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4

    化妆之后的脸色蜡黄蜡黄的, 陈醉身上穿着大了两个码的衣服, 越发显得消瘦许多。

    他走进拍摄的地方之后,就一直低着头。

    两眼放空,从外表上来看不带一丝的表情。

    自他来之后, 片场的说话声都小了不少,陈醉只顾着低头看着手里自己的剧本,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沈时安故意站的很远, 但自看见陈醉之后, 眉心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从侧脸看过去,他虽然已经入了戏,但是从心而发的那种颓废气质来看,陈醉有点不对劲。

    但究竟是哪不对劲, 他又说不出一个理所当然出来。

    演员配角们已经就位,整个片场安安静静的, 破旧又小的仓库中, 男男女女的坐在一起喝酒, 猜拳。

    屋子里时不时的响起女孩子的娇笑声。

    而最里面的一个沙发上, 坐着一个黑衣男子,他半眯着眼睛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漫不经心的摇晃着手里的酒杯。

    男子的身后是最破旧古老的仓库,脚边还有几个散落的啤酒瓶。

    空气中传来泡面,鸡爪的味道,偶尔还有男女抱在一起的呻.吟。

    可就是这样一个平常甚至于破旧的场合里,他眼中的狠厉与冷漠楞是与周围格格不入起来。抬头眨眼的瞬间, 无人不会怀疑他是一个狠角色。

    镜头往前推进,放大了男子的脸,导演透过镜头看见那双没有感情的眸子之后,止不住的点着头。

    这个角色对刘梨初来说,压根儿就是本色出演,他眼中的狠厉与冷漠,将这个角色扮演的十足十。

    但是,看完之后他又开始有了几分担心。

    扭头往身后陈醉的方向看过去,刘梨初虽然是歌手,但是他的演技从来就不差,在加上天生浑然天成的冷漠气质,虽然扮演的是个反派但却很吸睛。

    他坏的自然,坏的通透,人群中看上一眼就知道那是坏蛋的感觉。

    而陈醉——

    他说话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就是不知道与刘梨初同台是个什么模样。

    正想着呢,陈醉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剧本,那张他们所有人都认为因为太丑,所以陈醉才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也展现在大家的眼中。

    有人说过,陈醉最好看的就是那双眼睛,狭长,干净,尤其是眼角两边泛着微微红晕的样子,带着茫然与三分的醉意。

    可此时那双眼睛却变得贪婪,他咧开嘴微微笑起来,只让人觉得流里流气。

    “南哥——”

    陈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抓着头发走了进去。

    他脚上穿着人字拖,走路起来摇摇晃晃的还带着两分颠簸,头发被抓的乱哄哄的,一边走过去喊着沙发上的人,一边拿眼睛在桌子上面快速的扫着。

    沙发上的人没说话,倒是打牌的姑娘朝他喊了一声:“阿努,昨个又去找小姐了吧。”

    姑娘们一个捂着嘴哈哈笑,阿努走上前一边拿色眯眯的眼神往她们上面鼓起来的地方看上两眼,一边呵呵笑。

    “那些娘们哪够味儿,不如你们泼辣。”

    阿努呵呵笑了两声,在那些姑娘们胸上屁股上来来回回的扫了两眼,这才拿起桌子上一碗不知道谁吃过的泡面吃了起来。

    他正吸的起劲儿,沙发上的人将手里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之后,撇眼说了他的第一句话:“阿努,过来。”

    那态度,就像是在招呼一直狗,陈醉背对着他拿叉子的手僵硬了一下,从面桶上方抬起头,“南哥——”

    那一脸谄媚的表情,还有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的速度,那态度在别人看来十足十的就是一条狗。

    然而还没靠近,沙发上的男人就下意思的皱起眉头,眉眼之间满是嫌弃:“滚远点。”

    “阿努,别巴结南哥了,你这样子跟门口的看门狗没什么两样。”

    “哈哈哈,你们看看阿努这样子,恨不得上去舔南哥的脚——”

    周围指指点点的都是对阿努的嘲笑声,就算是在这样破旧与狭小的仓库里,阿努都是里面最小的,最让人看不起的人。

    但站在最中间的那个人却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一般,双眼之间依旧是股流里流气且贪婪的模样。

    南哥冷冷的哼了几声,伸出酒杯朝前示意了一下。

    阿努立刻上去,他腰弯的极低,脸恨不得趴在地上的往酒杯里面填满了酒。

    这番动作又惹的周围哈哈大笑,而沙发上的人随意的从手边的袋子里掏出一小包东西出来。

    “赏你了——”粉包在阿努发直的眼睛前晃了晃,南哥翘着二郎腿将手里的东西随意的往地上一扔。

    陈醉立刻扑过去,颤抖的将地上的粉包捡起来,泛着黄与青筋的手臂微微的打颤,将那一小包粉末连着纸包一起卷成香烟状。

    从地上摸出打火机,迫不及待的凑上前拼命的吸起来。

    南哥站起来,修长的腿走到他身边,伸出手在他脸上拍了拍:“好好享受吧——”

    南哥带头,周围的马仔也吹着口哨跟着走了,一时间热闹的仓库里只有阿努一个人蹲在地上吸着白.粉。

    吸着吸着,蹲在地上的人却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却从眼睛里流下来。

    他抬起颤抖的手,将手里的东西扔的远远的,但是犯了毒瘾的手却止不住的在颤抖,浑身上下没有力气。

    陈醉刚刚还贪婪的眼神渐渐开始空洞,蹲下的身子因为疼痛已经蜷缩在地上,他双手抱着自己在地上摩擦着。

    浑身的骨头都在颤抖,肌肉在焦渴着需求,蚀骨的疼痛感就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咬你的骨头,在撕扯你的肌肉。

    那种感觉来的太过于熟悉,也太过于迅速。

    陈醉双手捂住发疼的脑袋,牙齿不住的上下打颤,他拼命的在颤抖,扭曲的身子在地上摩擦。

    陈醉已经忘记了一切,这种让人像是在地狱中徘徊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他双手捂着头,摄像机照出他痛苦到扭曲的脸。

    他脸上,后背上的汗,一直不停的往下流。

    从他蹲下来开始,导演与四周的人全部都安静下来,身后早已退场的刘梨初看着躺在地上的陈醉,已经不止用惊讶来形容。

    陈醉与沈时安之间的关系,还有身后神秘的背景,其实一开始说男主是他的时候,刘梨初是抗拒的。

    他尊重每一场戏,也尊重每一个为拍戏而认真的人。看到陈醉这样不顾形象的为了拍戏而在地上摩擦,那张好看的脸扭曲成痛苦的模样。

    陈醉的演技,认真,让自己对他的看法从头到尾的改变了。

    刘梨初说着走到沈时安身边,由衷的说了句:“你确定他是b大的?没有学过表演?”

    “可他的演技让人感受到压力——”

    沈时安没有说话,只眉心皱的越来越深,担忧的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人。

    他感受到了,这不是错觉,此时的陈醉不全然都是演的。这样痛苦的模样,就好像是自己亲身的经历过一般。

    沈时安就捂着自己的胸口,一想到这,他就连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

    这场戏说的就是阿努毒.瘾发作的戏,整个时间加长放大足足有五分钟,心里刻画与面容描写都十分的考验演技与心里能力。

    而摄像中间的陈醉已经双眼放空,他的动作没有开始那么大与夸张了。

    但泛着青筋的手臂,还时不时的随着身子细微的打着颤儿。

    陈醉从一开始到现在,那双空洞的眼神一直往头顶看过去。

    仓库的屋顶是破的,而陈醉待的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见外面的蓝天,白云。

    这时,仓库上面驾着的水管却被人扭开,倾盆的水哗哗的往下,而陈醉仰头待着的地方没有屋顶的遮挡也跟着下起了小雨。

    雨水打在他的脸上,身上,躺在地上的人却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只那握的紧紧的拳头,死死的攥着,手臂上的青筋都在扭曲着。

    这样的演技早就让导演激动的站起来,他是第一次看陈醉演戏,从他上场开始,心里一万次的感激选了他做主演这个举动。

    他双眼放光的看着陈醉,心里默数几秒就要喊过。

    可这个时候,仓库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声,紧接着一只猫挤开一推杂物。

    他先是探出头,水灵灵的眼睛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走了出来。

    是一只刚满月不久的小橘猫,一副小小瘦瘦营养不良的样子,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它就出现在镜头里。

    导演立刻扭头低吼:“怎么回事?”

    这场戏拍的这么精彩,眼看着就要过了,居然跑出一只猫来。

    工作人员低头接着导演的骂,他也委屈啊,这破仓库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哪里知道里面会有只小猫啊。

    还该死的,什么时候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才出来。

    导演气的脸都红了,转过头正准备喊卡,却看见显示屏中小猫一路的走到了陈醉身边。

    “等等——”

    导演一抬手,四周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只见小猫舔了舔陈醉的胳膊,浑身的毛都被淋湿,它眨巴着那双琉璃珠一样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地上的人。

    像是有了感受,陈醉一直放空的眼睛微微的转动了几下。

    他稍微扭过头,对上那歪着头的脑袋,小猫立马奶奶的叫了一声:“喵——”

    那双泛着青筋的手臂一下子伸出去,一把掐住小猫脑袋后的毛,在场的人无一不为小猫的生死而担心。

    却见那粗狂的人小心翼翼的将小猫塞进怀中。

    宽大的手掌伸到小猫的头上,遮住打在它头上的雨。

    而小橘猫也乖乖巧巧的依偎在他怀里,大大的眼珠子看着前方。

    …………

    “过——”

    导演立刻拿起喇叭,工作人员还没清醒就见沈时安的身影朝陈醉跑过去。

    徐筝与沈时安机会是几乎跑的,但才跑两步就被人从后面拽住了衣服。

    他眼睁睁的看着沈时安将陈醉抱起来,心里怒火中烧,狠狠的瞪着身后那个拽住他衣服的人:“放开 我。”

    刘梨初第一次多管闲事,皱着眉好言相劝:“你是陈醉的助理吧?他还没出戏,这个时候不要过去打扰他。”

    刘梨初依旧是那冰冷的语气,淡淡的表情。

    却让徐筝恨得咬牙切齿,手指着前面的沈时安道:“你眼瞎啊,那他过去干嘛?”

    他满口粗话,让刘梨初下意思的皱眉,不懂陈醉怎么请了这样一个助理。

    “时安是演员,他知道怎么让人快速出戏,恢复过来。”

    刘梨初的话压根不能让徐筝满意,在片场他压根不跟搞出太大的动静,只死死的用眼睛瞪着身后的人。

    “你有病——”

    “放开我——”

    “混蛋——”

    刘梨初依旧冷漠着脸,静静的看着他表演。

    ***

    沈时安第一个跑过去,走进一看躺在地上的陈醉依旧在颤抖着。

    他还没出戏,那种骨头发痒,肌肉发疼的感受还在,沈时安在他身边喊了好久,陈醉才转动眼珠看过去。

    看见是谁之后,他那双眼睛立刻弯了下来。

    “沈时安,我疼——”

    这是陈醉最常说的一句话,五年前沈时安将烂泥一样的自己带回去,每当毒瘾发作的时候,他就深刻的认识到他们之间有多么的不配。

    尽管之后戒掉毒瘾,但是那能让人从灵魂都颤抖的惧怕,一直刻画在他身体里。

    午夜梦回的时候,他都惊吓而醒,生怕自己又变成毒瘾发作的人自己。

    “我在——”

    陈醉的那双眼睛依赖的看着自己,沈时安控住不住的将人搂在怀里抱了抱,轻微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在,陈醉,我在。”

    他只当陈醉还没出戏,一直用手示意周围的人不要过来,一边放低声音柔声安慰着。

    “沈时安——”

    怀里的人蹭了蹭他的胸前,轻声的喊了一句。

    陈醉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强悍的,这般像小奶猫一样的动作让沈时安万分的受用,拍着后背的手都放慢下来。

    他眉眼带笑,声音温柔许多:“嗯?”

    就见胸前的人抬起头,恍惚着眼神对他来了一句:“沈时安,不要再喜欢我了——”

    他歪着头,也不知醒没醒,还强调了一句:“老子不喜欢男的,我喜欢妹子——”

    作者有话要说:  沈时安:“我就看着你日后打脸——”

    先祝大家五一快乐,=3={码的晚是因为这章想码肥一点么么哒}

    学生党好好借这个机会出去旅游玩一玩,工作的小仙女们可以回家好好的休息休息(夏天了,记得防嗮)

    最近三天的更新大概时间会不稳定,因为阿楚要出去玩啦,旅游的同时还要码子,23333想想这就很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