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在开直播

    陈醉暗自淡定的将人扶回房间,用了几分蛮力将黄新全砸在了床上,刚刚还醉的睁不开眼睛的人伸出手来抓他的衣角,意味声长道:“一起睡?”

    陈醉挥手扯开他,稍稍低头从他衬衫的纽扣那摸到大腿之间,黄新全呼吸一瞬就见他的手像灵活的鱼,一下子钻到大腿两侧,光明正大的从自己裤兜里掏出手机。

    “解锁。”

    看到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机,黄新全心情颇好的伸出手指开了锁,任由陈醉低头摆弄。

    他手底下那么多公司手机里面肯定是有重要文件的,刚刚那么爽快的解锁不过是着了美色的道儿,现在看陈醉翻看手机便伸出手想拿回来:“手机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一起爽快爽快?”

    像是感受到他的意图,陈醉躲开他的手,将手机随意的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指了指门口:“别急,我去关门。”

    黄新全眼睛都亮了,单手撑头迫不及待的点着:“快点,我等你。”

    背对着他的陈醉垂下眼帘,伸手将门“啪”的一声关的死死的。

    “快来,”黄新全垂涎的目光往陈醉那细细的腰肢,挺翘的屁股上看去,只觉得胸中的一股欲.火从上到下,从下往上然后一起涌到中间。

    话音刚落背对着他的人及时的转过头,微低着下巴的人稍稍昂起,朝他那个方向看过去,嘴角轻轻往旁边一瞥,眼里似笑非笑带着三分醉意。

    黄新全只觉得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只能愣愣的看着那人从门边走到他的床边,然后低下头:“黄总?”

    黄新全不知道听人说过多少次黄总,但这两个字从来没有谁说出来这么好听过,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开始燥热起来。

    从来没有人能让他那么着迷,他忽然间就对面前的这个人带了两分认真的心思,想着待会对他温柔些。

    陈醉将人抵在床上,低头挑起黄新全的领带,一圈又一圈的绕在自己的手指上,越饶越紧。

    黄新全还以为陈醉是在与他玩情.趣,任由自己在他手中,只那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这张好看的逼人的脸。

    “黄新全,碧海房地产董事?”陈醉的声音低沉,每说一个字就像是在嘴里咀嚼过一般,垂下去的眼帘往那张油腻的脸上看。

    黄新全一脸自豪不断的点头,伸手去摸陈醉抵在他喉咙边的手:“我家大业大,跟着我今后有你的好处。”

    “黄总确实是家大业大。”陈醉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抓着领带的手却开始用力:“一年前黄总以资助为由,用钱包养了个叫李想的大学生。”

    “玩残之后,将人扔到了精神病院。”

    黄新全听到这,脸色顿时间白下来,两手开始反抗要将陈醉从身上推下去,但还没抬起来就见陈醉随手捞起床边的酒瓶,啪的一声砸在他脑门上。

    他被砸的满头是血,由着陈醉掐住他的双手将他抵在床沿上。

    “你……你是谁?”黄新全的脸色已经白的不成样子,随着不时往下.流的血,半边脸都是红色。

    他看陈醉的眼睛已经带着恐惧:“你是谁,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醉将黄新全的领带束紧,再用力控住他的手,将他两只手腕绑的紧紧的。

    “放开我,混蛋快放开我。”

    床上,黄新全肥胖的身子缩在一起一边扭动一边喊,陈醉抬脚将他踹下床,他圆滚的身躯趴在地上楞了许久。

    “你到底要怎么样?”

    再说话,黄新全的声音已经到带了颤抖:“你想要什么?钱?还是资源?只要你说我统统都给你。”

    这件事是黄新全心底的噩梦,就怕有一天会东窗事发。

    资助穷学生上大学,这件事黄新全以前老做,不过是当好鱼好肉吃多了换换口味罢了,但前几次都是你情我愿。

    却没想到碰到李想,那是黄新全第一次玩男人,只觉得比玩女人带劲儿,在加上那个叫李想的居然反抗,他一时蒙了心将人艹的下ti 流血。

    送到医院已经半身不遂了,李想醒来后也开始疯了,黄新全害怕事发将人送到精神病院,这件事就这么假装淡了下去。

    却从来没想到,一年后居然还有人提起来,黄新全此时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开始发抖。这件事他做的十分隐蔽,从来没想到会被人发现。

    “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新全蜷缩在地上抬头看着坐在床沿翘着退的陈醉:“只要你不把这件事说出去,我给你五百万。”

    “黄总还真是家大业大。”陈醉冷笑一声,一脚踩在他那张脸上:“有什么事,还是与警察说吧。”

    “你,你觉得,我会承……承认。”黄新全被陈醉踩在脚底,说话都不利索,但是眼里都是狠毒。

    那样子似乎就想立刻将陈醉千刀万剐。

    “哦,我忘了。”床沿边的人站起来,只是那脚还踩在他的脸上,陈醉伸手将从一开始就放在一边的手机拿了过来。

    陈醉一只手遮住摄像头,蹲下身将手机伸到黄新全脸边:“黄总,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开直播。”

    黄新全挣扎的抬头,就看见手机屏幕上自己被踩的变形的脸,还有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弹幕。

    陈醉跟着瞟了两眼,清爽的声音读了起来:“网友可爱敲可爱:公道在心,这样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网友陈情酌酒:我去过那个地方,**会所。”

    “网友鹿先森:小哥哥6666,我已经报警,十分钟后警察就会赶到。”

    “不好意思了黄总,看样子警察局你不进都要进了。”陈醉伸出手轻拍了两下黄新全的脸,从手边随意的找了卷纸巾塞进黄新全的嘴巴里。

    “乖乖在这等着,警察叔叔马上就要到了。”

    他布置完这一切,确定黄新全不会逃走后才拉开门走出去,“框”的一声关上门,将手里的房卡对半折断扔进前面的垃圾桶里。

    出了会所之后,陈醉在对面等了十几分钟,直到看见警车才戴起帽子往回走去。

    ****

    《惊天大瓜,某房地产商人居然借资助为名行这样的龌龊事》

    《穷苦名牌大学生无端失踪,最后居然被人关押在精神病院》

    这两天,黄新全毒害李想的事情占据了所有的头条,起因是因为微博上的一个视频,短短十几分钟开始只听见两人的声音,但敏锐的网友一听开头就知道不对劲,开始疯狂的转发起来。

    视频到了中间,就可以看见被捆在一起,砸破头的黄新全,除此之外便是一双穿着牛仔裤却格外修长的腿。

    网友在谴责黄新全的同时,也有人开始注意到那个镜头里面腿的主人。

    网友a:“只有我发现,那双腿是真的又细又长吗?”

    网友b:“还有那声乖乖等着警察叔叔,真的好苏好好听。”

    网友c:“加一。”

    网友:“加10086……”

    “辛好你当时没去。”徐升拍着胸口,看着坐在沙发上刷评论的人,“这黄总已经完了,听说在警察局里还不安分。”

    “网友们已经将他扒了出来,发现他做过的孽还不止李想这一件。”徐升说到这的时候还有些心有余悸:“以前被他害的人已经扬言要告他了,估计不关个几年出不来了。”

    他是打着陈醉为他赚钱的心思的,也幸好陈醉没有去沾染上黄新全这坨名声已经臭了的人,没看现在与黄总有交情的,微博已经纷纷取关了,再家大业大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你说,干这件事的到底是谁啊。”徐升有些纳闷:“都找了几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说着用眼睛瞟沙发上的陈醉:“我看那双腿……”

    还没说完呢,就见陈醉啪的一声关了电脑:“时间到了,该去试镜了。”

    这几天陈醉都在看《余念此生》的剧本,黄新全已经被关了进去手暂时伸不出来,上辈子这部剧大火,这个机会对于还没出道的沉醉来说实在是一个好的起点。

    上辈子的教训告诉他,在敌人没来之前一定要让自己强大。

    “对对对……”徐升猛的一拍头,“黄总进去了,可是试镜机会还是给你了啊。”他眼里带着喜色:“等会,我给你找找服装,不能这个样子过去。”

    陈醉身上穿的是最近最时兴的休闲外套配毛衣,再加上他长的好,身形又修长,穿上去比广告上那些模特还好看。

    只是这一身却不符合《余年此生》中男主角的造型,徐升从换衣间找来一件白色衬衫:“穿这个,穿这个准没错。”

    陈醉却接过衣服放在一边,摇头道:“我自己准备衣服了。”

    ***

    到了试镜的地方才发现人不是一般的多,稍稍的一眼望过去就看见不少正火红的小鲜肉。

    “这场试镜,玄啊。”徐升深深的叹了口气,一眼从头看到尾,最后落在身边一点知名度都没有的陈醉身上:“不要紧张,你就当走个过场。”

    这么多正红的小鲜肉来试镜,用脚底头想都知道这块肉到底有多肥,这些人要么是有后台有公司在捧着,要么就是演技特别好。

    而陈醉呢,他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看剧本的人,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

    跟着这样一个人,徐升深深的为自己的未来感到绝望。

    “29号就是你了,仔细看着点,我去抽根烟。”徐升叮嘱了一句,扭头就往外面走去,拐弯儿的时候却碰到一群人。

    四五个人浩浩荡荡的走进来,中间围着正值当红的小鲜肉周壹,徐升看到这个白眼狼心里气的不行:“当是谁这么大的派头呢,只不过是刚火而已就开始n瑟了。”

    他恶狠狠却小声的吐槽着,却在人群渐进的时候闪身躲进身边的柱子后面。

    见人走后,徐升才从柱子后面走出来:“陈醉在里面,应该没事吧?”

    徐升的神情有些犹豫,但转身的念头一想便立刻掐灭了,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经纪人,何况现在的周壹已经不是他能惹的了。

    陈醉从化妆间的门帘后面换好衣服刚出来,推门却碰见正躺在椅子上休息的周壹。

    对方看见他,眉毛一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阿猫阿狗都过来了。”

    “阿伦,将人轰走,我的休息室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他身边站着的女助理一听就知道这位少爷又开始耍脾气了,不好意思的抬头想劝陈醉离开,却看见他低垂下来的双眼。

    漂亮狭长的桃花眼两边微微带着红晕,一眼看过去好像是受尽了委屈,母爱泛滥的阿伦红着脸娇羞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周壹扭头看着两人,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往陈醉的方向看去:“你给我出去。”

    他嫉妒的看着陈醉那张脸,再想到那晚在酒吧他一拳头挥在他身上到现在还在疼呢,竟不管现在处的地方伸手就将人往外推。

    “你给我滚——”

    他的手还没碰到陈醉的身上就被他抓住手腕,陈醉笑了一声大掌稍稍的用力,周壹便疼的额头冒汗整个人往下蹲止不住地叫唤。

    “疼疼疼,放开我。”

    他力气没有陈醉大,又觉得那双手掐的他怎么也动不了,陈醉还不肯放过他,力气越用越大,疼的发晕的时候就听见陈醉俯身凑到他耳边。

    “下次看见我,记得嘴巴放干净点。”

    陈醉看着疼的快冒眼泪的人,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然后用力松开了手。

    俯在地上的周壹就看见陈醉对着镜子,理了理衣服上的领子才抬脚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