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5

    陈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

    屋子里一片的黑暗, 扭头往窗户那看过去, 就见窗帘被拉的紧紧的。

    他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过了好久才想起自己好像是在拍戏,可怎么这又回到了酒店?

    双手撑着身下的床, 刚起来的时候,感觉头又有些疼, 伸出手想揉一揉, 抬起来的手却僵硬了。

    在他正前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长腿翘起看着前方,也不知道看过来多久了。

    熟悉的身影让陈醉试探的问了一句:“沈时安?”

    沙发上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一直陷入沙发上的姿势挪了挪。

    搭在膝盖上的手往后,翘起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

    那双一直往下垂的眼睛也慢慢的抬了起来, 像鹰一样锋利的眼睛往床上的看去,那一瞬间让人无处可躲, 一瞬间就从眼眶里面撞击进人的心里。

    “陈醉——”

    低沉还带着两分沙哑的嗓音从沈时安嘴里说出, 他坐在沙发上, 黑暗中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但陈醉对沈时安多熟悉啊。

    熟悉到只要他一个动作, 甚至于一个眼神。陈醉都知道他什么心情。

    沈时安这幅磨模样让他想到以前,一次又一次瘾发作,身体的疼痛心理的折磨,让他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一点都不留恋。

    他控制不住想要伤害自己。

    可当手腕上的刀疤被沈时安看见的时候,他就是现在这幅表情。

    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气,双眼就像是掺了的冰,他双眼泛红, 狠狠的掐住自己大吼:“陈醉——你就这样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

    那副模样比自己还疯狂的样子,让陈醉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虽然不想承认,因为这样很怂,但他确实怕这个样子的沈时安。

    “你怎么了?”

    他故意轻松的笑了笑,想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这么晚了,也不开灯。”

    陈醉是想缓和气氛的,但说完之后喉咙里又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一时控制不住的俯下身子又继续咳嗽了两声。

    面前的人坐在沙发上的动作像是往前动了动,但依旧是坐着没有上前。

    咳嗽几声之后,陈醉一把拉开身上盖着的棉被,低头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拖鞋。

    他赤着脚下去,木质的地板幸好还不算太凉。

    他走到墙壁那一把拍开屋子的灯,忽然感受到亮光,躲开过了会才能适应。

    扭头的那瞬间,沙发上人的表情,陈醉也终于看清楚了。

    依旧是那双赤红的双眼,陈醉的心也随着那双红肿还泛着血丝的眼睛咯噔了一下。

    “怎……怎么了……”

    他甚至都听见这句话里,他的尾音都在飘。

    而就在说完之后,拍戏的那些记忆也在脑海里接踵而来,他好像对沈时安说了一句话:“沈时安,不要再喜欢我了。”

    他脸色一白,低头咒骂了自己一句,陈醉你他妈脑子是抽了吗?

    当时拍戏的时候脑子是进了什么水?

    还是因为在最疼痛的时候,他依旧想着的是沈时安?

    “我……”

    张开嘴,强行解释却觉得无力。

    他脑子抽的时候,已经将话都说的这么直白了,现在又解释的话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何况沈时安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他已经说出去的话,就收不回头了。

    尴尬的气氛让陈醉不敢面对沈时安,一个人在屋子里面转了两圈,只能重新坐回床上。

    陈醉低着头,双手撑着膝盖,由心的叹了口长长的气。

    没一会,沈时安走到床边,高大的身影将床上的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却看见陈醉下意识害怕的往后缩了缩。

    他害怕自己。

    意思到这个之后,沈时安狠狠的闭上眼睛。

    往前伸到手也强迫自己往后,沈时安垂下眼睛,看着他身下的毛茸茸的头顶,伸手上前揉了揉。

    手掌落下的那瞬间,沈时安凉薄的声音也在屋子里响起:“陈醉,你在梦中叫了三十六声——沈时安。”

    “这样,你还说你不喜欢我吗?”

    他说话的声音像是铜铁相撞在一起发出,沉闷中还带着几分沧桑。

    沈时安一边说话,一边拿手轻柔的摸着陈醉的头发。

    等埋着头的人猛烈的抬起来,一下子就撞击到沈时安的双眼之中。

    “我喜欢——”

    ”喜欢女的?“

    陈醉还没说完的话就被沈时安立刻打断,紧接着沈时安的眼神往他身上看了过去,那眼神带着两分的暧昧,刻意温柔的声音还有有几分诱惑。

    “陈醉,你确定你真的喜欢女人?”

    他从胸腔里面哼了一声,语气嘲笑,双眼之间全然都是不相信。

    沈时安淡淡的声音也接着响起:“你知道我喜欢吃的。”

    “知道我的脾气,知道我的习惯。”

    他的手抬起陈醉的下巴,看着那双眼睛来了句:“还知道我喜欢你?”

    他眉眼含笑,“那你很厉害啊陈醉。”

    这句带着几分完笑的话,瞬间就让屋子里僵硬的气氛缓和了下来,陈醉也跟着吐出那口紧张到憋着的气。

    沈时安笑了笑,又坐到了沙发上。

    陈醉刚站起来,旁边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毛团球,横冲直撞,不管不顾的就往他的怀中窜过去。

    “我艹,”

    “这是什么鬼?”

    陈醉被吓得一大跳,那东西居然还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钻。

    沙发上的沈时安居然这个时候大笑起来,陈醉刚朝他那看上一眼,毛茸茸的东西已经爬到他肩膀了。

    大概是实在看不过眼,沈时安上去前把他肩膀上的东西拿了下来。

    他掐住颈部的皮毛,送到陈醉的眼前,是一只白色与橘色相间的小猫,此时正睁大一双琉璃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

    见自己看过去,它还歪着头,奶奶的:“喵——”

    这么小,这么软,陈醉一下子看愣住了。

    沈时安将一直欲往前动小猫塞到陈醉的怀里:“看样子,它很喜欢你啊。”

    他轻轻的将小猫从自己怀里提溜出来,认真的看了几眼,犹豫着还是开口道:“这是拍戏冒出来的那只?”

    说到拍戏的时候,陈醉略微的僵硬了一下。

    那种骨子都酸痛的感觉,让他惧怕,甚至于都不敢想象,连放在床上的手指头都在颤抖着。

    但庆幸的是,这辈子沈时安一点都不知道。

    没有看过那样狼狈的自己。

    他刚刚只是在演戏。

    小猫看着他发呆,大概是不满自己被冷落,软绵绵的冲他喵猫叫了两声。

    陈醉低下头,喉咙里发出一声温柔的笑,手掌往下在它脑袋下胡乱的摸了一把。

    嘴里嘀咕了一句:“喵喵喵,你这样乱叫,我又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一边的沈时安看着面前的一人一猫,刚想说话手机却响起。

    看了眼手机的短信,沈时安默默的门口走去,关上门的时候他皱起眉毛往屋子里的人问了一声:”陈醉——“

    ”刚刚拍戏的时候——“他想起陈醉演的那场,犯了毒瘾之后的模样。

    到现在依旧还觉得有几分不对。

    床上的人撸猫的手一顿,再抬起头眉眼含笑:“很厉害是吧——”

    陈醉故意扬起眉眼,全然都是骄傲的模样:“沈老师,再不努力,你就真的要成为前浪了——”

    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桀骜不驯,让沈时安看了有几分的慌神。

    陈醉真的很像《皇权》里的萧遥,就连骨子里的骄傲都一摸一样。

    但他是沈时安。

    不是那个只要皇权的三皇子。

    他们之间,没有结局,一切才刚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昨晚没有更新,我认罚,这章给大家发五十个红包,么么 多谢大家的支持与没有存稿的理解 =3=

    看完记得留言哦,明天十二点之前统一发放 么么哒多谢各位小天使的喜欢

    往后也会继续加油的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