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

    之后的几天两人理所当然的腻在一起。

    两人在一起的事情没有特意的瞒着宋然, 但也没有特意的说出来。

    但是宋然是什么人啊, 在娱乐圈里混了那么多年,什么人什么事没见过?从两人的动作与神情上就能看出点意思来了。

    趁陈醉不在,他还特意的找沈时安问过话:“你跟陈醉, 在一起?”

    沈时安往他那看了看,他一眼就看清沈时安的意思, 又道:“你们是真心交往, 还是玩玩?”

    他与沈时安之间有点交情, 说话起来便没那么多顾虑,但朋友是朋友,他是陈醉的经纪人,第一考虑的自然是陈醉。

    而且, 他不得不为陈醉考虑,先不说沈时安比陈醉大那么多, 就凭他现在娱乐圈中的地位, 宋然便有理由怀疑两人在一起的真正关系。

    被问的沈时安像是一点都不诧异, 他先是看了看身后的厨房, 刚刚他特意将陈醉支了出去。

    扭过头,那双温和的眼睛渐渐渐渐变得温柔起来。

    “宋然,我们是正常的交往关系。”

    正常的交往关系,就像是普通男女一样,因为感情才在一起,其中不存在一点点利益。

    沈时安说这句话的时候垂下眼睛底下头来,遮住的双眼里是外人看不见的认真。

    而得到答案的宋然也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自嘲的笑了一声道:“是我想的太过狭隘了。”被伤了一次的人想法总会比别人要现实几分。

    男人跟男人在一起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且被祝福的事情,况且这两人还是公众人物,要是被媒体或粉丝发现的话,前途就算是完了。

    所以这种恋爱只能小心翼翼,他作为陈醉的经纪人自然怕他受到伤害。

    但是他只相信沈时安,他说了两人是正常的关系,宋然就不会怀疑他说谎。

    “只要不被发现,别的我就没问题。”

    对方是影帝,而且还是圈内有名洁身自好的沈时安,陈醉跟他在一起宋然没有一点意见。

    “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找陈醉,不少广告商与电视剧的资源都找到我这来了。”说到这事的时候宋然一脸笑意,从随身带着包内拿出好几个剧本与合同出来。

    “这些你也可以帮着陈醉看看,等拍完《逐梦者》陈醉该接下一部戏了。”

    宋然将今天来的目的说完就走了,作为一个单身狗他表示一点都不乐意看两人在一起秀恩爱。

    临走的时候,他还撸了撸正在吃猫粮的粽子。

    但粽子却是个有脾气的,傲娇的扭开头碰都不让他碰,还朝他发出威胁的喵喵叫。

    宋然一脸懵,陈醉却为此很是欣慰。

    一把抱起还在炸毛中的粽子,撸撸他的毛道:“你终于有个猫样了——”一直粘人发嗲的小猫,终于开始他高贵猫主子的剧本了。

    ***

    《逐梦者》因为地震的原因中途暂停拍摄一个多月。

    男主角陈醉一直处于隐藏状态,因为演这场戏被爆吸毒,不得已将剧照放出来。

    于是,在网友们开始心疼陈醉被陷害之后,又渐渐的关注起《逐梦者》起来。

    因为题材的原因,《逐梦者》虽然出了小说,但是却没有大火,作者张全因为有后台才将他拍成电影。

    再次来到片场,不少人都好奇陈醉现在的状态,毕竟他可是差的一点儿就被人陷害,可能之后半辈子的前途一片黑暗的。

    但却在几乎是被全网黑的时候硬生生的将命运扭转过来,反倒是陷害他的沐城还在监狱里出不来。

    但见到陈醉的时候所有好奇的目光都消失了,陈醉依旧是那副模样,浑身上下都是一副自信阳光的感觉。

    导演特意上前鼓励了陈醉一番:“小伙子,大难之后必有后福,你演技好,红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从沈时安一而再再而三的给陈醉撑腰的时候,导演就看出来了。

    陈醉这人虽看不出背景,但是身边有个沈时安,今后他在娱乐圈中的地位肯定不会简单。

    陈醉被导演抓着说了一会,好不容易才能回去化妆换服装,刚闭上眼睛就听见身边的化妆师惊讶的道:“刘天王——”

    陈醉睁开眼睛,就见歌坛小天王刘梨初站在门口朝他看过来。

    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妆化的差不多了,便对一边两个替他化妆的妹子道:“你们两先出去吧,我跟刘老师有点话要说。”

    两人虽然满脸不舍,但还是听话的放下手里的化妆刷,经过刘梨初的时候嘴里还发出不小的惊呼。

    等人走后,站在门口的刘梨初先是满脸复杂的看了看陈醉,脸上的模样像是有点咬牙切齿,又像是有些不服气。

    但还是一脸认命的朝他走了过来。

    “陈醉——”

    见刘梨初一脸复杂,陈醉吓一跳,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刘老师?”

    从认识刘梨初开始他就是板着脸,一脸冷漠的模样,只有在拍戏的时候才像是变了一个人。

    平常戏下很难在脸上看见别的表情。

    这样一脸生气又烦躁还硬生生压抑住的表情,陈醉还是第一次见。

    大概是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刘梨初冷漠又复杂的样子有些矛盾,陈醉细心的发现他露出的颈脖中有些泛红。

    “咳——”

    他将手背捂着嘴,眼神有些漂移,强硬的道:“徐筝的联系方式,你有没有。”

    说出这句的时候,刘梨初简直不敢看陈醉,眼睛一直露在他身后的椅背上。

    “徐筝?”

    陈醉一脸疑惑的看着刘梨初,暗自斟酌两句,笑着道:“是不是徐筝前段时间哪里冲撞到刘老师了?”

    “他这人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有点孩子气。”

    刘梨初这么多年在娱乐圈人脉也不少,徐筝虽然有大背景但总有无能为力的地方。

    见陈醉尽力的在给徐筝辩解,刘梨初张了张嘴,但要出口的话还是没能说出来。

    “算……算了。”

    他扔下这句,往陈醉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便匆匆的就往门口走去,身后的陈醉见那模样好像是好像是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这是怎么了?”

    陈醉默默的念叨,坐在凳子上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打了徐筝的电话。

    “喂——”

    电话那头的徐筝声音懒洋洋的,有那么几分吊儿郎当又暗自骄傲的的味道,好像在说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陈醉挑了挑眉头,没回他的话。电话里便只能听见两人对着手机的呼气声。

    “陈醉——”

    没过多久,徐筝就忍不住了,冲着手机喊了一声。

    “这都快两月了,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

    徐筝但声音满是怒气,不用想也知道那头的他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我不在,沈时安就趁虚而入凑到你身边了是不是?”

    陈醉一听徐筝说沈时安,原本带着张扬的表情都柔和了下来,对于徐筝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低沉的声音浅浅的嗯了一声。

    “沈时安地位那么高,什么人找不到?”

    徐筝还在一边教诲,错过了陈醉那声温柔的声音:“陈醉,你可千万不要被他骗了。”

    这边陈醉已经清醒过来,见徐筝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沈时安的坏话,声音都冷下来两分,直言道:“徐筝,你跟刘梨初什么关系?”

    一句话成功让徐筝闭了嘴。

    过了会,便听见他小心翼翼的声音干笑了两声,随后结巴道:“什么什么关系?”

    像是怕他不相信,徐筝强硬的僵着脖子又喊了一句:“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关系?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这反复强调的语气实在是太过反常,陈醉低低的笑了两声,哼了一句之后道:“是吗?”

    “可是,刚刚他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

    陈醉眉眼带笑的听着电话那头越来越重的呼吸声,“你说,我是不是要给他?”

    “不要——”

    徐筝急慌慌的声音传来,“别给,不准给他。”他的样子太过于慌张,陈醉真的起了疑心。

    “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陈醉的语气也认真起来,有些担心。徐筝毛毛躁躁的,还真有可能惹事。况且刘梨初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没……”徐筝摇着头:“反正你别理他,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

    “陈醉,我现在不能出去,等我出去找你。”

    说着,还没等陈醉回答,徐筝就匆匆挂了电话。

    独留陈醉一个人在那疑惑,这两人反常的也太厉害了。

    “陈醉哥,到你的戏了——”

    这时,剧组的工作人员上前喊他,陈醉只有放好手机往片场走去。

    而那头,刘梨初一脸别扭的从陈醉的化妆间走出来,吹了吹风脖子上烧热的红才慢慢降下去。

    清醒了没一会,口袋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刘梨初拿起一看,是个陌生电话,想到什么他眉眼立刻柔下来,几乎是立刻点了接听。

    “喂——”低沉暗哑的语气夹着几分期待的意味。

    电话那头的人却没听出来,一接听就气呼呼的喊:“姓刘的,谁让你去找陈醉的,以后没事别去打扰他。”

    听到这句话,刘梨初原本还温和的表情立刻拉了下来,冷冷的道:“哦?是吗?”

    “我们之间没什么关系,以后也不要在联系。”徐筝又吼了一句。

    听见这的时候,刘梨初嘴里发出几丝嘲讽的笑,一字一句道:“那天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求我,张着腿求我.操.你——”

    “我要不给,你便勾着腿缠到我腰上,红着眼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他笑了一声,冷漠道:“这些,也叫没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过六一啦

    祝各位大盆友小朋友们节日快乐\(^o^)/~\(^o^)/~\(^o^)/~

    今天的粽子露出白花花的小肚皮,免费给大家撸一天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