混这行的,就算是没脑子也知道贩毒是多大的罪。猴子一样的人,精灵古怪的眼神里有些紧张害怕。

    “没事——”

    阿努嘴里叼着快拇指饼干,痞里痞气的往前看着。

    “这是山里,除了猴还能冒出老虎来不成?”

    阿努带着笑,拿起手里的饼干往猴子嘴里塞了一口,“好好开车。”

    吃着嘴里的饼干,奇迹般的倒是没那么害怕了 ,猴子开车也明显的稳了不少。

    但是货车开了一段时间,却见前面的路上倒了一个人,这乡间小路一辆车开过去都事勉勉强强的,中间还躺着一个人货车显然的开不进去。

    “滴——”

    “滴滴滴——”

    猴子不耐烦的摁着喇叭,又扭头对一边的阿努道:“阿努哥,这怎么办?”人不走,车子不能往前开。

    阿努打开窗户,将头探出去望了望。

    倒在地上的人埋着头看不清样子,但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阿努挑了挑眉,是个女人?

    猴子这时候又继续按了几声,躺在地上的人还是没有起来,阿努放下警惕打开车门。

    “阿努哥?”

    猴子叫了一身,伸手想将他拉回来,但手却慢了一步,阿努已经打开车门下去了。

    “就在这,不要出来?”

    他从车里拿了根铁棍,往前走,铁棍在那倒下的人身上捅了捅,地上的人却毫无反应。

    “死了?”

    阿努慢慢的蹲下,一手上前试探用将地上的人扶正,右边拿着铁棍的手却抓的紧紧的。

    “老子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哪个——”

    阿努往下看的双眼中带着好奇,手放在地上人的肩膀上,一点一点的将他给搬了过来。

    这时候,车里坐着的猴子却按耐不住了,不知什么时候从车里下来:“阿努哥?”

    阿努下意思的往他的方向看过去,低吼:“你怎么过来了?”

    刚说完,却感觉到一股异样感,阿努扭头一看,被他般过来的人睁着双眼,手里拿着一把瑞士刀。

    她还没等阿努反应过来,握着手里的刀就那样扑了上去。

    刀尖锋利,狠狠的扎在阿努的肩膀上,立马就见了血。

    倒在地上的阿努楞了,睁大双眼好久没有反应。

    “卡——”

    “陈醉,怎么还倒在地上?起来压回去啊?”

    陈醉拍戏卡的少,导演说卡的时候一点都不生气,还打着趣儿。身边的工作人员还也带着善意的笑。

    可是过了好久,躺在地上的人依旧没有反应。

    “陈醉?”

    附在陈醉身上那个女演员双眼渐渐的瞪大了,她诧异的看着自己沾满血的双手,再低头看着身下的陈醉。

    “陈……陈醉哥?”

    她上手过去摇了摇,地上的人却毫无动静,只有肩膀上的血一直往外冒。

    “导演——”

    “导演!”

    她大声嘶吼,浑身无力的往后倒,不停的往后倒退。

    看到这情景导演也吓坏了,赶紧扔下手里的喇叭往前跑去;“怎么了?陈醉怎么了?”

    女人抖着手不停的颤抖的往陈醉的方向指着。

    “刀……”

    她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化好妆的脸上一塌糊涂:“刀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