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七十九章 仁德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七十九章仁德

    重庆公主在少时,曾经多次出行,也跟着几个姑姑到城外来过。当时的农民,脚踩热土,烫的脚心滚热,而背朝苍天,晒的全身通红,手持镰刀,躬身收割时,那种苦楚艰辛,实在是叫人看了触目惊心。

    况且,收上来的,寥寥无已的收入,还要上缴给国家和层层盘削,若是为人佃农,命运就看主家的恩泽和心性了,象张佳木这样的贵人,又有几人?多半的佃农,是在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一年之后,也只是勉强能生存罢了。

    至于荒年,贵人才不管你的死活,该缴的,一点儿也不能少。一旦不能完粮,夺佃势不可免。无有土地,也就会成为流民,一家一户的前途就彻底完了。

    所以,以妻子贿赂,卖儿卖女,都是常有的事。

    便是公主本人,微行时,常看到束发草标的人间惨事,能帮则帮,但是她一个没有权力只是受到皇室爱宠的小姑娘,又能帮助几人?

    在当时,常因见到如此的情形而数日不乐。此时就算是嫁给张佳木,在富贵享乐上,公主倒是很平常的。

    要说是仁德爱人之心,这个天真质朴的小姑娘,倒是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大儒们要强过百倍,千倍了。

    此时也是头一回跟着夫君深入庄园,倒是见到如斯情形,小小女孩儿的心中,自然是对自己的夫君敬服万分,也是热爱到了极点了。

    眼前的庄园如果是贵族的别墅,公主倒不稀奇了,但就是这般的农家风貌,令得公主欣喜不已。而观眼前的佃户农人,虽然跪拜于地,但脸无菜色,身上短褐或是长衣,都是洗的干净,就算打上补丁,也并不破烂,放眼看去,道路笔直平整,又有不少大牧畜在,更是叫人觉得生机勃勃。

    至于满地跑的小娃儿,更是面色红润,难得的有健康活力。要知道,当时大人普通不过温饱,又因为生的多,哪里似后人把小娃儿当宝一般来看?除了那些家中男丁稀少的,把单传的儿子看的重一些,一般人家,生个小娃,也就是稀汤里多加一点杂粮面罢了

    营养不良,头发枯黄,甚至几岁大了牙齿也生不出来,都是常有的事。而面带菜色,佝偻腰身,更是七八岁小儿常态。因为他们要采猪菜,做农活,帮着带弟妹,还要养猪放牛,杂事多的做不完。

    半桩大的孩子,在当时,也是已经当成一个小小的劳力来用了。

    至于给孩子补充营养,保障吃食,更是没有的事。当然,也是提不上虐待,各家各户都是如此,倒也是见怪不怪了。

    小康殷实人家,也会给孩子读书识字,或是送到城中当学徒,以求改变土里刨食的命运,但成或不成,会不会浪掷家财,也就是难说的很了。

    而眼下的庄子,因为佃农收成高,张府也没有什么杂费,更不会把佃户当牛马使。成*人从繁琐冗杂的劳作中解放出来,当然也不会叫自己家的孩子做太多的活计。毕竟父母怜子之心,古今都是一样的。

    所以公主眼前,都是些面色红润,身体健壮的小童,可见,这个庄子富裕繁荣也是由来已经很久,最少在半年以上了。

    激动之下,公主不免夸赞:“驸马,今日到此,我可真是佩服你了。”

    从出城开始,她就象个小女孩儿一般,此时此刻,却是正儿八经的神色,俏脸上满是郑重之色,夸赞张佳木时,也是显得格外的认真。

    “好,我知道了”

    张佳木心中也极是感动,他自己就是以爱民济世之心来做这些事,不然的话,何必这么辛苦?说来也怪了,前世后世,他并不是什么有特别伟大情操的人物,但今生今世,却也是觉得重回一回不易,掌握了这般的资源,就恨不得每天多做一些才甘心。

    这种心思,自己有时候想想也是好笑,但难得身边的人也是赞同自己,这种默契于心的感觉,也是真好。

    他握住公主的小手,双目中也是情意无限,不过,公主很快就把手抽离了,白他一眼,轻声道:“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张佳木省悟,立时也是讪然丢开手,不过,眼看着公主又是向自己一笑,不觉又回以笑容。

    他们小夫妻这般,别人也只能当没瞧着,好在,年锡之很快就又有新的疑问,算是把眼前的尴尬给遮掩过去。

    村子的正中,按当时村庄的惯例,定是祠堂。

    一般的村子,很少有青砖碧瓦的建筑,一般都是夯土为墙,茅草为顶,院中也是实土,所以低矮肮脏,人畜杂处,疫病流行。

    眼前的庄子,自是张佳木用来试验的,所以一切也是为先。窑厂出来的砖,十之**都用在这里,青砖为墙,碧瓦为顶,一幢幢房舍都修的很漂亮,村子里也不象别的地方那样,鸡鸭狗猪乱跑,相反,却是干干净净,一点儿也不脏。

    至于家禽什么的,却是一只也没有瞧着。

    各家的院子,也是有青砖漫地,有排水的沟渠和水井,所以看起来干净漂亮。房舍中,也是全被铺上了干净的木板,人进屋前,就先脱掉鞋子就可。

    屋里的地板虽是杂木,但比原本的泥地当然要干净卫生百倍了。

    其实,汉人先民就是这般住法,张佳木这般的铺排,倒是颇具古风了。一路上大家看的啧叹不已,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张佳木居然有这般的雄心壮志。

    一般的贵戚,哪怕就是皇帝,对佃农也是看成能生产的贱奴,除了叫他们缴上赋税田租,谁还管他们吃的好不好,或是睡觉的地方干不干净,是否卫生,有没有干净的水源和医生给他们看病?

    就算是皇帝,也只是为了天下安危,叫这些人有饭吃,不要造反就可以了。

    至于华服美衣,干净的水和食物,那是给士大夫和勋戚亲臣贵族们享用的,当然,有钱的商人也是可以享受,至于普通的农民和工匠,则是饥饱不一,能够免于冻饿,就是幸事,又哪里有功夫来追求这些肚皮和衣服之外的享受呢?

    现在张佳木所做的,一路行来时也是言明,将来自己所有的庄园,全部都会如此行事。

    现在他兼并了曹吉祥等曹府中人的土地,还有石亨的部份土地,总计要超过十万亩,会有大大小小过百个村庄在他的管理之下。

    就是说,最少有数万百姓,会因为他的德政仁厚而享受到眼前的待遇。而相信也会有相当的贵戚人家,会被张佳木所做的影响,也会有样学样。

    年锡之家族虽是贫寒,但父为一品文臣,他自己亦官居一品,父子两人的赐田也有数千亩了,佃户也有数百人,众人在村中漫步而行,观看着村庄情形时,他发自肺腑由衷的道:“太保如此仁德仁心,又有这么多办法,学生回去后,上禀家父,也会如此行事的。”

    陈怀忠也是敬服万分,拱手拜道:“太保,昔年孟子游说梁王时,所说的一切,怕是还不如太保今日所行,学生,真的拜服万分。”

    正在此时,年锡之又奇道:“大人,怎么村中正方不是祠堂,似乎,咦,似乎是学校?”

    “是的,是学校”

    张佳木慨然道:“敬事祖宗当然是应该的,但祖宗再重要,又岂有读书明礼重要呢?要是不读书不明世事,就算是天天在祖先面前上香,又岂能得到庇护?所以,祠堂挪到庄子东头去了,也减免规格,不要建的太大,原本的祠堂很大,我又拨款增建,这个庄子有一百多个少年和幼童,全成幼、中、上三等,请教师来教学生读书,认字,明经。”

    说话之时,各人也是听到了朗朗的读书声,适才围绕在各人身边的都是数岁小儿,这个学校却是六岁以上的小童能够进入,上至十五,下至五六岁,皆是免费入学。

    此时分班而授,最小的只是在识字,教材当然也就是弟子规和三字经之类,最长的班级,却也深奥不到哪儿去,大约只是有一些底子,所以只是在教授论语大学之类的经书。

    “太保,学生真真是敬服了。”

    到得此时,各人都是敬服不已。怪不得,眼前这个庄子能获一等第一,张佳木的想法和做法当然好,不过看着村中情形,管庄的范志海显然也是下了不小的功夫。看着此人瘦弱矮小,但眼神敏锐精干,看来,确实是一个第一等的能干的实务型人才。

    “在这里读书的,不仅是读书经,等底子打一些,还会教算学,学学苏州码子。”张佳木一边走,一边叫各人起身,笑着道:“有兴趣的,能学一些律令刑例,打打底子,也能习武健身,也可以一路攻读经书,反正,我是乐见其成。”

    年锡之与陈怀忠对视一眼,彼此都是会意。这样的教学法,也是和锦衣卫的学校相对应,怕是几年之后,就有大量的人才储备了。

    范志海适时上前,道:“大爷的仁德,真是叫庄上人没话可说了,在学校读书的娃子,供一餐早饭和一餐午饭,家里省了多少嚼谷。读书不要钱也罢了,还由大爷供饭,庄上人,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这才几个钱?”张佳木无所谓的一笑,看着四周面露感激之色的村民,笑道:“真真是有限的,我又不好声色犬马,钱不往这儿用,可往哪儿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