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七十八章 风车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七十八章风车

    “请大人详解吧。”

    年锡之也是第一次来到此地,当初徐穆尘在时,也是经常伴随张佳木到庄上来,他因为忙着建校的事,而且对稼穑之事不感兴趣,对大棚和高炉什么的也是敬谢不敏,所以,来的次数就少了。

    但眼前这一切,却是叫这两个读书人先开了眼界。

    庄中临水,到处都是翻车和水井,沟渠纵横,不少农人在引水浇地,可能是地里已经种上了作物,所以在大量的用水吧。

    看到张佳木在管庄的引导下进来,还有过百华服锦衣的侍从,光是车就有几十辆,青盖翠幄,华美非常。

    一见这样的动静,在路边和沟渠边劳作的人们,自然都是跪下了。

    张家没有什么严重的规矩,而且也约束着这些管事不能盛气凌人,不象别的庄子,管庄身边的人下来,佃户都要跪下迎接,交不上租就要打板子。

    不过,该讲的礼仪也是要讲吧。

    “太保,这,这座高耸入云的建筑是什么?”年锡之向来镇静,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不过,眼前的一切,可也真够视觉冲击的了。

    庄上迎面就是一个风车,红砖为基,硕大的风叶正在微风中迎风摇摆着,在风车之下,当然有入口,一群穿着灰衣短褐的人正在排队。

    “这是风车。”既然形象很直观,张佳木也就直接用了风车这个原本的名字。这玩意儿,说白了不是什么不可模仿和制造的高端发明,只是一个能把人从繁重体力劳动里稍微解放出来的一个器物。

    当然,有风的地方才玩的转,要是放在一年四季都是微风徐徐的地方,效应就很不明显了,根本无用。

    华北平原,无遮无挡的大平原地带,一旦起风就是不小,而且,一年风沙大起的日子也很不少,所以,这风车的作用就很大了。

    这个庄子,有一百三十五户,修了一座高大的风车,以风力带动机器,轧压麦子,以磨成面粉。

    当然,别的农作物也一样可以磨,一般的省时省力。

    以往,新下的麦子要想脱粒成面,要人不停的拉磨来磨,有条件的,还可以用驴或骡子,没有大牧畜的,就只能全家老小在磨盘之后,推动杠子来磨麦成面。

    这般的辛苦,就算是大牧畜也很吃不消,更不要提那些面黄肌瘦的人了。好在,百姓困苦,多少天也未必舍得磨一回,不然的话,非得累死不可。

    现在张家的佃户不必纳皇粮,而且年锡之等人也知道,虽然张佳木拿六成,佃户只留四成,但张家的土地收成高,而且水利等辅助工作做的好,征调人修渠时,不一定就是本庄的人,张佳木也会下令调别的庄农来协助,由他发给工钱和饭食钱,这样一算,佃户还是很合算的。

    况且,种子也是由庄上的执事统一发给,因为张佳木知道,百姓一般是不怎么选种的,选也是各人选各人的,按经验和能力胡乱选一下就洒落在地里了。

    现在有上头征调来的有经验的老农帮助选种,然后统一下发,每五户还有一头牛,当然,是张佳木自己出资购买的。

    京畿地方有一条好处,就是购买大牧畜相对要容易一些,牛羊猪,还有骡子、辕马、骡、驴,都很方便购得。但就算如此,当初买牛时也费了很大的劲,后来考虑到购买普通的辕马也很容易,而且,价格也不贵。一牛的市价是三两左右,有时会略高一些,购买一匹上等战马,最少也要十两银以上,二十两以上也很正常。

    象张佳木跨马的那匹乌云,少说也要值百金以上。

    至于普通拉车的辕马就很容易得了,虽然蒙古会寇边,但和内地的贸易一直没有断绝过,好的战马很难入口,但大明自己在河套地区也养马,所以蒙古人对禁绝马匹贸易也一直没有那么严格和认真了……敌人自己出产的东西,再来厉行禁绝,也是太搞笑了一些。

    大明不缺马,牧民却非得要有茶砖来清腻,也要有汉人出产的物品来使用。倒是大明这边查察的很严厉,出口的东西绝不能有军国重器,特别是铠甲兵器,甚至是铁也不允许。

    才不到一百年,现在草原上又已经严重缺乏铠甲和铁盔,甚至连铁制的箭头也开始是宝贝了。

    京畿地区,马匹实在是很容易买,大批的购买辕马价格也很便宜,当然,比牛要贵一些。大约中国民间一直没有使用马耕地的传统,还是因为农耕民族养马代价太大了。而且,有时候官府会强迫百姓养战马,负担更严重,甚至到了叫百姓破家的程度……比如北宋年间,就是如此。

    张佳木自己买了过千匹辕马,光是分在眼前这庄上的就有三十余匹,加上十来头牛,正好,每三户就有一匹马或是牛使用,耕地深耕细作的条件,算是基本满足了。

    在年锡之等人眼前,就是这般的情形,每几户农户,或是牛负,或是马背,每家都是有一两石粮,一次运来,全部磨成面粉。

    寻常年节,一户人家舍得一次磨几斗麦子,就是殷实小康之家了,因为没有顿顿吃白面的道理,就算吃,也会加些杂粮和着家,五六口的人家,三五斗面,够吃好久。

    现在这庄上的人,却是把一石两石的麦子全磨成面,就在这风车前排着队,光是眼前的情形,就已经足够叫人诧异了。

    “这是因为有免费的劳力,”张佳木倒是知道端底,向着身边的人笑道:“磨面可不是全自己吃,拿到城中去卖,所获比麦子要贵的多。要是叫他们自己磨,或是用骡马磨,可就没这个耐心赚这种钱了。”

    这么一说,各人才是恍然大悟。当时的北方是以面食为主,地域区别很浓,不似后世,交通方便,其实各地吃的方式和食材都差不多了。在当时的北方是以纯粹的面食为主,只有贵人和南方到北方的士绅和商人才会习惯吃米,大量面食,当然就需要大量面粉,而磨面实在是一件重体力活,一般的人也做不来。

    有这个风车,倒是给庄上的佃农们无形之中加了不小的收入,算是明显的惠民之事了。

    “刚修这玩意的时候,”张佳木扶着母亲,笑道:“他们都以为是笑谈。几扇风叶,就象玩意儿一样,能做什么?”

    徐氏看了磨盘在风车的带动下磨着麦子,也是大为惊奇,只道:“我儿,你是怎么想到的?”

    “儿也是无意中所得,呵呵。”

    “这真是好东西,省了多少力气”

    “嗯,省下力气来,修路,修桥,就算是整治自己家院子,也是好的。”

    国人太苦,缺乏的就是畜力和这些辅助性的工具。历代的战乱兴替,使得统治者能修直官道,劝农植桑就是太平盛世了。

    千年之下,国人也是被折腾的不清。等数百年后,英使登陆中国,看到的就全部是衣衫褴褛,没有生气,没有自尊,肮脏的可怕的中国人。

    而事实上,在大明时,人还是干净,守礼,自尊有节制,相形之下,当时的欧洲传教士到中国无不惊奇于中国人的文明和干净的程度,这干净包括衣食,道路,家居,同时的欧洲,哪怕就是巴黎,也是遍地污水,人的粪便和马的粪便混杂一处,相隔不过两百年,世间就是一大变,也是可嗟可叹。

    在张佳木这里,因为有意的重视,放眼看去,庭院都是整洁干净,甚至村前道路也是垫的平如镜,坚似铁,房前菜地平整,也不似普通的村庄那么污水横流的样子,亦无杂草,都被管庄执事下令闲时除去了。

    村中道路,则全部是由砖石烧出来的小块青砖铺成道路,所以就算雨天时,也不会泥泞不可行人。

    这,其实都是用畜力和风车释放了人力的结果,当然,也是有督促。张佳木在后世时,在机械使得人力完全解放的情形下到一些农庄,一旦雨天,泥水滂沱,污秽不堪,垃圾遍地……这使得他觉得,有时候,说国人勤劳而卫生,实在也是挺不负责任的传言。

    在他这进里,绝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厕所不准自己私建,因为要积肥,所以有大型的公厕,村中道路平整,有暗沟排水,在当时的物质条件下,倒也不需要划什么地方来填放垃圾。

    再加上有意植的一些竹子和花草,放眼看去,但见青碧成绿,庭院深处,大树青青如盖,树下再放些桌椅,摆上棋盘,尽管是目不识丁的老农,但也俨然是隐世的鸿儒。

    在庄口到达庄中,看了一圈,跟随的人无不佩服,都只道:“用心也深,惠及生民也深,在这里为佃农,怕是真的是能书生笑傲王侯了。”

    便是公主,亦非完全不懂生民艰苦的温室花草,此时,便是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深深的看着张佳木,眼神中,全是期许和赞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