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3

    “陈醉——”

    “陈醉——”

    “陈醉——”

    徐筝看见陈醉出现的那一眼就扔了手里的东西, 乐颠颠的凑到陈醉的身边。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看上去兴奋的不得了。

    自从上次被他哥拎回去之后,他就一直被关着没有机会出来,算上时间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陈醉了。

    “那么久没看见我, 你想不想我——”

    徐筝嘿嘿两声,将头往陈醉的方向靠过去, 心里暗戳戳的怀着小心思。

    可头还离陈醉半臂远的时候, 就被一只手挡住, 随后陈醉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正常点,别演戏。”

    陈醉的手腕稍稍一用力,就将徐筝狠狠的推开了。

    “你来干什么?”

    徐筝捂着发疼的脑袋,脸上委屈的表情还没有表现在脸上呢, 就看见陈醉瞟过来略带冰冷的表情。

    “陈醉,你别这样, 我害怕。”徐筝故意眨巴着眼睛, 糯糯的开口想蒙混过关。

    但让他失望的是, 陈醉的眼神还是却丝毫没有收敛, 依旧是带着冰块与寒气,稍稍的扫过来一眼就能将他冻在原地。

    他脸上的微笑也在转眼间僵硬起来,干笑的呵呵两声。

    “好玩吗?徐筝。”

    “跟我故意装傻是吧?”

    陈醉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冰冷的气息,微微扫过来的眼神一下子闯入徐筝的双眼:“我问你为什么来片场?”

    徐筝是大少爷,喜欢玩,这点陈醉一直都知道, 这是追到片场来,这点陈醉就不能忍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徐筝追着自己来到片场那就是越界了。

    陈醉软硬不吃,徐筝装傻装了半天也有脾气了。发脾气的将身边的行李箱狠狠的摔在地上。

    “陈醉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

    他咬着牙,恶狠狠的走到陈醉身边:“我这么巴巴儿的跟着你,像只狗一样围着你转,热脸贴着你的冷屁股,你会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徐筝咬着牙,红着脸,表情像是要吃人。

    朝着陈醉直直的往前冲,身后的阮西看见这一幕,吓的差点大叫。

    眼看着徐筝就要抡起拳头揍陈醉了,阮西刚想溜出去找人。

    徐筝刚靠近陈醉,椅子上的人就动了,伸出脚毫不心软的踹在他的膝盖上:“吼什么——”

    “啪——”

    徐筝吃痛,顿时间双膝跪地。

    陈醉那一脚用了十足十的力气,他疼满脸扭曲的抬起头,还没说话就感受到下巴被人捏住,紧接着身边靠近一个熟悉的气息,霸道中还夹杂着侵略,朝他一点一点逼近。

    “什么意思?我没跟你说清楚?”

    “徐筝,我看不上你。”

    陈醉吐出这句话之后,狠狠的将徐筝的脸给往外推开:“这句话我应该告诉过你了。”

    说完之后,陈醉站起来垂下头看着徐筝:“回去吧,片场不是你玩的地方。”

    徐筝疼的脸都在扭曲,听完之后伸出手扒了扒陈醉的裤腿,眼睛也不知道是演的还是疼的,略微的还能看到一点水光。

    “我偷偷摸摸出来的。”

    他缩了缩脖子,可怜兮兮的道:“我要是现在回去的话,我哥能把我的腿给打断了。”

    “陈醉——”

    他拽着陈醉的裤腿,左右摇晃了两下,一脸小奶狗的模样。

    “徐筝……”

    陈醉微低着头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刚刚的硬气呢?”

    见他没那么生气了,徐筝兴奋的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双眼又开始亮晶晶的站起来:“我不白吃白喝,我给你当助理。”

    ***

    徐筝还真的当起来陈醉的助理,鞍前马后的伺候着陈醉。

    就是这脾气不太好,他一个大少爷,伺候着陈醉是自己乐意,可别人要喊他一句,他连眼睛都不带抬一下。

    拍完定妆照后,陈醉好不容易支开徐筝,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眯一会。

    外面忽然间异常的热闹,隐约的还能听见女孩子的呼叫声,他最近缺觉好不容易抽个空来睡觉,没想到中途被人吵醒。

    狠狠的闭了闭眼睛,陈醉扶着额头叹了口气。

    “谁啊——”

    听这动静,来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这呼声与尖叫简直就要把房子都要掀上去了。

    被吵醒之后也不用睡了,陈醉走到门口,就见一堆女孩子堵在隔壁屋子的门口,双眼泛光的往里面挤。

    他挑了挑眉头,到底是谁这么大的阵仗?

    正说着呢,门口走出一个人来,赔笑鞠躬了好久好不容易将门口的姑娘们都哄走了。

    小姑娘们一消失,阿伦刚扭头就看见靠在门口的陈醉,正朝着他笑。

    “沈老师来了?”

    陈醉跟着阿伦走进去,低头问他。

    阿伦笑了笑,推开门:“进来吧,刚刚还在说你呢。”

    屋子里面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背对着他看不清是谁,但面对着门口的就是自上次之后很久都没见到的沈时安。

    他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看见陈醉那一眼的时候,眼睛都弯了下来。

    “来啦——”

    坐在对面的人见沈时安这样,好奇的扭头往身后看去,就见陈醉略带着笑,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

    “沈老师。”

    陈醉朝沈时安的方向点了点头,之后转到从看见自己就略带好奇的刘梨初身上。

    “你好,我是刘梨初。”

    坐在沙发上的人站起来,朝陈醉伸出手:“我在《逐梦者》中演你的对手。”

    刘梨初生来就带着一股冷淡的气质,对谁都是不冷不热的,这下主动的朝陈醉打招呼也是看在沈时安对待陈醉不同的态度之上。

    他微微弯下腰放下手里的酒杯,朝沈时安指了指门口:“你们聊,我出去了。”

    等他走后,屋子里面一片安静,陈醉坐在沈时安的对面,安静的一时之间气氛有那么两分的尴尬。

    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晚上。

    而且车上阮西的话又冒了出来,一对儿,这三个字让人有着无限的遐想。

    陈醉抿抿嘴巴,故意忽视前方沈时安看过来的视线。

    “最近还好吗?”

    过了会,沈时安总算是开了口。

    对面的陈醉低着头,脸上的表情还带着纠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喊了两声一点动静都没有。

    沈时安脸上出现几分诧异,陈醉在他身边从来就没有客气过。

    还是第一次这样,让他有了两分距离感,他皱着眉,不喜欢这种带着陌生的感觉。

    “沈老师——”

    陈醉抬起头,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但是停住了,面对沈时安看过来的眼神,陈醉摇了摇头,“没事。”

    沈时安忽然间生出一股无力感,仰着身子往后靠了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你跟安歌……是怎么回事?”

    沈时安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来,话语里面带着两分的酸味。

    安歌在网上这么明目张胆的挺陈醉,没有人不会心生怀疑两人的关系,而他,这个对陈醉还有着别的想法的人,更是一样。

    “我在酒吧救下来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她。”

    这点,陈醉没有一点隐瞒,无所谓的说出来仿佛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一件事。

    弄出这么大的一番动静,可陈醉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

    有时候沈时安真的看不懂面前的人,他对女孩子总是很温柔,但是却又从来不跟哪个女孩子暧昧。

    这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人往门口望过去就见徐筝板着脸,双眼带火从朝两人看过来。

    他先是狠狠的瞪了眼正对面的沈时安,双眼之间带着敌意与警告。

    随后再看见陈醉的时候,徐筝的脸瞬间软和下来,带着微笑的眯了眯眼睛:“陈醉,导演叫你过去。”

    沈时安玫色冰冷的眼眸冷了下来,徐筝对他有着莫名的敌意。

    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陈醉。

    沈时安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

    《逐梦者》还没开拍,而沈时安这个时候过来无非就是给自己震场子。

    陈醉知道,于是在面对接下来的表演的时候更加的紧张了。

    他这男主演是张全亲自挑选的,但是毕竟没有拿的出手的作品,就算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闲话,背地里却不一定没有。

    第一场戏拍什么,是导演亲自问过陈醉才决定的。

    他挑选了整部戏中最不容易拍的一段。

    陈醉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那些想说闲话的人就此闭嘴,一个演员被人从演技上碾压,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比这还简单的方式了。

    他被带过去化妆,这个时候的阿努是一个瘾君子,吸了毒的人妆容总不会帅气。

    前段时间刚好在《皇权》剧组瘦了十斤,一直没有胖回来,所以从进来之后导演就一直没有叫陈醉减肥。

    化完妆穿上戏服,面对一脸蜡黄的自己,陈醉难得的有几分慌神。

    化妆师还以为他是不习惯,上前安慰了他几句:“这个妆是不好看,但是吸了毒的人就是这样样子。”

    “我知道——”

    陈醉最后看了镜子里的人一眼,从他身边走了出去。

    吸毒之后烂成泥的模样,他陈醉比谁都清楚。

    有时候他会想,五年了,沈时安究竟看上自己什么了?

    上辈子是这样,这辈子还是这样。

    他刚刚差点儿问出口:“我究竟是哪一点好,让你这样一直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