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0

    “厉害了大叔, 木仓玩的不错啊。”

    沈时安这手露出之后, 周围一群年轻人鼓掌起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年轻人就是爱起哄, 在加上沈时安这一身中年大叔的形象,扛起木仓来毫不手软, 一木仓下去还真被他打中了。

    沈时安学着陈醉刚刚那副模样甩了甩手中的木仓, 帅气的几个动作下来又惹的周围人一阵尖叫。

    陈醉站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 收敛了刚刚脸上夸张的表情,看着沈时安的样子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老男人。”陈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伸出舌头往脸颊旁边顶了顶。

    从来没有发现,沈时安居然有这么骚的时候。

    那故意喷过来的气息, 明摆的就是在勾搭自己是吧?

    陈醉撇了眼前面的沈时安,嘴里一字一句的吐出三个字:“骚男人。”

    陈醉脸上不满的表情稍纵即逝, 抬手压低了帽檐, 遮掩脸上的表情, 生怕摄像头拍到。

    说是真人秀, 真人秀。

    但是如果你真的秀真人的话,那就怕就是个傻叉,想在娱乐圈中混下去,你要靠的除了颜值,最重要的还要有脑子。

    他负面情绪的表情怎么能让摄像头拍到?

    陈醉嘀咕了一声:“掉粉怎么办?”

    而对面的沈时安耐不住周围不停的呼声,在众人的期盼中,抡起手里的气木仓继续往前射去。

    “啪——”

    一木仓。

    “砰——”

    紧接着而来的便是气球被打破的声音。

    “厉害了大叔, 貌不惊人啊。”

    周围的惊讶声越来越大,沈时安依旧还保持刚刚的那个动作,瞄准,暗下扳指,开木仓。

    “啪啪啪啪——”

    连续六声打下去,每一道木仓声之后,紧接着的都有一道气球被打破的“砰”声。

    沈时安弹弹须发,而且都是打在同一排的气球上,最高的那一层气球破了最中间的八个。

    木仓里面已经没了子弹,沈时安眯了眯眼睛,放了下来。

    “厉害啊大兄弟,”

    “木仓玩的不错。”

    周围不时的传来夸奖声,从开始就一脸震惊的摊主走上前来将木仓从沈时安的手里接了过去:“你们还说我动了手脚,看见这个大哥没,总不可能是我动了手脚吧。”

    摊主乘机大吼,给自己宣传生意。

    沈时安暗地里呵了一声,但没有出去辩解。

    这摊主在木仓上确实做了手脚,但也没有太过分。

    虽然子弹射出的时候会偏离,但至少这木仓的射程还算是可以,从这到气球的距离,大约六米左右,而木仓的射程足足有十米。

    至于子弹偏离,他从陈醉第一次射出的时候就发现了,找到了射出之后偏离的角度,在瞄准的时候加上确认的角度就行了。

    “老板,射中八木仓,奖励五十块是吧。”

    沈时安扭头问摊主,刚说完还一脸笑呵呵的摊主脸立马拉了下来。

    “那个……”

    面对周围这么多人,摊主不敢当众狡辩,嘴里发出呵呵两声,双手紧张的相互来回的戳着。

    “那个,你们是两个人打的,这个这个不怎么符合规定——”

    摊主结结巴巴的,那意思就是想耍赖,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敢明确的开口,委婉的拒绝还打了个弯儿。

    “要不这样吧老板,五十块钱我也不要了,你给我十块,再让我选一个娃娃。”

    摊主听见这番话,低头思考了一番,十块钱再加一个娃娃,娃娃是自己进价的,知道价格。

    这么算起来,还是自己划算。

    摊主仔细的想了想,“好,就按你说的,”同时从腰间的包里抽出十块钱来。

    沈时安接过之后,对一开始的那个女生道:“去挑一个你喜欢的娃娃。”第一次的钱是这个女生付的,于是沈时安让她自己去选一个娃娃。

    那女生没想到还要这么大的惊喜,尖叫一声之后飞快的跑去选自己喜欢的娃娃了。

    “多谢大叔啊。”

    大叔,沈时安往前走的脚步停顿了下来,他还一时还没接受这个身份。

    而身后,传出陈醉嘲笑他的声音。

    站在摄像机看不见的角落,陈醉站在人群中央,一身杀马特的黑色皮衣皮裤,微扬的下巴显得人有些傲娇。

    看见自己的目光,陈醉帽檐底下的眼睛寻了过来。

    狭长漂亮的桃花眼中带着三分醉意,他下巴一抬,露出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

    “这小子。”

    沈时安知道他大概是在不满自己刚刚那声沈哥哥,再跟自己闹脾气了。

    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笑,动作迅速的将手里的木仓往肩膀上甩,半眯着眼睛对着他假意的射了一下。

    “砰——”

    枪口对准的人飞快的扭过脸,嘴里嫌弃的念叨了两个字:“幼稚。”

    但没人看见的帽檐底下,那双亮晶晶还泛着红晕的桃花眼,眼底满满的都是笑意。

    ***

    沈时安用第一次赢来的十块钱,又玩了几次。

    从他开木仓,就没有哪一木仓没有打中,三次打破三十个气球,完美的在气球拍上打完三排。

    周围渐渐围了不少热闹的人,都在看前面那个农工身份的大叔打木仓。

    “这大叔厉害啊,”

    “玩过不少次吧,这么6?”

    摊主原本喜气的脸渐渐的挂不住了,在看见沈时安最后一发子弹完美的打上去之后,赶紧的从钱包里抽出一百五十块钱出来。

    “给给给——”

    他凑到沈时安身边,苦着脸小声道:“这位大哥,我干的都是小本生意,你看你也赢了不少了,我也看出来你的水平了。”

    他单手朝沈时安比了个大拇指:“你是这个,”

    “我的木仓有问题你都能打中,大哥,求你就放过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吧。”

    沈时安也赢了三次,算算钱也差不多了。

    况且摊主虽然做了手脚,但确实是小本经营,于是放下木仓,“老板,下次可不要做怎么缺德的事了。”

    “要是下次再让我看见,我可要把你的这都打完。”

    摊主迫不及待的点头:“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时安拉着陈醉从小摊那走了出来,走着走着他控住不住双手,把手伸到陈醉头上又上去摸了摸。

    “沈哥哥——”

    陈醉停下脚步,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句。

    当着摄像头,沈时安知道他不敢太过反抗,下手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用力的在陈醉带着帽子的脑袋上摸了摸。

    “乖——”

    他眉眼带笑,拍了拍他的头:“哥哥带你买肉。”

    陈醉帽檐底下的双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无声警告沈时安:“不要太过分。”

    他有自己的原则,男人的头是不准让人摸的。

    眼看再惹下去,陈醉就要发火的,沈时安及时的收了手。这时候工作人员上前宣布了任务:“请两位去k酒吧,在那找到一份工作,安稳的工作一晚上就算任务完成。”

    “提醒一句,要是被人发现真实身份,立马视为出局,请参加者遵守游戏规则。”

    节目组既然有安排,沈时安与陈醉立马飞快的赶到了酒吧。

    进去之后却发现随行的pd没有跟上来,陈醉疑惑的问沈时安,而后者也是一脸纳闷。

    到了酒吧之后,陈醉找到经理说明来意,两人成功的获得一份工作。

    沈时安为服务员,陈醉会点调酒手艺,成了调酒师。

    两人换上了服装,陈醉人气不高,现在还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一身简单的休闲西装穿在他身上,勾勒出格外纤细的腰杆。

    身形修长,帽檐底下的笑容带着两分坏怀的意味。

    他又故意的甩帅,将手里的酒瓶子上下左右三百六十五度的上下甩着,没一会身边就围了一群女孩子。

    抬手之间,全然引起一阵尖叫。

    沈时安换上衣服之后,一直低着头。虽然还带着帽子眼睛,但是认识他的人太多了,稍微注意一点就能被人发现。

    ***

    陈醉怕沈时安被人认出来,一晚上都在吸引视线。

    他身材好,调酒的姿势又帅气,就算是看不见帽檐底下的样貌,但是身边从来不缺女孩子。

    他对女孩子也很温柔,时不时的弄的花样逗他们开心。

    好不容易把最后一杯酒调完,陈醉正扭着手腕想要休息一下,扭头却看见前面的卡座那有动静。

    他扭动的手腕停了下来,眯眼仔细一看。

    原来是几个男围在一起正强迫一个女孩喝酒,酒吧里的吵杂的音乐掩盖住女孩子的呼喊声,四周有人在那看热闹。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去阻止。

    陈醉猝然对上那女孩扭过来的目光,女孩在寻上陈醉的眼睛之后,大喊:“救救我——”

    一边的沈时安也看见了,才刚转头喊陈醉。

    就见他双手撑在吧台上,从桌子上跳了出去,双脚站稳之后,他随手从桌面上捞了一瓶酒就往前走去。

    “放开她——” 陈醉将手里的酒瓶抵着强迫女孩的几人。

    见人停下之后,他伸手将那女孩拉到自己身后。

    “女孩子不同意,几位大哥就不要强迫人家了。”

    陈醉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欺负女孩的人渣,按捺住满满的恶心,那是因为还没忘记在拍节目,不想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但是面前几人显然就不是这么想的,还没说完其中一人的拳头就挥了过来。

    “我去你妈——”

    陈醉伸手抓住他的拳头,一脚往他膝盖上踹过去,那人双膝跪地,捂着手腕大叫:“兄弟们,干他——”

    几人相互看了几眼,开始将陈醉围在中间。

    “臭小子,敢在我的地盘上惹事。”

    陈醉听到这,一翻身伸腿往说话的人肚子上踹过去。

    那人立马传来一身吃痛的大叫,接着陈醉右后方就出现一只脚,陈醉飞快的躲开,同时一双拳头砸在那人的胸口上。

    左拳,右脚。

    面前的四人对陈醉来说完全都没有任何威胁。

    眼看着就要将所有人都打趴下,不知是谁伸手居然掀开了陈醉脸上的帽子。

    同时陈醉也往上跳,双腿踹在最后一人身上。

    陈醉双脚落地,头顶的水晶灯打在他的眼睛上,让他不习惯的双眼一眯,下意思的扭过头。

    于是,那张精致好看的脸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看热闹的人群中。

    “陈醉?”

    安静的人群里不知是谁疑惑的问了一声,之后像是打破了魔咒。

    同时酒吧里面也传来一道没有感情的机器声:“陈醉out。”

    四周先是安静了一下,之后无数的人开始喊:“陈醉?”

    “啊——那个b大第一学霸,陈醉?”

    “明星啊——”

    周围都是尖叫,听见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多人围了过来,围着的姑娘们也拼命的往他身边挤。

    陈醉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这个时候,身后伸出一只手飞快的牵着他往前跑去。

    宽厚的掌心与温度,陈醉朝前面问了一声:“沈时安?”

    “嗯。”

    握住他的手紧了紧,紧接着传来沈时安的声音:“是我,陈醉。”

    “别怕。”

    身后的陈醉翻了翻白眼,从喉咙里嗤笑一声:“沈时安?”

    “嗯?”

    前面的人疑惑的扭过头,锋利的眉眼之下,那双眼睛写满担心。

    陈醉把到嘴边的“劳资才不怕”这五个字给咽了下去,紧了紧被沈时安牵着的手。

    “没事。”

    他不自然的躲开目光,清咳了一声:“没事,快跑吧。”

    作者有话要说:  通知一下姑娘们:不出意外大概每天都是晚上十一点半更新哦,么么哒

    感谢读者:“初见”砸的地雷加三

    感谢读者:“路边的喵”砸的地雷加一

    破费了姑娘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