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他靠的极近,话说出来之后喷出的气息还带着酒气。

    呼吸声,带着酒气的味道都喷在他的颈脖之间,痒痒的让人很不舒服。

    陈醉垂下眼睛,下意思的朝后缩了缩,沈时安靠的这么近让他忽然就想到重生前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样靠的极近的距离,一样带着酒气的呼吸,就连喷在他颈脖间的热气也是一样的温度。

    “喜欢徐少?”

    淡淡的四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尽是随意。

    可是只要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沈时安的眼睛,漆黑的眸子看过来,牢牢的锁定眼里都是他的倒影。

    陈醉没说话,只往后继续靠了靠,这样的距离实在是太近,让他无端的生出一股压迫感。

    “嗯?”

    带着疑惑的声音尾音上调,见他没回答眉头下意思的皱起,落在他躲避的动作上。

    眼睛暗了暗,但到底是放开了,没有再继续的逼他。

    他重新坐回去,两人之间才没有了那种紧张的压迫感。

    他看着靠在椅子上的人,闭着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番,沈时安忽然间从胸口里生出一股无力出来。

    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可闭上眼睛脑子里出现的都是这个人一身白衣,款款站在台上笑的极致温柔。

    ***

    等陈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打开手机看了看,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周围还是熟悉的摆设,这是又回到了r城。

    想起昨晚在车上的那一幕,陈醉无奈的叹了口气,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与沈时安之间总是要来个了断的。

    收拾好之后,还是要去片场拍戏。

    六月的天穿上一层又一层的戏服,实在是燥热,但演员就是这样,导演一声令下,再厚的衣服都要穿。

    尤其是陈醉,后面拍的都是战场中的的戏份。

    一身铠甲穿在身上,先别说重,一会就能闷出一头的汗。吴导知道他有两下子,对于他的武戏没有那么担心。

    陈醉擅骑射,这与剧中的萧小将军一样。吴导与武术教练一起商量了半天还是决定让他上场的时候用真箭。

    这其实是冒了巨大的危险在的,刀剑无眼谁也不知道中途会发生什么。

    但在陈醉连续三百米射靶中红心之后,吴导咬咬牙还是决定用真的,后期做出来虽然一样的漂亮,但是假的永远没有真的来的震撼。

    一部电影充其量也就一个半小时,陈醉的戏份其实不多,萧小将军这个人物生在沙场,死也是死在沙场。

    上辈子他看了这部剧无数次,手里的台词本也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这个时候的萧遥应该是潇洒得意的,是桀骜不驯的……想通这个人物的心理状态之后,陈醉很快的就入了戏。

    这场拍的是与三皇子告辞。

    把京城搅弄的满是风云的萧小将军终于要走了,萧家军手握兵权在外,就算皇上不想放虎归山可碍与萧家的兵权还是得眼真真的看着萧遥回去。

    天子的卧榻之下,岂能容他人酣睡。

    看着面前的人眉眼得意的从走出殿外,皇上的眼神已经带了杀心。

    萧遥一没有实权,二因年轻没功名在身,可城墙外面送他的百姓们却来了一个又一个。老百姓们不知道皇上姓甚名谁,但是一定知道萧家军。平定西北,战功赫赫,萧家军就是老百姓心中的守护神。可这个时候众人等候的萧将军却在翻别人的后院。借着威亚,陈醉从三尺高的围墙上跳了下来,脚才刚落地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你就这么喜欢翻本皇的院子?”刚新婚的三皇子,身上穿着喜气的红色长袍,萧小将军的眉眼之间皆是得意,在听见三皇子的声音之后双眼开始发亮。扭头看见他身上的穿着,眼中闪过一丝苦涩,却又飞快的掩饰了过去。满是嫌弃的指着他身上的衣服道:“难看死了。”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却瞟过去偷偷的看他,三皇子虽然没有实权,不得皇上的喜欢,但却是所有皇子之中相貌最俊朗,长的最好看的一位。尤其是这样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融化了往日眉眼之间的冰雪,显得眉目之间都温柔起来。 萧小将军那双眼睛,三番两次控制不住的往他身上看上几眼。

    他做的这般明显,宋玄思又哪里会看不出来。只是想到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情分,便也由他了。

    “一定要这么早回去?”宋玄思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墙外。

    说完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从西北防线到这有一个月的路程,一路上跋山涉水才走到,可他到京城却还没过上一个月,这就又要回去。

    “回去。”

    说到这的时候,萧遥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表情无比的严肃,除了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骄傲与不驯,这样的萧遥才是那个征战沙场,战功赫赫的萧遥。

    “回去,把答应你的事做好。”

    萧小将军站的笔直,一身正气,双眼之间坚定的发光发亮。

    “你……”

    你字之后,剩余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宋玄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站的笔直的青年,抬起来的手又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记得,平安回来……”

    到最后,他也只说了这样一句。完后,双后放在背后,扭头就要往前走。

    衣袖却被人抓住,背对着他的三皇子先是抬起头狠狠的闭上眼睛,再扭头满眼皆是冰冷。

    顺着那手看过去却看见一双略带着紧张的眼睛。

    随后手心就被塞进一个冰冷的东西。三皇子拿起来一看,疑惑问:“这是什么?”

    萧小将军先是低着头不说话,等了许久才开始粗声粗气的嘟嚷:“没什么,保平安的,你先替我保管就是了。”

    “等我征战回来自会找你要回。”

    平时满身傲气的萧小将军,这个时候居然扭捏起来。垂着的脸不知是晒的还是燥的,半张脸都是红色。

    随后竟不在看他一眼,扭头从他面前走去。

    “卡——”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吴导举着喇叭大喊。

    他先是看了看不知情况的陈醉,复杂的眼神往沈时安脸上看过去。

    “三皇子认真点,最后一个眼神走神了——”

    在场的人满脸的诧异,没想到这场戏出错的居然是沈影帝。

    沈时安自己也诧异了,面对这个人他的眼神就控制不住的往他身上看过去。

    ***

    “这个陈醉,也实在是太不简单了——”

    童言躺在椅子上,听着周围工作人员在一起交头接耳:“这样情绪复杂的一场戏居然愣是一点都没出错。”

    “反倒是沈影帝,居然走神了。”

    “我看啊,是这个新人太有灵气。”其中有一人摇着头一脸神秘:“你们发现没有,这个新人与沈影帝一起对戏从来没有被喊卡过。”

    “啪”

    是童言拿在手上的剧本掉下来的声音,面对周围工作人员看过来疑惑的目光,童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剧本。

    只是垂下头的脸顿时一片煞白,不说他还没发现,陈醉与沈时安拍的每一场戏从来没有被喊过卡。

    他带着恐惧的目光往陈醉身上看去,这个人——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天赋。

    ***

    这场戏还是连着拍到了晚上,他身上的铠甲特别重,穿上之后还要上串下跳的实在是累人的很。

    化妆师一边在给他卸妆的时候,陈醉无聊的刷微博,无意间却看见自己又上了热搜。

    起先是有人将他穿b大校服的照片放到了网上,引起一轮人的点赞留言。

    这张照片便在微博上火了起来,有人便艾特了周壹。

    就是跟他一个公司,最近正红火,跑去拍《余念此生》的周壹。当时两人还在微博上掐了一场。

    没想到居然是校友。

    是的,周壹之所以火的那么顺畅其中有一原因就是简历上写了他是b大的高材生。

    这个时候又跑出一个b大的,粉丝们自然会拿来一起比较了。

    网友:“艾特周壹,哈哈哈,比较这么久你们居然是同一个学校的校友。”狗头狗头。

    这条带着戏剧性的微博本来没什么,大家笑笑也就过去了。

    只是没想到三个小时之后,周壹却回复了这条微博,他评论了四个字。

    “不是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