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

    “快快——”

    “躲起来。”

    陈醉的手还放在衣服上往上撸, 听见声音之后飞快的放下去, 他跟沈时安正并排躺在凌乱的床上不说,而且他还衣裳不整。

    这场景要是让别人看见了。

    一准会以为他是被沈时安给潜规则了。

    外面的阮西还在一个个的试着钥匙,陈醉一双眼睛在房间里看来看去, 因为条件不好,屋子小的只有一张床。

    但好歹还算是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陈醉飞快的从床上下来, 拉起沈时安的手把他往卫生间带去。

    “干什么。”

    沈时安哪里配合啊, 一把甩开他。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声音弄的有点大,外面的阮西听见屋子里面有动静试探的摇晃了一下门。

    “陈醉哥?”

    她手心里一大串的钥匙,正一个一个的试,听见里面传来声音, 有些疑惑。

    她怎么感觉,里面像是有人在说话?

    可轮到她喊, 屋子里又静悄悄的了。

    听到响, 陈醉紧张的僵硬了一会, 伸手将沈时安推进卫生间, 刚想关门却被里面的人抓住,一用力将他也带了进去。

    “喂——”

    陈醉着急的低声吼,抬起下巴示意外面有人。

    “你先待在这,不要出来被人看见了。”

    没想到沈时安嘴角勾出一抹笑,温润的眉眼都弯了起来,卫生间里很小,他稍稍往前走两步, 就将陈醉压在了墙壁上。

    “为什么?”

    沈时安歪了歪头,眼中带着笑意:“我不想在这。”

    “我——”

    沈时安跟他靠的极近,嘴里的呼吸就像是喷在他的耳边,不然他的耳朵怎么会痒呢?

    陈醉的两只耳朵红红的,还痒痒的。

    抬头就看见面前的人在笑,陈醉一把推开沈时安搭在墙壁上的胳膊,那双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双眼,带着雾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沈时安看着面前的人走,倒也没有上前去追。

    他刚刚已经将人惹的够狠了,要是还出去的话,怕是这小狼崽子要发飙了。

    卫生间里很小但是被打扫的非常干净,撩开帘子之后也只能看见一个马桶与莲蓬头,这样简陋的条件沈时安很久没有感受过。

    前前后后的看了看,努力让自己适应,特别是外面的两人在说话的前提下,他躲在卫生间总有种怕被抓奸感。

    沈时安默默鼻子,怪难堪的。

    刚想着呢,就见一小毛团从窗户那跳了过来,沈时安眉头一挑就见陈醉养的那只猫骄傲的迈着步子朝他走了过来。

    好长时间不见,它比以前看着大了不少。

    没了以前瘦弱的模样,身上也长起了肉,毛茸茸的一团迈着标准的猫步,大概是天生的高傲性子,那张肉嘟嘟的脸扬起下巴朝他走来。

    “喵?”

    沈时安看着蹲在他脚边的猫,不知想到什么,勾起嘴角把它抱了起来。

    ***

    陈醉刚从卫生间走出去,恰好碰到阮西找到合适的房间钥匙打开了门。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陈醉的脸红红的。

    “陈醉哥,你在里面啊。”

    阮西把手里的盒饭放在桌子上,刚抬头却看见面前的那张大床十分的凌乱,再一想到陈醉在里面却一直不给她开门,总感觉有点诡异。

    阮西一直都潜藏点八卦因子,嗅到一点味儿的时候,更是不放了。

    她一双眼睛不停的往床上看,总想找到一点蛛丝马迹,那股八卦样子自然被陈醉看在了眼里,拿眼睛撇了她一眼:“看什么呢?”

    “没没没——”

    对于这个老板,阮西还是害怕的,疯狂的摇手摇头,却还是死性不改往前试探的问一句:“陈醉哥,我在好奇,刚刚你在里面怎么没有出声儿啊。”

    陈醉垂下那双泛着红晕的桃花眼,专注的看了比他矮一个半头的阮西。

    他懒懒的牵起嘴角,鼻子里淡淡的喷出一口气,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吵到我睡觉了,还想让我给你开门?”

    陈醉坐在床上低着头,随意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身上穿着的衣服凌乱,双眼之间还带着红晕与雾气,头发乱乱的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再加上他本来就有起床气,阮西一下子信了七分。

    “那,陈醉哥,饭给你带来了,你赶紧吃了啊。”

    “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陈醉的起床气阮西还是领教过的,立刻就不想留下来,想往外走。

    正巧这时候,卫生间里忽然间传出喵喵叫,阮西双眼一亮,经受不住吸猫的诱惑力,竟中途拐着弯儿跑到卫生间去。

    阮西跑的贼快,床上的陈醉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她已经推开了卫生间的大门。

    他收回往前伸出的手,无奈的闭上眼睛。

    “啊——”

    卫生间里传来一声尖叫。

    阮西一推开门,就见温润如玉的沈时安背对着窗外,眉眼带笑的撸着怀中的猫正对着她笑。

    ***

    解释了三十分钟,阮西还是一脸愣愣的看着两人,伸出手指来回晃荡激动的说不话的模样。

    要她说话,她也不支声儿,只一个劲儿的看着沈时安满脸红晕。

    “艹——”

    陈醉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找了个理由将阮西给支了出去,走的时候再三警告道:“一定不要对外多说。”

    阮西一脸满足的捧着脸点头走了出去。

    大床,凌乱的衣服,还有陈醉那张泛着红晕的脸,与充满水雾的眼睛。

    而陈醉与沈时安亮两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

    这些线索只要一想想,阮西的心就忍不住泛着红色的泡泡,不是她腐眼看人基,而是两人都这个样子了,不怪她多想。

    “从今天起 ,我要坚定的站这对cp了。

    ****

    “不关我的事,是猫。”

    阮西走后,沈时安双手举头,而他口中的猫正舒舒服服的躺在他的大腿上,一脸享受的半眯着眼睛。

    “是吧,喵喵?”

    沈时安不看他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睛,一个劲儿的拿手指挠着猫的下巴。

    而躺在他膝盖上的人也非常给面儿,舒服的朝一叠声儿的奶声奶气的喵喵喵叫。

    看着这一人一猫,陈醉还有什么话说?不爽的将沈时安膝盖上的猫抱到自己怀里,背对着他。

    而他身后的沈时安,看着他使小性子一脸的宠溺。

    陈醉下午还要拍戏,沈时安也跟着去了,他跟来的时候那样伪装起来,带着口罩帽子低调的不得了。

    可还是一眼被认出来了。

    徐清那丫的把他弟弟给弄走了,自己倒是留了下来,就坐在导演的旁边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沈大影帝倒是低调,这番一打扮我都差点儿没认出来。”

    他眼里尽是挑衅,鹰一样带钩子的目光堂而皇之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上午的那番话他还是不相信的,要是陈醉身边有人了的话,自家弟弟还这么死乞白赖的扒着不放?

    一准是这两人糊弄他。

    但到底说陈醉身边还是跟着沈时安的,他要是真做些什么,总要顾及一点沈家的颜面。

    所以,他现在要看的便是,陈醉在沈时安心中究竟占了多大的地位。

    他说完这话,在场的人全都不可置信的往沈时安的方向看过去。

    剧组的每个人都忙活着自己手头的事,哪里想的到身边随随便便没有注意来的一个人居然会是影帝沈时安。

    面对各方面看过来激动或是询问的目光,沈时安先是半眯着眼睛警告的看了徐清一眼。

    随后勾起唇角,带笑的取下头上的帽子,还有脸上的口罩。

    “原本想偷偷的给大家一个惊喜,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

    他满脸无奈,看着扑过来的众人也是满脸柔和,一点脾气都没有的样子。

    还是导演先从惊讶中出来,满脸喜色的将沈时安从姑娘群中救出:“可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来。”

    沈时安垂下眼睛从裤兜里掏出烟递给导演一根,发笑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喜欢这部剧你是知道的,这次过来想讨个小角色演演,就不知道导演给不给个机会了。”

    他这话说的无比的低调,就差说不要钱,我要演个小配角了。

    导演大概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一时间激动的手里的烟都在抖:“时安,你这话说的是真是假。”

    他这部戏一开始就是为沈时安打造的,但是那会子与《皇权》撞了档期,遗憾的没有与沈时安合作。

    庆幸的是选了陈醉,他为人低调,演技又高,这才把导演那最后一点遗憾给抹平了。

    但对方终究还是影帝,那么大的腕,逼格直接就涨到金马奖的得主了。

    导演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不同意。

    就差没有花式点头了。

    巨大的惊喜之后,理智也跟着回来了,导演拿眼神在片场周围寻思了一会,问道:“我这个剧组是怎么了?”

    “先是徐家的两个少爷待着不走不说,连你也往我这凑。”

    导演对这些娱乐圈中流行的花花肠子也不是不懂,但因为沈时安的咖位太高,压根儿没把陈醉与沈时安两人放在这方面想过。

    “你可很少给人做配的啊。”

    他下巴抬了抬,示意那边看剧本的陈醉。

    没想到身边的沈时安笑了笑,斩钉截铁的说了句:“因为他配。”

    配他放下身段,甘愿与他做配!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送营养液的妹子,爱你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