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六百六十章 铸错

    与这等人合作,主导的青年脸上也露出一丝悲凉困苦之sè。

    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牛公,我想我们需约个时间,到了时间,不管事情如何,都需发动。”

    “看他。”牛yù指一指一直在一边旁听的万通,轻笑道:“此事的关键,便在此人了。居中联络,呼应,发动,皆是靠着他。”

    青年一时默然。

    万通也是早就相认,且不提人品如何,那些斑斑劣迹,自己手中就曾处置过,不是看太子的面,当初在自己手中,就需得狠狠办他才是。

    人品不说,能力也是不值一提,但此人居然是棋盘上最重要的那颗棋子,饶是青年已经自觉参悟生死,此时此刻,仍然有一种难以压抑的荒唐之感。

    还好,万通此时很沉稳,看向青年,只是微微点头,聊做致意。

    无论如保,甘州的风沙已经把他洗礼了一回,就算洗不掉根骨里的那些愚顽贪吝,但好歹也把那些浮燥下作给洗去了不少。

    他也是知道此事极为要紧,关系到身家xìng命,项上人头,所以不能不沉稳,必须要沉稳,机灵要有,但沉稳更重要,沉稳要有余。

    “好,好。”

    时至如今,多说无益,青年居然也向着万通深深一揖,在对方跳起回礼之时,自己才昂然而出。

    ……

    待他出mén后良久,万通却向着沉思中的牛yù道:“牛大哥,此人的气质颇象一个人,你说是不是?”

    “象‘他’吧?”

    “嗯,是很象。”万通沉yín着道:“以往失之以柔,现在看来,气质模样,手腕心机,还有一股狠辣的味道,都象极了。如果说聪明,我看也未必差了。论起根基背景,还强于‘他’当年。”

    “是的,所言甚是。”牛yù大表赞同。

    他的态度也鼓励了万通,万通紧接着又道:“我的意思,切莫前mén拒虎,后mén再进来一头饿狼。”

    “所论的是……”

    两人眼中都是绿幽幽的光,象极了万通自己所说的生物,但当事双方并没有丝毫的自觉,相反,对视片刻之后,却是会心一笑。

    “公公,富贵与共”

    万通自觉有资格说这个话,太子将来要继承大位,他的亲姐姐将来必定是嫔妃,皇后无份,但实权与皇后无异。

    而且,是一位大权在拉,飞扬跋扈的准皇后。

    后宫中的道理就是没道理,皇帝喜欢才是真道理。万通将来任职指挥,都指挥、都督、伯爵、侯爵,都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问题是xiǎo问题,万通年二十余,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等。

    对牛yù这种内侍太监来说,上位妃嫔的喜好才是真问题。

    “富贵与共。”

    此时此刻,两双手悄然一握……这才是联盟中的联盟,仅此一握,一切都是尽在不言中了。

    “那位,怎么样?”

    握手之后,万通斜嘴向还坐在迎mén柜前饮酒的豪迈汉子,轻声道:“他就管引路么?”

    “你蠢。”

    真正结盟之后,牛yù说话反而不客气了。如他这种在帝王身前伺候到如此高位的人,拿捏人心,探究人xìng的本事已经到了无可复加的巅峰。

    再聪明的人,也不能和太监在这种事上比高下,因为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只是一场好玩的游戏,对他们来说,却关系到生,或是死。

    看着mén前的汉子,牛yù低声道:“他不乐意。”

    “怎么?”万通身形一震,惊道:“他可是刘……刘老官儿的心腹,怎么就不愿意了?这件事,不是大家都事先说好了么?”

    “刘老官儿当然乐意,不过,也是和xiǎo爷一样。”牛yù的眼中满是嘲讽之意,笑说着道:“这老狐狸,明哲保身惯了,叫他公然出手,绝无可能。不仅他自己会置身事外,就连自己真心的亲信心腹,也不会推出来。”

    “这,就怪不得了。”

    万通已经懂了,彼此的合作,非得有人出头不可。刘老狐狸真的jiān似鬼,推出一个不是心腹的心腹来接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络。

    事成,则是他也参与其中,纵然官不大,仍然能长保现在的权势禄位。

    以这个老狐狸现在的地位,也不想再立什么大功,再继续向上了。

    高处不胜寒……

    如果事败,因为他跟的不紧,又有自保的实力,获胜者也不会真的穷治于他,惹的老狐狸拼个鱼死网破。

    至于抛出来的站在mén前落寞饮酒的汉子,自然是弃子一枚,会被毫不犹豫的抛弃。

    也怪不得,他一副郁郁不欢的样子了。

    任是谁知道自己会是弃子,恐怕都不会身心愉悦。

    “那他反水怎么办?”

    明白这一点,万通却是有另外的担忧。

    “不会。”

    牛yù很笃定的道:“刘老官必有制他之法,或是许诺,或是要挟,他用人,我们替他cào这个心做什么?”

    说到这里,一切都没有问题,这一场聚会便是真的结束了。

    很快,最后的两人也掀帘而出,奔向黑漆漆的夜空,然后迅速分道别途,彼此散开,就如同两条从未jiāo汇过的逆旅轨道。

    外头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原本熙熙攘攘的店内人屈指可数,到这个时辰不出城的,要么是在城中有居所,要么就是到那种五文十文一晚的大通铺睡一晚上,第二天的清早可以比外城进来的更早揽到活计。

    当然,也是吃更多的苦,但人生于世间,能在家中吃碗安乐茶饭的又能有几人,同样是圆颅方趾的人,命运就是这样的不同,谁也没有什么办法。

    众人全部离开后,一直在迎mén柜台喝酒的汉子才结账离开。自始自终,他并没有参与一语,但事情发展到如何的地步,却是尽落于他眼中。

    此时事毕,但他还不能回去,那位jiān狡如狐的没卵子却丝毫不废的权阉正在温酒啜饮,等着他的详细回报。

    在这种夜风如刀的天气里,他只能破帽遮颜,来回奔波,而与他相同的那些汉子,明明做的是苦役的活,饮足了劣酒之后,却是放喉高歌。

    幸与不幸?大汉嘴角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微笑……

    无论如何,已经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道路,也就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只是在出mén之后,他向着东华mén某处地方远远一瞥,故人之情,恐怕在此事之后,就全落个风吹雨打去了。

    大汉不是一个有脉脉温情的人,但此时此刻,似乎是酒意上涌,不由得多想了一些。但很快,他就抛掉自己这些无谓的想法,杀了杀脖间的束带,戴紧了毡帽,然后顶着寒风,大踏步的离开。

    ……

    他倒是没有注意,在他身后,有几个灰衣劲装的汉子,尽管是天气寒冷,几yù滴水成冰,但这是锦衣卫的内卫在四处巡查,内卫的锦衣卫保安司不同于保密局的特科,也不同于监察部mén,也不同于巡防衙mén,或是军法监,缇骑,它的首要任务便是保障安全。

    谁的安全?

    当然是张佳木的安全。

    然后是锦衣卫的安全,内部安全,外部安全。总之,要的便是“安全。”

    内卫的职掌就是如此,所以它在京师四处巡逻,观察的不是危害大明的蛛丝马迹,而是针对锦衣卫当权者或是锦衣卫的yīn谋诡计。

    这处xiǎo酒馆没有什么可稽查的,这些内卫也只是路过。

    但其中有一个眼尖的总旗,正好在这个时候看到了披衣戴帽而去的某人。

    “咦”

    他惊呼一声。

    “怎么啦?”四周几个同伴一起发问。

    保安司的人是jīng中选jīng,因为关系到的是都堂官和整个卫的安全,不仅是在京中,在全国各地,保安司都有它的触角。

    一个保安司的总旗放出去,最少也能升任百户官。

    这位总旗,沉稳有余,而进取不足,所以,以当初集训坊丁的身份仍居总旗的低位,在现在锦衣卫急速扩张之时,就显的能力不足了。

    但就算如此,也不是他能惊呼出声的理由。

    以他们受到的训练而言,哪怕就是利斧相加,白刃入身的那一刻,该忍也得忍,不能出声的时候,就绝不能出身。

    “但果然是我看花了眼么?”

    前行之际,尽管众人相询,但总旗官默不出声,思忖着此事的奇异之处。以他冠带总旗的身份,凭腰间的那一块铜牌可以直入都堂,上禀保安司的上官,或是直接找到都督薛祥禀报。

    “应该还是我看花了眼。”

    “没什么。”总旗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那人怎么会如此打扮,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如此下九流的地方喝酒?

    天xìng里的谨慎xiǎo心和沉稳有余的xìng子占了上风,他向着众人笑道:“踩着了一块石头,倒霉的很,差点儿崴了脚。”

    原来如此,众人放下心来,随意说了几句,便又继续前行。

    有的时候,一件大事,可能败坏在不起眼的细节上。这位总旗官原本可以做一个改写历史,扭转乾坤的人,但可惜,xìng格决定命运,在他选择顶着寒风走上另外一条道路的时候,尽管他是按章办事,没有错误,但,天大的错误就在他的手中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