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3

    许久许久, 都是一片安静。

    原本吵杂的现场, 看过视频之后,无人再说话。没有人看见,在一片记者中, 刚开始第一个说话的男人打了个电话之后,原本就惨白的脸渐渐颤抖起来。

    “联系不上?出事了?”这抹想法才在脑子里闪过, 他便摇头。

    “不会的, 不会的, 那人的地位那么大,怎么会因为陈醉就出事了?”

    然而,就算他不相信,但是手里一遍又一遍打不通的电话还是让他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来。

    ***

    陈醉没有吸毒, 那些恶意的揣测,砸在他身上的流言在现在看来, 充满了无力与苍白。

    而那个被冤枉的人呢?

    众人看过去, 就见他还是那副模样, 下巴微微抬起来微眯着眼睛往下看, 像是什么事都不会令他低头。

    陈醉是骄傲的,那种骄傲是从骨子里面带出来的。

    透入骨髓,从内而发。

    “陈……陈醉,对于这些诬蔑你的人与事,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解释?”

    沉默许久之后,还是有人上前举着话筒上前,面对摄像机那个拿着话筒的女记者饶有生深意的开口道:“而且, 既然你没有吸毒的话,那沐城为什么又说那样的话?”

    女记者说完之后,微不可查的对沈时安笑了笑。

    她问出这句话就是明目张胆的给一个台阶,她对陈醉的影响很好,但是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在沈时安面前露个脸。

    相机与摄像头开始对着陈醉不停的拍着。

    在众多的闪光灯下,陈醉垂下眼帘:“就像我来的时候说的一样,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

    “我能从警察局出去在你们看来是因为有背景。”

    “我的解释在你们看来是再说谎。”

    “那些视频要是是我放出来的话,你们大概又会有各种怀疑,是不是现拍的,或者是演戏。”

    “我要是解释,是因为想救人所以摄像大哥随身携带的摄像头都没来得及关。”

    “这些,这些你们都不会相信。”

    他将手里的照片放下来,漂亮精致的眉眼终于透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反倒是我放出这些照片的时候,你们都涌了上来。”

    他叹了一口气,低沉道:“大概是因为,人都会下意思的选择自己相信的吧。”

    陈醉的一番话,说的绕口,但是却打了在场所有记者的脸。

    而且陈醉说的没有错,他们无从反驳。陈醉的直播视频从一开始的吸毒犯,恶心,到现在的沉默,道歉。

    陈醉,对不起。

    这些弹幕刷满了整个屏幕。

    有人则找到了关键,既然陈醉没有吸毒的话,那沐城为什么故意这么说?

    要知道,前一段时间还说两人是兄弟呢,要不然,沐城说陈醉吸毒,也不会那么多人下意思的选择相信。

    那么,沐城就是在陷害陈醉?

    ***

    陈醉的申明会开的那么大,一直关注的沐城自然也看见了。

    他的心从一开始的颤抖,到现在的平静,陈醉没有吸毒?怎么可能?他将手边的东西都砸了,屋子里面一片狼藉。

    “明明吸毒了,为什么检查不出来?”

    他双眼之间含着恨,通红的眼睛简直要冒出血来。

    “明明是我亲手放进去的,明明是我看着他喝了的,明明——”明明在卫生间还看见他浑身颤抖的犯了毒瘾的模样。

    “难道这些都是假的?”

    他捞起手里的东西,大吼一身之后往墙壁上砸去。破碎的玻璃砸在墙壁上,碎成一地。

    而电脑屏幕上正在放陈醉在说话,他依旧还一脸自信的模样,陈醉的五官精致的好,就算是站在沈时安旁边也毫不逊色。

    那么多人,他还是最显眼最醒目的存在,就算是面对着无数的摄像头他浑身上下还是一样的高傲。

    而他呢?

    他成功后,自己却只能活在阴暗之中,什么前途,未来这些统统都是泡沫。

    沐城脑子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彻底的蹦开了。

    “假的?”

    发直的眼神喃喃两句,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他忽略了。

    从遇到陈醉,到他一脸自信的以为将眼前这个人玩转手中,在到现在那张检查报告上清清楚楚的没有吸毒。

    陈醉是偏他的?

    脑子里一根玄彻底的绷断了,他双眼怒瞪,陈醉是骗他的,他自以为将陈醉玩转在手里,但是事实却是陈醉将他玩转在手中。

    在他面前,自己是什么角色?

    跳梁小丑一样的傻子!

    “不,我不能这样,我不能在这坐以待毙。”

    沐城软下来,趴在地上找手机,那么多年的努力,他不能被陈醉给毁了。

    沐城找到被他扔出去的手机,不停发抖的手从通讯录中翻着号码,激动的打了过去,然而让他崩溃的是。

    那头传来的是一阵忙音。

    无论打多少次,那头都没有人接。

    ***

    申明会到了后面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看着那眉眼之间悄然带上两抹冷漠的陈醉,就那样背对着众人与沈时安一起走了出去,消失在大家面前。

    这一次,无论是开始辱骂他的人,还是冤枉他的人,都在网上对他道歉了。

    陈醉,对不起。

    然而,那个眉眼带笑的少年一直没有回复。

    而沐城,那个从一开始冤枉陈醉的人被无数人给唾弃,短短半天时间脱粉无数。

    到了后面还有人去报了警,那人还是沐城的铁粉,她带着警察赶到沐城住的房子,强行开门之后却发现他缩在自己屋子里吸毒。

    沐城双眼浑浊,捧着手里的白粉点燃,不停的吞噬着,一脸享受的模样看样子已经吃了不少。

    跟陈醉被爆出来一样,警察身后依旧带着记者,他当众吸毒的狼狈模样,就这样完全的暴露在全国人民面前。

    他日后就算有再大的背景,怕是也翻不了身。

    ***

    “陈醉——”

    两人才刚离开申明会,沈时安就叫住了前面的陈醉。他的身边跟着助理与宋然,全都转过头看着他。

    沈时安平时淡然的脸上罕见的严肃认真,上前拉住陈醉的手:“跟我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宋然的眼神放在两人牵着的手上,注视了好长一会才移开,点头道:“好,你们两个聊,我跟阮西一辆车。”

    他拉着陈醉进了自己的车子。

    陈醉就坐在自己身边,低头的模样似乎心情不好,沈时安到嘴的话张开又闭上,好久都没声音。

    “什么事?”

    还是陈醉先开口,扭头看着他。

    “你……是孤儿?”大概是怕戳到陈醉的心,沈时安这句话问的小心翼翼。

    见他那个神情陈醉哪里有不明白的,没什么表情的点着头:“是啊,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从上辈子到现在,父母,亲人,他什么都没有。

    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沈时安之后的话更难以开口,过了一会还是道:“陈醉,我……可能找到你的亲人。”

    他的话刚落下,就见陈醉拉下来的脸。

    扫过去的眼神锁定沈时安,冷漠道:“我说过,我没有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