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4

    因为地震的缘故《逐梦者》不得不中途停止。

    陈醉也跟着回到了b市, 地震的那几天对他来说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 回到安稳的地方之后,关上门狠狠的睡了三天。

    醒来之后才感觉像是活过来一样。

    陈醉一手撑着头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李泽文的学生卡在手上摩擦着。沙发的左边放着一个笔记本, 这是在李泽文住的地方找到的。

    陈醉把笔记本带了回来,看完之后心情更加的压抑了。

    他半垂着眼帘, 眼神里面全然皆是恍惚,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照片上的少年笑的那么阳光, 对于他来说未来有着无限的希望,光明的前途,却没有想到被永远的埋葬到了地下。

    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陈醉放下手中的卡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人联系到了。”

    电话一打开接听, 里面的人就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陈醉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下午**餐厅, 他说他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电话里的人说完之后就挂了, 陈醉对着黑了的屏幕闭上了眼睛, 长叹一声之后放下手机, 拿起右手边的笔记本。

    掀开本子随意的翻了翻,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钢笔字。

    陈醉这几天已经看了无数遍,现在翻开一看依旧觉得有些窒息,李泽文的痛苦,压抑,还有那段不可言说的感情,都在这个笔记本里。

    他死后, 什么都被火化了。

    只留下了这个。

    ***

    陈醉收拾好自己之后,来到卫生间,镜子里的人大概是很久没有收拾,颓废了不少。

    陈醉伸手撸了撸自己的头发,镜子里的人跟着他做着同样的动作,手臂已经被重新包扎,但因为开始没有处理好的原因,现在做一些大一点的动作还是会觉得酸痛。

    他一直都不喜欢头发太长,太长的话他会烦躁。

    刚想剪短,又想起那人似乎很喜欢摸他的头,陈醉撸头发的手停顿了一下,嘴里嘟囔了几声。

    “真是麻烦——”

    这声麻烦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喜欢摸他头发的沈时安。

    没在想那人之后,陈醉重新收拾好自己,他打开衣柜拿出最喜欢的那件西装,他很少穿西装,觉得有些约束。

    但今天他还是选了一身黑色的西装,还对着镜子认认真真的弄了好长时间的头发。

    收拾好自己之后,陈醉带着那本笔记本,开车去了约定好的地方。

    这是一家私密的餐厅,高昂的价格让里面来的人非富即贵,同时餐厅的私密性做的也非常好,就算现在陈醉因为《皇权》大火,在这也不用做过多的掩饰。

    他跟着服务员走进去,靠窗的那个座位上已经坐了人,精心裁剪的白色西装正对着小圆桌上的那朵蓝玫瑰。

    陈醉从玫瑰花上看了一眼,紧接着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你好——”

    陈醉礼貌的先开口,同时对上对面人的脸,而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危险讯号也让他看了个清楚。

    漂亮的蓝色瞳孔在他出现之后就紧缩了一下,脸上已经带上了怒气。

    “你是谁?”男人开口就是咄咄逼人的气息。

    陈醉那双桃花眼笑了一下,眯眼朦胧的醉意里充满了些许的嘲讽:“前辈似乎与电视上看着不一样呢。”

    面前的人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那张漂亮的脸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或者是广告牌上。叶乔,娱乐圈内的老前辈了。

    从童星到现在的巨星,叶乔在娱乐圈中简直就是一路红火到底,他生在明星世家,从出身到现在可以说从来没有不火的时候。

    况且他多才多艺,只单凭那张漂亮的脸可以说从小就笼统了一批的颜粉,就连陈醉面对他那张脸,都跟着慌了下神。

    “你是谁?你跟李泽文是什么关系?”

    叶乔冷哼了一声,浑身上下充满着上位者的傲气,陈醉这样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在他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但那双混血的蓝色眼睛在陈醉的身上脸上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眼。

    双眼之中带着些许的侵略,语气带着危险继续说了一句:“李泽文呢?”

    带着恶意的眼睛往陈醉的身后看了一眼,调侃般的笑道:“李泽文自己怎么不来?”

    “怎么,”他笑着将翘了个二郎腿:“李泽文没脸见我?”

    陈醉拢了拢肩膀:“我想,他是不想来参加你的婚礼。”

    这话说完,叶乔开始气急败坏了,微微泛红的眼睛狠狠的瞪了陈醉一眼,举起酒杯往嘴里灌了一杯酒。

    叶乔将头埋在了桌子上,再抬起头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失控般的人不是他一样,他淡定的伸手拿着面前的餐巾优雅的摸了摸自己的手。

    “你是他的男朋友?”他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甚至还对陈醉笑了一下,漂亮的眼中满是兴趣:“看样子李泽文选男人的眼光不错?”

    面对陈醉的目光,叶乔无所谓的笑了笑,轻飘飘的对陈醉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他应该对你说了我们以前的事吧?”

    他双手交叉在一起,跟着又轻轻的放开,看样子轻松极了。

    “我想,你应该不介意?”

    他的样子就像是个贴心的绅士,浑身上下优雅的找不出一点错出来。

    陈醉没说话,只淡定的从包中拿出那本笔记本,放在了桌面上。

    叶乔看见之后紧接着瞳孔都缩了缩,看着陈醉的眼神都带了丝牵强,但很快又掩饰了下去。

    “他连这个都给你了?”叶乔的声音开始带着些许的嘶哑,说完后便伸手想过去拿。

    陈醉将手搭在笔记本上,阻止了他伸过来拿的手:“李泽文想问你一句话。”

    “你究竟有没有爱过他?”

    他说完后,叶乔的手指都微微的在颤抖,脸上闪过一丝的狼狈。

    “爱?”

    他自嘲了笑了,“你觉得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算不算爱?”

    叶乔的语气里带着疯狂:“男人总还是要结婚生子的,当明星就更是了,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不能走错一步。”

    “你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所以你放弃了他?”陈醉皱着眉头,紧紧的看着面前的人。

    叶乔快速的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放弃?什么叫做放弃,他消失了一年没一点音讯,一出现就找了个男人。”

    “究竟是谁在放弃?”

    他接连吼完这些,平静了会大概是意思到自己的失态,脸上闪过些许的狼狈。

    这种感觉在对上对面的陈醉的时候,对比来的更加的强烈。

    叶乔忽然间不想继续了,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无处安放,急促推开的椅子在地板上化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抱歉——”

    “看样子我们的谈话不能继续了,”叶乔带着牵强的笑了笑,转身就要走。

    “你还在乎他——”

    坐在椅子上的陈醉忽然间也站了起来:“但是你却背着他订婚了,你不承认抛弃了他,可事实却还是让他一个人去了偏僻的大山。”

    他的话成功让叶乔再也不敢继续往前一步,只能重新坐了下来。

    “是——”

    “我是有了未婚妻,家族联姻,我爸妈觉得她适合”,叶乔眼神恍惚了一会,紧接着低下了头。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爱的是他。”

    陈醉的眼神带着复杂,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开始没了尊严的人。

    “从他走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想他,但是我找不到。”

    “我也……不敢去找。”

    “直到今天有他的消息之后,我兴奋的以为是他回来了,早早的来到这,还带来了他最喜欢的蓝玫瑰。”

    “没想到他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

    叶乔低下头,卸下了身上所有的防备。

    陈醉抓着笔记本的手指渐渐开始泛白。

    李泽文的笔记本里写了一点关于两人在一起的事,在一起的甜蜜幸福,可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失去面前的这个人。

    之后就像是验证他的害怕一般,叶乔订婚,他一无所有去了山里支教。

    “对不起——”

    陈醉忽然间的一句话让叶乔抬起了头。

    “我不是李泽文的男朋友。”

    叶乔的眼睛开始发亮:“他叫你来的是不是?他在那?”

    陈醉慌忙的躲开那双眼,将手里的笔记本推到了叶乔的面前:“这是他的东西,”

    “三天前,*市发生了3.8级的地震,李泽文就在那其中一个希望小学中。”

    陈醉接来的声音带着沙哑:“他为了救两个小孩被石板压住,”

    “学生获救,可他……没能活下来。”

    陈醉站起来,一身黑色的西装显得他更加的庄重严肃:“我把他带了回来,东西都火化了。”

    “只留下这张卡,与这个笔记本。”

    “叶乔先生,节哀——”

    面前的人与来的时候一样走了,可叶乔却伸手拉住的勇气都没有,他说的什么意思?

    那些话,分开他能听的懂,可是凑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他……死,死了?

    叶乔呵呵笑,笑着笑着两行眼泪流下来。

    “神经病——”

    他对着陈醉的背影大骂,没有一点风度:“胡说八道的神经病。”

    他不愿意相信,但眼泪却控制环境不住的往下掉,只能一直摇着头道:“我不相信,不相信——”

    ***

    陈醉逃一样的跑出那个餐厅。

    他将头埋在方向盘里,狠狠的吐了口气。身上西装外套也早就脱了,正胡乱的放在一边的座椅上。

    叶乔那张痛不欲生的脸,还有之后蜷缩在地上的哀嚎都让他紧紧的喘不过气儿。

    过了许久,陈醉打开手机。

    手指打几折颤抖的拔下那熟悉的号码。

    对面刚显示接通,陈醉就赶紧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

    对面的人一点声音都没有,陈醉忽然间有些紧张,紧跟着便是急躁。

    “沈时安,我想你。”他对着电话又急忙的说了一句。

    对面的人似乎在对别人说话,过了好长一会才传来沈时安的声音。

    他贴着电话眉眼笑的温和,说了一句:“陈醉,我在录节目。”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母亲节啊,在这祝福天下伟大的母亲节日快乐。

    还是小仙女的可爱们,记得给自己的妈妈打一个电话,或者是送一支康乃馨哦=3=

    咳咳,那啥,伟大的节日里打一发广告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专栏与预收求个收藏?打滚卖萌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