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四百九十六章 獠牙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四百九十六章獠牙

    确实,鞑官们已经追到很近的距离,马蹄声,叫喊声,甚至人的面貌也依稀可见,孙家上下又是一片慌乱,可眼前的幼军还是一片沉寂,唯有鼓声开始隆隆敲响,在震耳欲聋的鼓声中,对面的幼军开始缓慢有序的调整着队列。

    很快,除了成排的枪矛形成的闪烁着寒光的密林之外,就是一张张虽然年轻,却是显的沉稳异常,而且淡漠冷静的面孔。

    这些面孔藏在铁甲和头盔之下,更加显的冷冰冰的,似乎没有生气,就是一群群腊像一样,只有在号令下挪动身体里,才叫人看的出来,这是一群活动着的精锐甲士。

    “好兵,好兵”

    一个上阵战场的武将没迭声的夸赞,但孙家的队伍中只有他一个人还能发出声来,更多的人已经呆住了,根本不知道做什么回应是好。

    “你们闪到两翼去吧。”一个武官骑马过来,很客气的道:“一会儿打起来,还望各位相帮助战。”

    “好,如此最好。”人家要助战的话只是叫会昌侯下台阶,不要太过难看罢了。这里两边都是狠人,孙继宗自己也是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

    当下点头答应,孙家三十余人分成两队,疾速躲到了幼军的两翼。

    这一队幼军是一位游击将军所领,他的军职是都指挥同知,品阶也不算低了。但平里遇着孙继宗这样的大人物,跪下施礼人家也未必会瞧他一眼。今日却是看到这位侯爷垂头丧气的听着自己的吩咐,当下心中甚是得意,下命令时,也就更加纯熟老练,踌躇满志了。

    “百五十步,弓手,上铉”

    “百二十步,第一队,仰射”

    “嗡”的一声,一队百余名弓手将手中的铁胎长弓仰向天空,按照事先计算好的角度先快速试****一轮。

    在对面,几十名鞑官呼喝怪叫起来,他们没有敢直接冲过来撞在枪阵上,但试图扰乱这一支军队的心神,所以不停的在原地把马来回驱驰,制造出很大的马蹄踏地的声响,同时还故意怪喝出声,也有鞑官将弓横在胸前,时不时的拿起来瞄准一下,似乎有和这边对射的打算。

    “不要理他们。”游击将军板着脸计算了一下,第一轮的箭雨九成都落空了,少数在范围内的也被躲了过去,只有一两支射中了人。

    他默算了一下,然后给后头的军官下达指令,接着那个军官又到弓手队前预备,等鞑官们近到一百步内时,弓手开始准备,等游击将军的手一竖起,弓手队里的几个军官开始扬声叫道:“张弓……”

    弓手们一起拉开弓箭,等候着命令。

    接着游击的手猛一挥,身边的鼓点猛响起来,弓手们手中的长弓一起松开,暴雨一样的箭矢飞了出去。

    就算是对手身着重甲,这么密集的箭雨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损伤。可以清楚的看见,约摸有十余个鞑官被射落下马,有一半以上在地上爬行挣扎了好一会,身上背着长长的羽箭,在挣扎了好一会儿之后,就趴在雪地上寂然不动了。

    也有好多个鞑官折断了射在自己身上的羽箭的箭杆,用自己手中的弓箭还击,他们的射术和力道比幼军射手强悍的多,但吃亏在阵形不好,而且马上开弓在力道上的不足是致命的,距离很远,射过来的箭矢都是轻飘飘的,连没有盾牌掩护的长枪手都不屑去躲一下,更不必提幼军前阵还有相当的盾牌手在做掩护。

    “张弓……”鞑官们又近了一些,已经到了八十步左右,狰狞的面孔似乎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但弓队的军官不慌不忙,又略微停了一会,再默算了距离,这才挥手令道:“仰射”

    又是一轮箭雨过去,这一次受伤和被射死的鞑官就更多了。

    “奇数平射,偶数仰射,连发五箭”

    等鞑官策马到四十步时,游击断然下令,他身边的鼓手接连敲鼓,于是狂风暴雨般的箭雨向着对面的敌人猛射过去,与弓手一起,这一次所有的弩手也一起发射弩弓里的箭矢,几乎是瞬眼之间,整个战场就完全被飞蝗一般的铁羽给覆盖住了。

    “击鼓,长枪手向前”

    “是,大人”

    在游击下令之后,传令挥动手中的旗帜,前队的长枪手和左右翼的刀牌手开始缓步前行,如林般的长枪分成几个角度,斜斜的刺向天空。

    ……

    “唉,退吧。”

    不远处的鞑官后阵之中,曹铉看着幼军的阵势,淡淡地道:“打不过的。”

    曹铎大怒,喝道:“不冲一下,怎么知道就一定打不过?”

    “不要在这里把本赔光,去德胜门看看,那里要是没有缇骑或是幼军,咱们还有机会冲出门去。”

    “这里冲出去就可以直奔紫荆关,出了紫荆关就到大同,不走近道反而绕路,这不是太笨了么?”

    “人家想的周密,做的也狠。”争到这里,曹铉颇感无奈,摊手道:“你看,这么一会功夫,伤了三十来人,死了小二十,再冲一下死上几十,我们可一共只有四百来人”

    他们适才在追击的时候已经派人绕至曹府,结果消息传来,每个人的心头都是一片冰冷。曹府已经被朵儿带着蒙古军官冲破防御,府中留下守卫的家丁被杀光,一些要紧的人都被抓走,府中也被抄了个七零八落。

    就在鞑官在长安街上来回奔驰的时候,人家可也没闲着。这会儿老窝都叫人抄了,对手行事之周密,反应之快,就在这件事上就能瞧的出来了。因为此事,就算是把孙府上下打的那般狼狈,可是所有人都没有什么笑容,就算是再凶悍的鞑官也知道……大事不妙了

    从昨夜出门,早已经过了午时,这么久的时间没有成事,而且四处逃窜奔走,连个休整的地方也是没有了,再不想办法出城,大事就不妙了。

    这个道理曹铉自然懂得,看一眼昏昏沉沉的曹钦……适才被箭射中之后,曹钦的伤很重,已经有点神智不清的感觉了。

    他看看四周,除了自己和曹铎之外,也没有拿主意的人,当下只能咬着牙齿道:“冲一下吧,和他们拼了。”

    “嗯,冲不过再想办法,了不起再去德胜门看看。”曹铎惨笑一声,道:“我带人冲,你掠阵吧,记住,别往正阳门去,那里是幼军入城的方向,关卡必严,不必去徒劳了。”

    此语类似遗嘱,不过此时也不是伤感的时候,曹铉沉声点头,然后看着曹铎提着自己的铁矛冲向阵前。

    做为曹家最武勇的一员骁将,曹铎决意带头冲锋,一时间还是提起了众人的士气。数百人又饥又渴,想到冲出城去就有办法,而且心理上也会安全许多,自然也是提起了不少气上来。

    鞑官的前锋原本就已经很近,曹铎提矛急速上前,他的心腹护卫也紧紧跟上,接着便是所有的鞑官一起提速冲锋,无视漫天的箭雨,决心干这么一锤子买卖再说

    呜咽的号角声中,四百鞑骑如狂飙猛进,马蹄激起了漫天的飞雪,数百铁骑甲士,犹如凶神恶煞般,疾冲而至

    “弓手后退长枪手,摆方阵”游击将军看看四周,不少军官也是露出了紧张的神色。平时的训练再苦再严,毕竟和真实的战场不同,这一次,就是幼军成立以来最严酷的考验了

    在他的命令之下,弓手全部退出战场,很快消失在枪阵之后。数百名长枪手却并没有紧密的围在一起,相反,他们都隔开了一段距离。

    如果是老行伍,就能看出这些长枪手和普通的明军枪手有什么不同。他们的站位比普通的长枪手要松散的多,而且,阵中的长枪也是长短不一,正面的最长,甚至有几十支搭在人肩膀上的长枪长达五米,如果不是把枪尾戳在地上,又有一个人用肩膀扛住,这样的长枪是不可能长时间悬空向前的。

    两翼和后阵的长枪稍短一些,从不同的角度把所有的敌军来路都封死了。

    在他们的空隙之间站着一些身形高大的壮汉,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挑选出来的锋锐,他们或是手持长斧,或是沉重的狼牙棒,或是奇特的半月牙状的长铁戟。

    在枪阵两翼,则是身形灵活,眼神锐利的刀牌手,他们紧握着手中的长刀,在盾牌的掩护下,随时可以突阵而上。

    这是一支年轻的军队,平均年纪还不到十八,但受训的时间已经有一年半以上,他们平时最少要摸爬滚打在六个时辰以上,他们曾经无数次演练过这样的战斗,他们曾经长途行军,所有的掉队者都会被无情淘汰,他们必须增长力气,举不起规定的重量也会被淘汰,不守军纪者被打军棍或是淘汰,优裕的军饷和待遇叫他们承受住了种种虐待,现在,是这支刚成型的军队犹如刚刚独自生活的野兽一般,它将第一次张牙舞爪,露出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