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余念此生

    这是沈时安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拍的广告,他要是记的不错的话,这个广告因为年岁长远没多久就快要下架了。

    充满年岁感的广告可没日后那番出彩有新意,只不过是男女主在一起举着商品念台词,但沈时安眼中看着女主角的眼神可是宠溺加温柔。

    所以当沈时安将他抱在怀里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才会这么震惊,明明对着女人一脸爱意,明明这么多年来只说将自己当成兄弟。

    “艹。”想到重生前他们还抱在一起,他的唇还贴在他的脖子上,他又开始烦躁开始爆粗口起来。

    “真是烦透了。”

    他摸着自己开始发烫的脸,这辈子回来一定要将沈时安给扳直了才行。

    正说着呢,对面的缘来是你开始传来声响,陈醉随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穿着皮衣皮裤的男子边打哈欠边挠头将大门推开。

    看见陈醉的时候他打哈欠的手停住了,半眯着的眼睛看过去:“兄弟,理发啊。”

    陈醉看见那四个大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点着头走了进去。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面色有些憔悴可眉目却都是张扬的,眼神清明没有日后那番混混沌沌的样子。

    “兄弟,想剪成什么样的?”

    一双大手板正他的身子,刚刚还满脸困意的人已经清醒了,看着镜子里的陈醉他连声啧啧:“兄弟,你这张脸长的真好啊,祸害了不少小姑娘吧。”

    陈醉的脸确实长的好,不说那张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单单就凭他那双桃花眼就能迷死一群人,况且陈醉的五官还这番的出众,眼角眉梢都是年轻自信的张扬。

    放在娱乐圈,也难以找到对手。

    陈醉扭身躲开身后那双陌生的手,对着镜子里的人来了句:“剃了”

    “剃了?”

    理发师的夸张的大叫,见那样子像是立刻就要手舞足蹈了,陈醉往身后一瞥,这个人实在是隆

    顾客是上帝,理发师再心疼也只能拿着剪刀推子将他的头发给推了。

    徐升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陈醉顶着一头剃了的头发一边听见他在那边大骂:“混蛋,你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居然将周壹他们给打了。”

    “现在立刻马上滚到公司来,再不来以后你就别想出道了。”

    “出道?”陈醉看着黑下来的屏幕心里呵呵了两声。

    ***

    签他的公司放在娱乐圈也算是中等偏上的大公司,只不过公司阴盛阳衰,又喜欢签同一种类型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也只捧红了一个二线的女星谭真真。

    再加上几个三四线的,剩下的的都是些十八线的新人,一场电视剧拍下来最多当个记不住脸的配角。

    出色的男星更是没有,好的资源公司也抢不到,公司的前途这才一日不比一日。

    阴差阳错中陈醉待的组合倒是大火了,一来这个组合中的几人相貌可是精挑细选的,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便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二来就是那个代替陈醉位置的大少爷了,不要钱的投资砸下来,炒富二代的人设最近可是吸引了不少的粉。

    “打人进警察局不说,你头发呢。”徐升从推门进来看见靠在沙发上的陈醉立马就开始跳起来。

    他抖手指着陈醉快要看见青皮的脑袋:“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形象,就是因为公司把你的名额夺去了你就开始自生自灭了?”

    徐升感觉自己简直是要疯,作为经纪人他手上自然不会只带陈醉一个人,现在正火的这个组合也是他带出来的,可大火之后人家就换了经纪人。

    只将陈醉这个从组合里踢出来的留给了他。

    “过去的事你就不要再想了,”徐升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陈醉的头发,挪开眼去:“公司觉得对不住你,给你找了个新资源。”

    白色的文件伸到他面前:“好好看看,这可是大制作。”

    陈醉接过来,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楞住了,原因无他这确实是个大制作。

    “《余念此生》可是一本大火小说,导演余华再加上新晋小花林菲儿,可以说是未拍先火。”徐升看见陈醉愣神,样子有些洋洋得意。

    “这可是公司最好的资源了,你可要好好把握。”徐升说到这的时候表情有些异样,双手不自然的搓了搓。

    陈醉颠了颠手中的剧本,挑眉看了他一眼:“确实是好东西。”

    徐升“呵呵”两声,就听见他问:“不过——怎么给我了?”

    这么好的剧本给他这样一个新人,就算是没有上辈子的事陈醉都知道有诈,娱乐圈里多的是没有资源的人,公司怎么会舍得把这么好的一块好肉给他这个还没出道的人手里。

    徐升脸色一僵,干笑的挠着头:“那个,确实是有一件事。”

    陈醉躺在沙发上,随意的翻着手中的剧本:“哦?”

    “上次聚会,有个黄老板你还记得吗?”徐升说到这坐到陈醉的身边,近看陈醉的这张脸更好看了,皮肤细腻五官精致,简直比那些女星的脸还要漂亮几分。

    更难得的是漂亮却不娘气,在配上他刚剪的这个寸头,显得更清爽俊俏了些。

    他不自然的将眼神往旁边扫去:“黄老板很赏识你,这个剧就是他花钱投资的,”

    徐升的手往陈醉手中的剧本上拍了拍:“你只要跟着他,男主角就是你的。”

    这个跟,意思当然不言而喻,上辈子陈醉就听说过,娱乐圈中有人就好这一口,当时自己还道:“好好的美女不要,却偏偏惦记上那些糙汉子。”

    却没想到自己也是被人惦记的那一个。

    “陈醉啊,你可要想好了,我是你的经纪人肯定是不会害你的,”徐升见他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急了。

    “组合都已经出道了,他们几个现在这么火,唱歌跳舞现在也难出头。”他苦口婆心的劝说,吃相实在是有些难看:“还不如跟了黄总,日后好在演戏方面好好的发展。”

    “你说的黄总。”陈醉抬起头:“是黄新全?”

    “是是是,”徐升眼睛一亮,“你还有印象是吧?”

    “当然。”陈醉低着头,舌头顶了顶脸颊,随后斩钉截铁的说了句:“我去。”

    ***

    徐升下了血本,直说陈醉这身不好看,带他去商场换了一身新的。

    陈醉照单全收,知道要想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最重要的就是形象。

    到了与黄总约好的会所,陈醉已经焕然一新了,他年纪轻穿什么都朝气,里面一件白色t恤外面套一件宝蓝色薄款毛衣,一件破洞牛仔裤,整个人都青春洋溢起来了。

    这个会所玩什么的都有,黄总早年暴发户发家,圈内人都笑他什么都不会,现在居然约陈醉来这打网球,陈醉都要怀疑他那吃的胖的格外匀称的身体是不是挥的动球拍。

    领班的带他过去,却没看见黄总他人,陈醉靠在一边的墙壁上,要了杯酒慢慢的喝着。

    黄新全换好衣服走过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年轻好看的男子一身简单的休闲装,背靠着墙浑身都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看不清脸,他垂涎的目光就往那又长又细的大长腿那看,然后慢慢的移到那一把就能掐的住的腰肢上,还有露在外面的皮肤上。

    这小子实在是长的和他的口味,他玩过的男人这么多,还没一个像他这样的,只一眼就让他念念不忘。

    情.色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大价钱,今晚务必要好好尝尝味儿。

    “来了?”黄新全走近,好好的在陈醉的脸上看了几眼,这才笑呵呵的道:“来了就陪我好好玩玩。”

    他凑上前,肥腻的大手将陈醉与他手中的杯子一同握在了手里:“随便玩,随便看。”

    “一切我买单。”他越说越近,眼看着那张嘴就要凑到陈醉脸上。

    美人就在眼前,他当然恨不得立马就脱了衣服好好玩玩,但色.欲.心再重也知道起码表面上要装装样子。

    手掌被人挣脱出来,他眉毛一皱就要生气。却感觉手中被人塞了一个东西。

    陈醉轻笑了一声,一双桃花眼往黄新全的脸上身上一一看过去,靠在墙上随意的身子已经站直,他垂下头声音带着诱惑:“黄总,打球有什么意思?”

    “不如,我们来喝几杯?”

    黄新全暗自镇定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前面笑的张扬恣意的人,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下面冲,真想什么都不顾找个没人的地方将这个人扒了。

    “原来你也是个会玩的?”

    “行。”他满意的点着头,会玩就更好了,省得到时候他还要调教。

    黄新全自发家以后就开始挥霍,这么多年来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陈醉才灌了他几杯他便开始醉醺醺的说起胡话起来。

    “再喝,再喝。”

    他大着舌头肥胖的身体往陈醉身上钻,想乘机揩油。

    “黄总,你醉了。”陈醉低下的头满是厌恶,一边躲开他伸过来的咸猪手,一边道:“我送你回房间。”

    “回房间?”黄新全刚刚还迷茫的眼珠子明显的亮了亮,将手搭在陈醉背上:“好,我们一起去房间。”

    醉醺醺的,就扶着陈醉往前走去。

    沈时安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差点撞到这两人,挽着袖口的手也明显的迟疑了两下。

    他目光先是放在陈醉身上,在那张脸上停顿良久才看向搭在陈醉肩膀上的黄新全,这人在圈内出了名的会玩,也出了名的淫.乱,风行不好。

    面前的这两个人一副喝大了的样子往前面的房间走,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陈醉的脸上。

    陈醉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碰到沈时安,狭长好看的眼睛一眯,满是欣喜。

    他的眼睛紧紧的黏在沈时安的脸上,这个时候的沈时安比以前瘦点,也比以前年轻了些,但还是那副熟悉的温文尔雅的样子。

    刚想开口,伸出的手却僵硬在了原地,反倒是在他肩膀上装醉的黄新全急了,乘陈醉不注意伸手往后一模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你不说要去房间?”

    黄新全将脸往陈醉脖子便凑:“那还不快点。”

    听到这,沈时安移开目光,往后退了两步。

    陈醉定了定心神,面色复杂的看了沈时安一眼,随后低头冷静的带着黄新全往前走去。

    “时安,在看什么?”

    这时,从他后面的洗手间内又走出来一个人,他寻着沈时安的目光往前看去,却是什么都没看见:“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面对好友的疑惑,沈时安摇了摇头,重新整理着袖口往前走去。

    “没什么。”只是素来清冷的表情带着几分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