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9

    《皇权》才上映一个星期就创造出三亿的票房。

    之后更是每一天都刷新记录, 沈时安, 宋思语这两个男女主角更是不用多说,而渐渐的观众们将关注度放在一个小小的配角身上。

    少年将军萧遥的扮演者——陈醉。

    前期的傲然与桀骜不驯,到后期万箭齐发下无国无家无爱人, 陈醉死的太过于悲凉。

    他死后与电影的最后一幕的赚足了不少人的眼泪。

    却也意外的吸引了众多的粉丝。

    一时间陈醉感受到什么叫做一夜爆红,不仅微博粉丝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涨, 广告商, 真人秀, 电视剧之类的资源全部找了上来。

    娱乐报纸连着几天都有关于他的报道,陈醉现在几乎不敢出去,手机不敢开机。

    “现在你主要的精力还是应该放在拍《逐梦者》上,这些资源不急可以慢慢挑。”

    剧组就放了陈醉两天的假, 跟宋然签好合约之后很快就飞到了剧组,宋然只带了他一个人, 所以事事以他为先。

    处理好外界的事之后就拿着资源与陈醉商量了。

    “我给你接了一个洗发水的广告, 电视剧之类的没看, 你现在资源很好, 第二部戏就是电影的男主不适合回头去拍电视剧。”

    电视剧与电影终究还不是一个档次的。

    许多拍电视剧的明星只要是混上了电影大屏幕上就不乐意回去了,虽然电视剧集数多赚钱,但是电影的逼格高。

    要想成为一线大腕,要想得奖,最后看的还是你撑不撑的起电影的票房。

    而陈醉第一部戏就是《皇权》配角,第二部戏又是以著名作家张全改编的同名小说《逐梦者》对于新人来说,这个资源与起点不是一般的高。

    所以宋然没有考虑他接电视剧。

    他又拿眼睛往陈醉的头发上看, “最近不要再剃平头了,广告商可不希望找个没有头发的艺人去拍他的洗发水广告。”

    陈醉往自己已经长出的头发上胡乱的摸了一把。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剃过头发?”

    他拍《皇权》的时候带的是假发,后来因为要拍《逐梦者》就算是嫌长出来的头发长,陈醉也一直没有剪过。

    说到这的时候,宋然意味声长的对他笑了笑。

    他重新回到娱乐圈第一件事就是跟陈醉签约,在怎么说都是拼了风险的,当然一早就把陈醉的一点一滴都查了个清楚。

    “你跟顾家是什么关系?”

    宋然没接他这话,只问了个让陈醉发蒙的话题。

    “顾家——”

    陈醉的眼前瞬间就出现那次跟徐筝在一起看见的那位姓顾的男人,眉眼之间跟他长的有几分相像的盛大娱乐的老总。

    天生的上位者,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光芒。

    陈醉觉得那个人很假,眼神迷茫了一会就恢复清醒,有些奇怪宋然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这么问?”

    其实心里一直有个怀疑,上辈子他是跟盛大娱乐签约之后出的事情,那么,盛大的老总那个跟自己长的有几分相像的男人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宋然见陈醉确实不知,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只含糊的道了一句:“最近你自己小心点。”

    陈醉最近一直在剧组拍戏,有些事说出来怕感染到他的情绪。

    ***

    《逐梦者》一直在紧张的拍摄中。

    天气越来越热,拍戏棚里有接近四十度的高温,陈醉有些挑食,吃的少身上的肉也迅速的在掉。

    倒是把后期那沉迷于毒品,颓废的阿努演的更像了。

    导演还以为他是在刻意减肥,一直在夸他敬业。

    殊不知,陈醉只是因为剧组的饭菜不好,以前也是在剧组里吃的,现在要是每天吃独食的话没准人家要说一出名就耍大牌。

    徐筝一个大少爷,还在为上次他出去没带他的事在生气。

    他最近老是喜欢往刘梨初那跑,显而易见陈醉这跟着剧组吃的饭菜他一个大少爷也早就吃腻了。

    刘梨初有个会做饭的助理,在这点不到外卖的破地方他这个助理简直就是开了挂,徐筝偶然吃过一次之后,就蹲在他那了。

    更是因为陈醉现在所待的地方在m城,作为众所周知的山区与贫困区,剧组决定《逐梦者》的后期就是在这拍摄。

    这部电影讲述的既然有毒品,后期大部分便会用到到木仓械。

    剧组没有问过陈醉,还特意的给他请了一个打木仓的老师。

    “这是徐清,你最近就跟着他一块学学打木仓。”

    当时陈醉还在拍戏,下场的时候陈醉被导演抓去,看见面前的人的时候,陈醉立刻楞在了原地。

    光看徐筝跟徐清两人的样貌,绝对猜不到他两是兄弟。

    徐筝娃娃脸,大眼睛,看上去特别无害,虽然知道他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而且也一直惦记自己,但是面对那一张脸陈醉也难免的会心软几分。

    但是徐清就不一样了。

    他双眼锋利的就像是只鹰,眼神之间且带着勾子,逼迫人一般的望过来,让人呼吸都有种窒息感。

    这样的人眼神太过于犀利,而且足够让人惧怕,陈醉一直不喜欢这样的人。

    要么比他强,要么就要让他心服口服。

    “看样子最近过的不好?”

    两人大眼瞪小眼之后,徐清先败下阵出来,锋利的眼睛眯起来之后藏起里面压迫人的气质,但带着勾子一样的眼神肆意的在陈醉的身上扫来扫去。

    “胆子不小啊你,把我弟弟勾来这。”

    徐清往前走,一直到陈醉的前面才停下,口鼻之间喷出灼热的气息就打在陈醉的脸前。

    他视线我往下,看着陈醉捏起来的拳头从喉咙里面发出笑。

    他眼中像是找到新鲜玩具一样有意思的表情,就足够让陈醉发怒了。

    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让一边的导演又有些好奇,他双眼在两人身上看过来看过去,试探的问了一句:“你两认识?”

    徐清眼睛都没抬,只伸手将陈醉的手腕握住,一言不合的就拉他来到了靶场。

    这是临时做的靶场,虽然配角们都是用木头或塑料做的假木仓,但是主角却不一样了。

    主角为显逼真,拿的都是真木仓,只不过没有弹头,也就是演戏中使用的都是空包弹。

    徐清拿起一把木仓,在手里颠了颠,眼中闪过一丝嫌弃,从箱子里面又捞出一把,扔给一边的陈醉。

    “会吗?”

    “上次在车里还跟我装逼,让我看看你的技术?”

    徐清是不相信陈醉会的,不然剧组为什么要找教练?他查了好久才查到徐筝来到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

    刚飞过来抓人,就看见剧组再找教练。

    他眼神只落在上面安男主角的名字上,立马就跟着来了。

    “愣着干什么?会上子弹吗?”

    他看着陈醉的双眼里全然都是挑衅,对面的陈醉看他一眼,冷静的拉开弹夹将子弹一颗颗的放进去,随后拉开套筒,子弹上膛。

    “有两下子啊。”

    其实在看见陈醉冷静却熟练的处理的时候,徐清就知道他对木仓很熟悉了,但——

    熟悉有什么用?

    打木仓和熟悉是两码子事。

    陈醉手里拿着的是一手木仓,在听见徐清话语里的挑衅的时候他又去换了把步木仓。

    普通步木仓的最大的射程大概是1500米到2000米之间,但子弹飞出去的时候因为时间与风度的原因会在途中偏离。

    因此最佳射程与有效的射程则是在800米到一千米之内。

    陈醉以标准的射击姿势趴在地上,附身看着前面的靶子,透过木仓的倍镜冷静的看着前方的红点。

    徐清看着前面地上的人,附身在地上露出半张脸出来,线条流畅,精致的下巴。还有那瞬间就坚定与锋利起来的眉眼。

    陈醉一直都是傲气的,毫无疑问的他也有傲气的资本。

    “啪——”

    一声木仓响起,差点儿吓到还在慌神中的徐清。原来是陈醉已经摁下了扳指。

    徐清随手拿起手边的望远镜,就见把最近的八百米的靶子上破出一个洞来。

    “八环——”

    他随意的笑了笑,话语刚落下,陈醉又继续摁下第二次扳指,几乎是瞬间就见同一靶子上,第二颗子弹直射红心。

    面对徐清惊讶的扭过来的脸,陈醉傲气的眼神也立刻对了上去。

    “好久没有摸木仓了,生疏了而已。”

    他淡定的揉揉手腕,好像眼前的一切都不值得一题。

    “年轻人,太骄傲了不好——”

    不过是八百米而已,虽然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赋,但八百米在他看来也是射击的最佳射程。

    在别人眼中的厉害,可在徐清这样司空见惯的人眼中八百米确实不值得一提。

    陈醉撇嘴一笑,“哦?”

    他收起看过去的眼神,摒住呼吸继续往前瞄准,专注的往前方看过去。

    同时,他也立刻摁下扳指,子弹眼见着往前方飞去。

    越过第一个跟第二个靶子,射在第三个靶也就是一千两百米的红心上。

    “那这样呢?”

    陈醉扭过头,还是那熟悉到傲气的眉眼,他挑了挑眉,目露狂傲。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可爱问这是主攻还是主受文

    哈哈哈哈,肯定的是,陈醉骨子里再傲,但他“日”后还是会做一个合格的小受的

    嗯,一本正经脸

    另:子弹与木仓啥的,稍稍百度了一下,但大部分都没啥根据,再次做个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