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卷 锦衣都督 第三百七十二章 相约

    第四卷锦衣都督第三百七十二章相约

    “佳木,”王勇问他:“我刚听了,反而迷糊,为什么南都那里这酒卖的很好,士绅们互相竟价以得一尝此味,而辽东那边销路平常,酒价是各省最低,我以为你要削减辽东的量,增多南都那里的量,结果却是适而相反,这其中有什么道理?”

    如果是一个后世人的话,也就不必有此问了。

    “这其中自有学问。”张佳木想了半天,自觉在营销学上培养王勇的意义也不大,于是只得卖一个关子,笑道:“你过两个月就知道其中的奥秘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好了。”王勇是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的典型,虽然好奇,不过张佳木不说,他便也不问,彼此一笑,倒也是其乐融融。

    任怨却道:“我倒是替你发愁,这一注银子真是来的容易,失去未免可惜。听说现在各家也都有意自己酿葡萄酒,等他们也都卖酒时,咱们的财路可就窄多了。”

    “不然,”张佳木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很得意地道:“说起别的,可能我还有对手。说起做生意,放眼大明,恐怕无人敢望吾之项背。”

    “唉呀,真是受不了啊。”

    “是啊,铜臭逼人。”

    众人正做掩鼻状时,外头有人笑道:“佳木又出什么漏子了,叫你们这么笑他。”

    这处精舍,除非是通家至好,犹如兄弟一般的交情,不然是断然不得到此。锦衣卫中,哪怕就是刘勇和薛祥这样的亲近心腹,也是没有什么机会到这里来的。

    过来的,当然也是有资格不经通传允许就可以昂然入内的人,听着声音,大家便都笑道:“此人一来,更加热闹了。”

    来的是王增。他加入锦衣卫为武职官,以举人的身份授职千户,叫很多人大觉意外。王家原本是文臣,虽然由文转武,但没有理由让子弟加入锦衣卫这种特务部门,有辱家风。

    虽然现在武职官世袭多是挂着锦衣卫的世职,但那只是不带俸禄的官衔罢了,真正任职,肯定与锦衣卫无关。

    但王增就是不同了,此君一来,就是实职千户,皇帝特别吩咐,再加上王骥的面子,王增自己的张佳木的交情,虽然只是一个千户,但声光气势,其实是不在刘勇等指挥同知之下的。

    便是外省新加入的锦衣卫校尉或是力士,也知道京里多了一个小王相公为千户,是大人的知交好友,言笑不忌的心腹中的心腹。

    只是张佳木对此人寄予厚望,王增这厮却有点不大争气的样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了也不大干正事,到处闲晃,请酒吃饭到是勤快,他家反正是伯爵世家,皇帝给的是王骥一千三百石年俸,这种世职俸禄还没有被克扣的前例,年年到账不误,而且有庄田几百顷,世家豪富,锦衣卫内要属阔气,连张佳木都远不如此人。

    今天天气极热,王增穿着宁绸长衫,也不束带,就这么飘飘然而来,头顶正阳巾,手中倭国贡扇,精美华贵,飘然当风,再加上仪态俊美,整个人潇洒出尘,就是一副谪仙派头,尘世间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你这家伙,”张佳木见了他,倒是沉下了脸,只道:“昨天怎么晃荡到鲍家湾去了?听说卫士几次拦你,好不容易才把你拦住,我倒奇怪,你怎么对那里有兴趣?”

    “咦,你这是和我说笑,还是谈公事?”王增将手中折扇一收,倒也收了脸上笑嘻嘻的神情,向着张佳木颇为郑重的问着。

    “一半私,一半公吧。”张佳木不动声色,道:“论私,我们是至交好友,问你行踪,也没有什么不对。论公,我是锦衣卫掌印指挥,你是我的下属,去向更是我该关注的。”

    “罢了,”张佳木这么一说,摆出一副辩论样子的王增反而气颓了,他摆了摆手,自己饮了口酒,方道:“锦衣卫的保密虽然得力,但也并不是没有破绽,聪明人只要注意,就会发觉点什么出来的。”

    “哦,”张佳木身子前倾,颇有兴趣的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每个月有大量的银子进出,有三成以上是到鲍家湾的。”王增冷笑一声:“尽管你瞒了不少收入,但每个月明面上的收入仍然可观,那么多银子流入,还有铁,匠户、牛筋、生漆,甚至是火药等物,每天都有牛车马车进出,稍加注意,就会知道那里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了。况且,缇骑选拔新人,入选之后,就入鲍家湾那边学习规矩,还有总务,内卫,在那里都有自己的校舍吧?”

    “嗯,这个倒是。”此事已经预备公开,反正各卫都会有自己的卫学,也算不上什么太过犯忌的事。再说,张佳木打算兴修的正式学校,入学的生员就有攒典的身份,就象是国子监的监生一样,都是国家官员的备选人员,只是他的学校,都是锦衣卫各级官员和吏员的备选罢了。

    “哦,我就说么,我猜的总不会错。”王增脸上又露出笑意,向着张佳木道:“我觉得,既然是要我来效力,最少得知道一些大略的情形,若是什么也不懂,如年兄那样在你身边学习这么久还没有独自办事的机会,我想,我大约不能容忍。”

    年锡之是性子柔和,甚至有点懦弱的书生,虽然智计和经验都很不错,但张佳木也是知道,此人不大可能做一个合格的主官。最多,能接总务那一摊子,那倒是很相宜的。

    王增此人,看着浮华浪荡,其实外和内刚,而且遇事有决断。象贡院的事,换了一个人,未必有胆子设计外出,而且不经父祖允许就轻掷进士前程,这对一个人来说,可能是一生的前途命运所在。而且王增却能轻易做出决断,这样的个性,当然可以用刚毅果决来形容了。

    这么一想,张佳木就知道,自己想把王增当成年锡之那样使用的想法,原本就是错误。

    王增和徐穆尘倒是有点相像,都是果敢坚毅,敢作敢为之辈。只是王增相对保守一些,不象徐穆尘,确定目标之后,就要勇往直前,绝不瞻前顾后。

    “这么一说,倒确实是我错了。”原本张佳木是有点想不通,王增入卫之后,除了宴客享乐,就是各处乱走,根本好象对卫中事无所兴趣一样,现在一想,原本就是自己没有给王增相应的职权,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不敢,”王增一躬身,正色道:“在下只是想大人给实在办事的地方,权大权小,倒是不打紧的。以我家和将来的身份,就算要争权,也是没有意味的很。”

    “是,我明白了。”王增将来是要继承伯爵和为驸马的人,他在卫中可能就是过度一下,这么一想,就更加没有什么了。

    张佳木答应一声,脸上就露出笑来,他带着一点狡黠,向着王增道:“既然你想治理一部,手握实权,但事先全无经验的人,我也不大敢信任哪,这样吧,正阳门东西大街那里的千户,治理不力,我已经贬他到宣府去了,降为百户。君既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我就把这里交给你治理,如何?”

    “正阳门那儿?”王英对王增印象颇佳,因为同姓,也是以兄妹相称,所以王增进来,她也不必避讳。此时听张佳木一说,不觉娇呼道:“怎么这么欺负人?”

    她说的到是没有说,正阳门那里刁滑之徒甚多,无赖子和强梁之辈比比皆是,还有豪富贵戚之家,也常在那里进出,至于商铺富户更多,户部和太常光禄也经常去和买,出现争执和斗杀案子几乎是天天都有。再有妖邪之辈,也是在那里进出的多,几乎经常有妖言惑众者在正阳门附近出没,把那里交给一个素无经验的人,说是欺负人,倒也没错。

    如果说京师油水最大,正阳门一带可以算是,说是最难治理,也是一点也不错。

    在朱骥当权的那会,门达等干练的百户官都被调入,无能之辈,根本不敢往那里调派,张佳木派一个没有经验的千户去,可以算是故意为难了。

    “不怕。”王增傲气十足,扬着下巴笑道:“一个千户,一条大街,这点小事我若事干不好,那也太过失败了。”

    “再说,”他止住还要说话的王英,笑道:“佳木当年就是在正南坊驭下有方而名扬公卿,京师都对他有所耳闻,他当时不过是以军余至百户起家,虽然我远不及他,不过上手就是千户,佳木也必定在身后支持,这样也干不好的话,那可真是太丢脸了。”

    “所说甚是。”张佳木神色愉快,笑道:“我也是这么个意思,你我交好,我又是老伯爷一手带起来的人,这算是还一个人情,我当初怎么起家,你不妨学上一学,如果这样也不成,你就老实在我身边,当一个文学侍从算了。”

    “好,”王增神采飞扬,道:“击掌而誓,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