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五百三十一章 衙门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五百三十一章衙门

    余佳一时感慨万千,不过,给他带路的人倒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从德胜门进来,一路南行,到了东华门附近再折向西面,余佳一看这线路,倒是笑道:“混蛋东西,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大人府邸里去不成?”

    这里倒是真的离张佳木在金银胡同的府邸不远,因为再往南行,就是靠近长安大街的灯市口了。

    “不是,不是。”那人笑道:“咱们曹大人的衙门就在灯市口附近,你老回来,侯爷交待叫曹头儿先接待,所以,就先领你去见曹头儿。”

    “京城里头,已经管大人叫侯爷了?”

    “是啊,不然的话,也不大好称呼了。再说,已经是侯爵,咱们不叫,岂不是把大人的身份给贬低了。”

    说话间,那人倒是又把对张佳木的旧称给带了出来,自己也是一笑,轻轻在脸上一扇,笑道:“这嘴,一时半会也是真改不了了。”

    “不妨,我想大人肯定还是喜欢旧时称呼。”余佳脸上含笑,眼神里却是极为冷峻,他道:“一个侯爷的称呼,也配不上咱家大人。”

    “可不”那人大为感慨,发声赞同,不过,紧接着又道:“王增那厮,亏大人拿他当自己人,悉心栽培他。嗯,也是瞧着老靖远伯的面子,咱们侯爷毕竟是老靖远伯一手拉拔起来的……”

    “不对”余佳打断他道:“大人是自己天纵英明,凭他的底子,就算是没有老伯爷赏识,一样也会出头。当然,饮水思源,咱们大人不会忘恩负义就是了。”

    “可不是么”那百户拍着腿道:“就是这个根底了。咱们大人不愿背一个忘恩负义的名,对王增百般客气。你瞧,现在他也是伯爵,一样是驸马,皇帝亲口说要叫他再领一团营。新营制一营是一万二千兵马,这一下就是手握实权,隐然就是要和咱们家大人平起平坐了。”

    “戚,他也配。”

    “提起来真真是气闷,说咱们在京营里抓人杀人多了,又说咱们大人揽权太甚。前一阵,大人有几个奏章,王增这厮就说东道西的……还好,皇上也没大搭理他”

    一边说一边走,自然是没一会儿就到了灯市口。

    从这里向北半里地,就是东长安大街,很多官衙就在这里设立,也是皇城地界。

    向东南不远,就是有名的东大市,来往的商人有一半以上在这里交易,购货批发。普通的百姓来逛大市的也不少,毕竟虽然大明不是严格的依坊而居,坊市里也允许开设不少店铺,酒楼饭庄杂货铺子都有,但一些大宗的货物,比如打支金钗,或是买几匹好布,就得到专门的地方来买。

    至于一些南货或是值钱的货物,都得到大市里来买才比较正宗,古董玩意,文房四宝,更是大市里才有高档货色,普通的铺子,一扎宣纸就当宝贝似的收藏起来,小气巴拉的劲儿,叫人生厌。

    所以每日清晨到午时是大市最热闹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流挤的街市水泄不通,这阵子又是要看这场大婚的时候,赶到京城的更要到东西两大市瞧瞧热闹,顺道买些货物回家,等余佳过来的时候,就算隔着小一里地,也能感受到东市那里的热闹。

    “嘿,可真热闹”

    余佳是京城土著,一看就很欢喜。带路的百户也笑道:“可惜现在没空,不然的话,就带大人好生去逛逛。”

    “罢了,又不是没去过……咦”他惊奇着道,“就是在这里?”

    所谓的新衙门倒也真的是气派不小,坐北朝南,开门洞开,两边石狮子左右对列,站班的也是全副武装,穿着的却是五城兵马司的官兵服饰,锦衣卫的官,却是叫坊官带着坊兵站班,怎么说,也是不对劲。

    “可不就是这?”百户官笑道:“瞧我这糊涂劲……我家曹头儿,已经不是锦衣卫的官了。”

    “怎么?”余佳大为惊奇,道:“他不在锦衣卫,大人身边没人怎么成?”

    “提了个新的直卫,这一次在守卫都堂一役中也是打的不错,所以叫这人干了直卫指挥,曹头儿就得空放出来了。”

    “哦,哦”余佳哦哦连声,笑问道:“那叫他干五城兵马司?那可是屈了他了,五城兵马司不过是正六品,他原本就是百户,这一次没有升他的官?”

    五城兵马司也就是大明京师的最基层的治安部门。

    锦衣卫管缉拿奸徒,查禁妖言和不法反逆,当然,街道卫生也归锦衣卫管。

    五城兵马司则是管理城中坊市的大大小小的治安事件,大到杀人越货,小到街坊争执,都可以归在五城兵马司的治下。

    因为贴近百姓,兵马司的指挥被称为坊官,或是“坊里老爷”,正六品的官儿,在京城就跟绿豆差不离大,他们指挥的兵丁则是坊兵,和正经的京营兵和禁军比,也是受气包的角色。

    除了欺负一下百姓,再也没有人甩他们的账了。

    和直属天子的锦衣卫不同,兵马司还得被巡城御史节制,当然,也只有跟着巡城御史的时候儿,因为文官们自成系统,而且讲究的是强项不畏强权,就算是太监或是勋戚之家,巡城御史一样敢顶,真顶上牛了,一样敢下令拿捕。

    兵马司的人,也就跟着巡城御史了,才有可能扬眉吐气一下。

    曹翼怎么说也是跟随张佳木多年的老人,诚谨厚朴,是很得力的心腹。从私人交情来说,能和张佳木有家人情谊的,除了一个任怨,也就是曹翼等寥寥数人罢了。

    堂堂直卫指挥,也是百户的官职,平调来任五城兵马司指挥,还得受文官御史的指手划脚,余佳大为摇头,只道:“这未免对曹兄弟太不公平。”

    “你老进去再说。”

    带队的显然就是曹翼的心腹,听着余佳的话,只是笑嘻嘻的不出声,当下只是躬着身子,作出请余佳即刻进去的手式。

    “好吧,那就进去再说。”

    这里确实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余佳神色俨然,打量了下四周情形,倒是叫他发现不对的地方来。

    站队的虽然是坊兵,几个带队的武官身上穿的袍服打扮,都是标准的坊官装扮。

    但不同的是身上的束甲,还有手中的武器,一看就知道,全部是锦衣卫内卫的作坊工厂所出。

    鲍家湾那里,听说内卫下管的兵杖局已经拥有铁匠过千人,这么多人,还是标准化的生产,余佳听说时都是惊叹不已,当时只是想,这么多武器,不知道造出来干什么用?现在锦衣卫用的武器铠甲可已经是尽够使了。

    如今看来,出产的武器到了何处,一见分明。

    除了这些坊兵,衙门四周还有一些穿着灰色箭衣,戴着笠帽的大汉,腰间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是藏着兵器。

    这些人,似乎就是内卫的力士了。

    再有,就是眼前这些穿着锦衣卫正式的袍服,飞鱼服、麒麟服都有,都是卫中正式的校尉军官。

    而从大门看进去,居然是一队十余人穿着铁甲的缇骑

    这些人都是面色冷漠,身形健壮,一看就知道是精中选精的虎贲精锐。特别是那种有形无形的杀气,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血战厮杀的沙场余生的汉子。

    被余佳打量时,有一个缇骑睁眼扫视了这边一眼,然后就把眼闭上了。

    就是这一眼,余佳身上也是一紧,汗毛倒竖起来。

    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杀气近身,一下子就有感觉,一下子就知道,对方这是在作出实质的警告。

    一见如此,余佳倒是真的奇怪了,曹翼这里,校尉也有,力士也有,缇骑亦有。除了这三方面的人,还有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受他指挥约束,替他站班,这样的组合,还真是有够奇怪。

    心中虽是奇怪,但是他心机深沉,当下只默不出声的向里头走。过了仪门,绕至大堂廊下,却见曹翼已经笑mimi的站在廊檐之下的石阶之上,向着这边拱手致意。

    好久不见的老熟人了,余佳心头一热,也是先拱手,到了阶上,两人平平相揖,彼此正式见礼。

    余佳出京时,就是百户的官职,而曹翼当时也是百户,这会子见礼,就是用的平礼相见了。

    至于余佳的部下,倒是面露迟疑之色。

    曹翼并没有穿着正式的官服,只是一袭锦衣袍,束头巾,扎皮带,脚上着的是皮扎靴,这倒是边军喜欢的靴子。

    这一身自在是自在了,但瞧不出他的官职大小,也是当真的为难人也。

    曹翼跟随张佳木久矣,再老实的人,也不是傻蛋,当下便瞧出各人的神色,当下哈哈大笑,拍着余佳笑道:“我在房里见老友,彼此都宽了官袍,倒是叫老哥的部下为难了。罢了,都不必见礼了,彼此换了衣服再说话,自在一些”

    他倒是大大咧咧的,不过余佳的部下都在这一次大事变的保单名录之中,最差也是一个五品千户的前程,听曹翼的意思,还是不叫他们行礼了,各人都是面色一变,便是余佳也是微微一征,觉得曹翼这个坊官说话,未免太过托大失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