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3

    陈醉在《皇权》中的戏份顺利的杀青了。

    最后结局一场而过, 在场观看的人没有一个不为那巨大的悲伤而感到震撼。有些人还转过身悄悄的抹起了眼泪。

    萧小将军这样一个对外骁勇善战骨子里桀骜不驯的一个人, 最后却无声无息的死在这样一个地方。万箭齐发的结局让无数的人为之惋惜。

    吴导对这场戏无比的满意,亲自给他包了一个大红包,深深的拍了几下陈醉的肩膀:“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新人, 相信我,你今后在娱乐圈的前途不会比你在实验室里差。”

    只有陈醉知道, 吴导嘴里所谓的天赋是他上辈子一天一天琢磨出来的。

    在天赋的背后, 是没有人看的见的努力。

    不靠努力就能成功, 这样的人与事不是没有,但却轮不到他陈醉头上。

    ***

    剧组晚上就给陈醉办了一个欢送会,还好这次换了一家饭店,桌面上也有了几个陈醉能吃的菜。

    偏僻的地方拍戏, 没有一点娱乐游戏,借着这次聚会大部分的人都喝高了。

    吵吵闹闹中, 有人提议要去唱歌, 在场的人全都将眼神放在宋思语与陈醉两人身上, 吴导吃完饭之后就走了, 沈时安因为行程下午就离开了。

    宋思语的咖位最大,而陈醉是这场欢送会的主人公。

    众人询问的自然是他们两个,陈醉还没说话,宋影后正开心,大方的一挥手:“都去,我请客。”

    于是闹哄哄的一群人,带着几分酒气就往这附近的ktv走去。

    剧组人多, 开了两个最大的包厢,陈醉当时在饭桌上喝了不少,此时脸色发红头有些昏沉。

    前面有人拿着话筒在撕心裂肺的吼着,他靠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

    眼前忽然伸出一个杯子,陈醉抬头一眼就见宋思语笑着递过来一杯柠檬水:“喝点吧,能好受些。”

    刚刚在饭桌上陈醉被人灌酒,她看着却不好上去拦,但心里总归是记得的。

    她今年都三十了,看陈醉就像是看自己的弟弟一样,于是平时相处也就多关注他一些。

    “谢谢思语姐。”

    别人对他好,陈醉自然感受的出来,陈醉也很喜欢宋思语,将他当自己的姐姐看,接过他的杯子笑的眉眼都开始弯了。

    后者则像是个大姐姐一样,伸手上去摸了摸他的头。

    男人都不喜欢被人摸头,陈醉也不喜欢,但是一想到对方是宋思语,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喝了杯柠檬水之后果然好了不少,虽然还是有些昏昏沉沉,但是胃里至少是好受多了。包厢内大多人都自己玩自己的,陈醉被吵得头疼揉了揉眼睛往外走去了。

    去唱歌的都知道,出来之后那些包厢长的都是一个样子的。

    陈醉转来转去,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他就不知道往哪走了,饶了好几圈之后还在原地之后,虽然不爽但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找了个没人的窗口蹲下,他长长的手臂搭在膝盖上,陈醉无奈的叹了口气。

    回不去,他只能蹲在原地吹吹风。

    正想着呢,裤兜里的手机响了,陈醉掏出来一看,努力睁大眼睛看了看,才看清来电话的是沈时安。

    接通后,电话里面响起沈时安熟悉的声音:“陈醉,在哪?”

    陈醉,在哪?这句话沈时安以前说过好多次。

    他每次找不到路,回不来的时候,沈时安总会打电话来问:“陈醉,在哪?我来接你。”

    这一声让他心安,陈醉将手机更贴近耳朵,迷茫的眼睛转了转,嘟嚷着:“沈时安,我又找不到路了。”

    说罢后,喉咙中还哈哈的笑了几声。

    另一头,在车上坐着的沈时安拿着手机的手一僵,陈醉这个样子,像是与平时不一样。

    而且,又找不到路?

    他耐心的问了几句:“告诉我,你现在在那?”

    喝醉了的陈醉格外的听话,乖乖巧巧的回答着:“刚刚还在包厢呢,出来上了个卫生间之后,就找不到路了。”

    沈时安总算是听懂了,略带疑惑的问:“陈醉,你是不是路痴。”

    另一边的陈醉没有说话,电话两头都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沈时安怕是不是刚刚自己说的话重了,也一时之间不敢多说了。

    可是过了好长一会,电话里传来陈醉恼羞成怒的嘟囔:“你明明知道的。”

    尾音还带着几分委屈。

    “我……”我知道什么?沈时安一时之间有些搭不上话,但陈醉说的这么肯定也不像是喝醉之后说的醉话。

    那么,是谁知道?

    想到这,沈时安双眼暗了暗,伸手将颈脖间的领带往下拉了拉。

    “陈醉,听话,乖乖在这等着。”

    再开口他虽然还是一样有耐心,但声音已经带了两分沙哑:“我立马叫人过去接你。”

    ***

    陈醉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昨晚喝的太多,到后面大概是哪位工作人员将他抗回去的。

    收拾好后,他坐在行李箱上低头给自己定机票,只是帽子底下的眼神有些心不在焉。

    昨晚虽然断片儿了,但是该记得的还是记得一点的。

    一想到那通电话,陈醉浑身上下都感觉不对劲起来。控住不住的想去猜测当时沈时安的想法。

    陈醉越想越烦躁,但庆幸的是沈时安还没回来,说实话他现在真的没有胆子去面对沈时安。

    已经告别过了,陈醉便没有再去片场,拉着行李就打车去了机场,出租车上有一种腻人的香水味,应该是上个客人留下来的。

    陈醉撇开脸,开着窗子透气,这次回去他怕是要买个车了。

    上次谭真真的新闻,陈醉卖了三百万,将其中一百万打到了李想住的医院,其余的钱陈醉还没动。

    何况《皇权》拍完之后,他的片酬应该很快就会打过来。

    既然是有钱款来源的人了,对于自己还是要好一些。

    ***

    从外面连夜赶回来的沈时安还是晚了一步,等他回来的时候,沉醉已经上了飞机。

    对于昨晚陈醉将他当做别的人那一点,沈时安不可能不介意,不然也不可能连夜的赶回来。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沈时安从喉咙里笑了几声,垂下眼睛摸着手腕上的表笑着骂了一句:“小崽子。”

    “溜得倒快。”

    但是来日方长,陈醉就算再怎么躲,人还在那总是躲不掉的。

    还在飞机上的陈醉打了个喷嚏,不舒服的扭了扭头,来往的空姐看见了,目光黏在陈醉那张帽檐下露出的半张脸上。

    轻轻的上去给他盖了一个毯子。

    ***

    陈醉回去的时候着实的休息了几天。

    公司因为谭真真的事,从而引起一系列的在背地里做的那些肮脏的买卖被发现,可再如何的挣扎还是挽救不了他要倒闭的命运。

    陈醉的合约已经到期,没了那张纸之后,他便不再是公司的人了。

    孤身一人的陈醉,算的上是一个自由身。

    微博因为那张照片的原因,涨到了两百多的粉丝,陈醉关注了几个《皇权》剧组的工作室,还有名单中的一系列的演员。

    动手转发了剧组工作室发布的一条关于他杀青的微博,配图的是一张他的定妆照,白色的长袍笑起来无忧无虑的样子,骨子里却透着几分的傲气。

    “唔……”

    也不知道是谁选的,眼光还是不错,对于这张照片陈醉还算是很满意。

    转发之后,很快的就被粉丝们发现了,一个个的在留言区嗷嗷待哺,要陈醉发照片。

    他躺在沙发上,心情很好的挑着几个回复了。

    粉丝们又是一阵嚎叫。

    还没看完呢,陈醉就接到了徐筝徐大公子的电话,这次的徐公子的开场也十分的符合他的作风,一点开接听就噼里啪啦的开始说。

    “陈醉,你为什么不关注我?”

    “为什么不关注我!”

    “什么?”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陈醉压根没听懂:“什么关注?”

    “微博,微博,微博。”

    “你开微博我就关注你了,可你刚刚关注那么多人居然都不关注我。”

    徐少爷很生气,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你是不是忘了我?”

    吼完后还委屈巴巴的嘟囔着:“就是你的不对,我看你都把我忘到脚底下去了。”

    陈醉耳朵几乎都被他吼蒙了,他说的什么还真的没有听清楚。

    但对徐少的手段摸的大概是很清楚了,这种人你不能跟他说理,越说他越有理,要想耳根子清净的话只能哄着。

    他这会子心情好,乐意哄他两句:“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这就关注你。”

    他说完后,随手就捞过一边的平板打开微博赶紧的将徐筝给关注了,徐筝的微博名字很好认——徐筝是大爷。

    这么烧包的名字也就只有徐筝能取的出来了。

    “关注了,你看我都关注了。”

    陈醉赶紧朝电话里面说了一句,徐少那边安静了一会,似乎是在确认,看见陈醉真的关注他之后才满意。

    嘴里还忍不住的得意:“你早就应该关注小爷我了。”

    那得意的劲儿,怕是恨不得将尾巴都翘到天上。

    陈醉看不惯他那股子得意劲儿,翻了翻白眼朝电话里面问了一句:“还有没有事?没事我挂电话了,挺忙的。”

    “哎哎哎——”

    徐筝在电话里面喊,“等会,有事,”

    他先是委屈巴巴的抱怨了几句:“你知不知道我最近有多辛苦,被我哥关着这两天才被放出来……”

    “上次你拒绝我,让我丢了好大一个面子,我到现在还难受呢。”

    絮絮叨叨的,有股说大长篇故事的意味。陈醉赶紧上去给制止了:“说重点。”

    那头的人焉巴了一会,还是道:“知道你现在没公司,盛大娱乐听说过吧,他们公司大概是知道我跟你好,找到我说有意要签你。”

    “盛大娱乐啊陈醉,要是你签约成功了的话可要好好谢谢我。”

    徐筝的尾巴又开始要翘起来。

    正想乘机想让陈醉答应他一些不平等的条约,电话中却出现被挂断的嘟嘟声。

    徐筝看着手里已经黑屏了的电话,满脑子都是不可思议。

    “陈醉——”

    “你居然又挂我电话?”徐筝看着电话的眼神快要冒出火来,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句。

    “我!恨!你!”

    “我要是再理你,老子就不姓徐。”

    ***

    挂完电话的陈醉,捂着心脏却是忍受不住他在里面剧烈的啪啪啪的跳动。

    上辈子他就是进了盛大娱乐,作为娱乐圈顶级的娱乐公司,盛大可以说能俯仰一切。

    因为签约的明星只要是经过盛大的手包装之后,都能红遍半边天,就比如现在最火的歌手刘梨初,一线女星中最早拿到影后奖杯的宋思语都是盛大的。

    盛大娱乐已经成为一块点金石,他很少签约新人,但只要是他签约的就没有一个新人火不起来。

    上辈子的陈醉还以为自己是哪个方面被盛大的领导看中,虽然怀疑但是却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让盛大骗的地方。

    可是签约之后,才是噩梦的开始。

    原本就被徐升经营的不好的形象,入了盛大之后一切都被放大。

    最后,在一次聚会上,陈醉却喝下了被放了毒品的酒,那个亲手端给他酒的人是他在公司最信任的好兄弟。

    之后的一切可想而知,娱乐圈中只要是碰了毒品的一律就是毁灭。

    陈醉一夜之间成为了人人喊打,人人厌恶的对象,而一切的一切,都要从进入盛大娱乐开始。

    有一只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这一点陈醉从来没有怀疑过。

    而此时,他合约才刚过期盛大娱乐就立马抛出来的橄榄枝让陈醉无比的开始确信。

    盛大娱乐,有人想要他的命!

    沙发上,陈醉手心的啤酒罐开始被捏的啪啪响,这一世总要将那人找出来。

    看看想害他的究竟是人是鬼。

    ***

    徐筝现在还姓不姓徐已经没人关心了。

    刚刚还发下毒誓的人在面对陈醉打来的电话还是没有坚持住,第二个电话刚响就被他接了。

    从语气中一听,心情好的大概是能飞到天上:“你不用哄我了,我已经好了。”

    陈醉:“……”

    “那你真是棒棒哒。”

    徐筝这个时候心情好不跟他顶嘴,陈醉能给他打电话已经让他心里乐开了花儿了。

    “刚刚你说的盛大娱乐?”

    陈醉刚开口,徐筝叽里呱啦全部爆了出来:“晚上盛大娱乐的内部有个聚会,你想不想去啊。”

    “在哪?”

    “地址在哪?”

    徐筝哈哈哈笑了几声:“我就知道,你对这个肯定有兴趣。”

    “地址在……”徐筝刚要说出口,又想起陈醉那张脸,那身段,怎么也放心不下他一个人去。

    已经到嘴边的话拐了个弯儿,徐筝试探道:“你在哪?待会我过去接你?”

    徐筝怕陈醉不乐意,开始诱惑起来:“内部的聚会没有请柬进不去,我带你进去还不好。”

    那头的徐筝觉得自己简直是天才,这样一番即提醒了陈醉是他的人,又能再见陈醉一面。

    有这个智商,总有一天会追到学神的!

    想到陈醉的学历,徐筝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说实话他早就按耐不住想给陈醉打电话了。

    但是陈醉那堪比黄金的学历成功的让他望而却步。

    作为一个从高中就没及格过的人,徐筝确实是学渣中的战斗渣。

    以前仗着有钱家里有权要什么人要不了?在人民币面前什么人都得乖乖的脱裤子。

    但是陈醉就不一样了,学渣的语言不好形容,但是陈醉对他就算是再凶徐筝都不讨厌,陈醉肯给他一个眼神他能啪啪的跟上去那种。

    但是,最重要的是人家都说了看不上他。

    想到这徐筝有些委屈伤心的抿着嘴。

    但一想到待会立马就能跟他见面他的眉毛都乐的快要飞了起来。

    ***

    徐筝几乎是横跨了小半个b市才来到陈醉的小破屋。

    破旧又小的公寓在徐筝的印象中几乎没有出现过,他生来就是那样的富贵人家,从小到大没有吃过任何的苦。

    吃喝玩乐都是顶级,眼前这黑乎乎的小公寓他只有在电视里看见过。

    他站在车子旁边,脚底下不是树叶就是垃圾。徐筝看着自己脚上的新鞋,为了见陈醉他几乎是心头到尾的收拾一番。

    可看见这场面心里却不知怎么酸酸的,有点不是知味。

    正想着呢,面前的楼道中忽然传出脚步声。徐筝紧张的用手摸了摸身上的西装,双手不安的相互搓着。

    就见那窄小又黑暗的楼道内先是跨出来一双鞋,刷的发亮的皮鞋上是一双笔直又修长的腿。

    随后那冒出一个头顶出来,原本看得见青皮的头发已经长长不少,乖巧柔顺的服帖着。

    陈醉伸出一张精致的脸,紧抿的薄唇下面是线条流畅自然的下颚。他微微眯着眼睛,眼角泛着红晕的桃花眼中带着三分醉意。

    徐筝只看一眼就呆呆的愣在了原地,看着面前的陈醉几乎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呆了?”

    面前伸出一双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徐筝回过神来就看见面前陈醉不怀好意的目光。

    他正弯着腰,头微微的低下:“徐少?”

    徐筝忽然间红了脸,不敢再正面对上陈醉的眼睛。

    “我……我……我”

    让他羞耻度爆表的是自己居然大舌头说不清楚话了!

    “上车。”

    陈醉在他身后喊了声,徐筝红着脸屁颠屁颠的跑进了副驾驶。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醉已经跑出两条街了。

    “怎么是你开啊。”

    徐筝不满的嘀咕着,他都幻想好了开车带陈醉的画面看了,耍帅的姿势已经摆好,没想到最后方向盘都没摸到。

    面对他不满的嘀咕,陈醉开车的时候顺带的撇了他一眼。

    “就你刚刚那魂不守舍的样子,我能把方向盘交到你手里?”

    徐筝:“……”

    面对他如此**裸的鄙视,徐筝,徐筝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

    盛大内部的聚会确实是徐筝说的那样,很难进。

    但徐筝靠着一张脸门口无人敢拦,笑话,又不是没有听说过徐大少爷的威名,在场的只要有眼色的都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陈醉是徐筝领进来的,在场的人虽然没有明面上说话但是或多或少都会将好奇与打量的目光落在陈醉身上。

    娱乐圈中的人哪一个心思简单?

    这样一个大的聚会,他能进来还不是靠的别的方面的功夫?

    就比如有些人身边呆着的女伴一样,陈醉跟着圈内出了名的荤素不忌的徐少,在场的人也只拿他当个女伴的身份来看待他。

    陈醉不耐烦看这些人虚伪的嘴脸,拿着酒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徐少刚来就被人巴结,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喝高了。

    可有时候你不找事,事却会来主动找你。

    陈醉坐在椅子上屁股都没挪,就见几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新人往他身边靠近。

    领头的那个满脸的不满,手中却举着杯盛满的酒杯。

    陈醉的眼睛落在那人的手上,舌头顶了顶右边脸颊,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居然还在用,害人的手段也不更新一下。

    但招数不在老,好用就行。

    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走进,然后“不小心”将杯子碰道,眼瞅着杯子中的酒就要往他身上扑,陈醉及时的伸出手将他手中的杯子往他身上推去。

    “啊——”

    那人大概是表演的太过于用心,或者是用力过猛。他往前扑的时候正好磕在了陈醉推过来的杯子上。

    杯口正对着他的嘴,狠狠的砸过去连嘴巴都被吸进杯子,拔不出来了。

    陈醉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看着面前这嘴巴上吊着杯子的人,克制不住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正拔着酒杯的男孩手一顿,顶着一张带着酒杯的嘴就要过来跟他拼命。

    “唔要杀了泥——”

    “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陈醉没听清,微眯着眼睛强调的问了一句。

    男孩气的眼睛都红了,跳着脚:“我要杀了你——”

    “别开玩笑了小兄弟。”

    陈醉赶紧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看你娇气的。”

    徐少过来的时候就见陈醉正在拍一个人的肩膀,他尖锐的眼睛扫过去,狠狠的落在那个新人的身上。

    “陈醉,你跟我来。”

    他将陈醉拉到自己身边,不着痕迹的隔开了那个陌生男孩:“盛大娱乐的老总,我带你过去看看。”

    陈醉跟着徐筝过去,就见前方被人们包围了好几圈。

    而人群的中央站了一个人,他站在最后一截台阶上,头顶的水晶灯将他照的通亮。

    那人笔直挺立的站在那,格外的耀眼。

    陈醉却对面前的人无端的生出一股熟悉感来,那感觉在那人无意间的一撇之后更加的剧烈。

    “陈醉……”

    徐筝凑上前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你有没有发现,你跟他长得很像。”

    陈醉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声音有着略微迟疑。

    “那个人是谁?”

    徐筝哼了一句:“顾家。”

    “顾家领养的养子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22章节的红包已经提前发布完毕,迟到没有领到的下可爱记得在下一章节,24章评论。

    24章节会发五十个红包,么么哒,快拿评论砸死我吧=3=

    跪地求饶的作者,我的错我的错……高估自己了……时间晚了点抱歉抱歉抱歉

    看在还算是粗长的份上,小仙女们就不要生气了吧……^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