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卷 锦衣都督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收益

    第四卷锦衣都督第三百七十一章收益

    “好吧,”王勇老大没劲,答道:“你可得放在心上,时机一到,就把我奏调过来。”

    “锦衣卫可没你想的那么好。”张佳木笑着道,半真半假的:“卫里现在规矩严,差事繁芜,稍有不到,可能会降级,罚俸,甚至除名。”

    “瞎,吓不着我。”王勇不以为意,笑道:“你的意思,不过是怕我仗着和你和任九的关系,你放心吧,我可不是那么没眼力的人。不打勤的不打懒的,专打那不长眼的,我懂。”

    “哈哈,懂就行了。”

    对王勇的事,张佳木是要再想想,当下打个哈哈,乱以他语,把这事迷糊过去。

    正说间,外头汤三回来,带着一大袋子的宗卷文书,身后还跟着账房钱夫子,五短身材,矮矮胖胖的,一撇老鼠须留的也甚是没有男子威仪,只是两眼湛然有神光,晶莹透亮,显出主人智慧的不凡。

    “钱老夫子,”看到这人过来,张佳木竟也是站起来欠了欠身,笑道:“辛苦你走一遭。”

    说着,叫人道:“来,快点给老夫子上酒,拿冰,搬椅子。”

    “东翁不必太客气了,”钱老夫子翘一翘老鼠胡子,很神气地道:“那个酒,东翁已经赐过几坛子了,这里不必再扰了。”

    “说的什么话”张佳木亲自将一杯酒递在他手里,等这个走的满头汗的老夫子凉快下来,才笑着道:“我要请教,最近行市怎么样?”

    王英在一边看热闹,这会子抿着嘴笑道:“堂堂锦衣卫使,来垂询生意做的如何,传出去,可真真是大笑话了”

    “你懂什么。”张佳木白她一眼,喝道:“小女孩家的,不懂不要乱说话。做生意,皇上还要做生意呢,这年头,皇上家里头也没有余粮啊。”

    他拖腔弄调的,简直是耍宝,王英笑的打跌,便是其余各人,也都是捧腹大笑。

    钱夫子到底年纪大了,老成持重,这会子只是莞尔一笑,接着便是静静坐着,看着张佳木和几个年轻朋友逗闹玩笑。

    这个锦衣卫使大人,位高权重,几乎就是大明权臣第一。石亨是勋臣故旧,曹吉祥是太监,要说真正正经靠自己爬起来,并且手握重权的武臣,就是张佳木为第一了。

    平时看这位大人,端庄自持,城府深沉,心若玲珑心,城府之深,简直似九曲黄河,令人不能窥其究竟。

    人实在是太聪明了,举一而反其三,闻弦歌而知雅意,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上位者的样子。

    平时的气度也是如此,安静端庄,很难叫人见到如此放浪形骸的样子,今天,倒也真算是难得的很了。

    “夫子,冷落夫子了。”张佳木说笑两句,转头又向钱老夫子笑道:“求田问舍,当然是庸人所为,然而,我辈原本就是庸人,倒也无须避讳了。”

    朝廷大员汲汲于财货的,原本也不止是张佳木一人。

    不过,钱老夫子跟张佳木很久了,知道眼前此君根本不是看重财货的人。他自己的田庄已经收入不菲,又是经营得法,种什么都是获得丰收,这样小心经营下去,还有皇帝格外赐的茶引盐引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再经营生意来获得财富了。

    眼前这位大人,所经营的生意也好,种值的那些良种或是大棚的菜蔬也好,所获之利,除了投在鲍家湾扔在窑厂和各部门里,就是用来贴补锦衣卫的各部。

    除了这些,还有锦衣卫用驿站系统经营的邮传递运生意,听说刚开始时还没有几个商人或是百姓敢于使用,但有第一宗就有十宗,百宗。锦衣卫在驿站经营上采用的办法巧妙,利用了大而无当,徒耗公帑的驿传系统,用国家的资源赚自己的银子,每天获利之丰,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还有江西铜矿,福建的金矿,听说泉州那里的人在设法下海,此时禁海政策极严,抓到了就动辄杀头,一斩数十人,毫无人情商量可言,所以敢于出海的都是悍贼,根本无视朝廷王法的亡命徒才敢悍然出海。

    正因贸易困难,出海等同搏命,所以南洋诸国的土物一来,就是一货千金,利润之大,连朝廷派到南洋诸国出使的行人也喜欢在回程的时候带一些货物回来,有司奏报朝廷,皇帝诏令不问,这种事才成为潜规则,成为行人司出外的一大动力。

    如果不允的话,可能就没有几个人愿意出海,冒海天之险,而最终一无所获了。

    除此,辽东还有土物过来,这些货物,等同于南洋贸易所得,利润之大,也是令人咋舌。现在张佳木和锦衣卫的财富都在急剧增长之中,钱老夫子总责账簿,对此事,知之甚深,简直是知道的太清楚了。

    唯一他不大清楚的,就是这样富可敌国的财富,都被用到哪儿去了?

    这个答案,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生也未必有机会知道究竟了。

    现在东主有问,他当然照实回答就是,当下也不必想,等张佳木他们一个话隙,老夫子便笑着向张佳木道:“东翁,葡萄这东西,其实是常见之物,原本也是有人拿它来酿酒,葡萄美酒夜光杯,早就有名了么。不过东翁这个葡萄,是在市坊寻的最佳最好的种子,种法也是用大棚,所以个大而甜,没有一点酸味,酿的酒也是醇美甘甜,那些普通人家酿出来的,根本就没法相比。”

    任怨抢着答道:“老夫子说的是了,就是这样。”

    其实明朝人也喜欢喝点葡萄酒,但葡萄的种子良莠不齐,酿法也是有高有低,而且这东西只有士大夫家里才会试着弄点,普通的小民百户,哪里有钱来尝这个?

    就算侥幸赚得几文,割点猪头肉配烈酒,那才够味过瘾,又怎么可能来喝这种甜腻腻但没有劲头的东西?

    所以葡萄酒,只是士大夫人家才喜欢喝,但因为上述原因,也并没有怎么流行,只是偶一为之,上不得大雅之堂。

    张佳木的良种,是他近一年前就开始叫人购求搜访,并且试种了好几种,葡萄种值之法,不外乎良田,施肥,除虫,光照,气温,至于酿法,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后世之时,自己家种的巨峰葡萄,没事就酿一大杯,饮起来也未必比那些专业酒庄出来的差太远了。

    当年故伎,一念想起来,就知道也是来钱的门路。

    “因为大人的酒好,装具也佳,一坛本钱不到两钱银,售出去是二两一坛,听说在南都,已经到五两一坛,士大夫之家还是趋之若鹜,唉,现在奢风渐起,国朝俭朴之风尽丧也。”

    老头子有点迂了,想想这劳什子卖到两头牛的价格,还是有人抢也抢不过来。从北到南,从水到旱,到处都是锦衣卫的暗探和张府奴仆运送葡萄酒往各地,到了地方,就立刻有人来问价抢购,甚至有一车酒根本不及卸货,直接就拉到买主家里去了。

    数千亩地酿出来的葡萄,制成酒不知道有多少坛,但账簿上记的明明白白,光是七月这个月,收入就已经骇人的很了。

    “东翁,本月出手约是一万六千四百三十多坛,获利么,则是四万一千余两银。”不需看手中账簿,钱老夫子也知道具体的数字,至于各省具体是多少,运费各是多少,各地雇佣的掌柜伙计各是多少,开销多大,老头子心里也是有一本账,说起来是头头是道,数字仿佛就在嘴里,一开一合,就喷涌而出。

    到这会儿,各人才知道张佳木为什么这么器重这个半老不死,看起来也很没有威仪的老账花子了。

    “钱老夫子,”听完之后,张佳木默思片刻,便是笑道:“往辽东的酒,可以增加一些,往南都的,叫他们酌量减三成。”

    “是,东翁。”钱老夫子心中简直佩服之至,但脸上也并没有露出太多表情。这个东翁,心志刚毅,而且不尚虚文,用在一般人身上有用的东西,用在他身上反而是适得其反。如果自己知道其中关键,并且大加吹捧的话,没准会被这个年轻的东主看的太轻,以后就很难有这种半超然的地位和尊重了。

    当下只是答应一声,便匆忙起身告辞。

    张佳木甚是和气,起身将老夫子送出院门,揖让一番,才又重新回座坐下。

    “汤三,把这个月的利银,悉数送到鲍家湾去。”坐定之后,张佳木略一思忖,便道:“那边最近用银子很多,这一次不要拨个几千几千的了,索性把这一注银子全给他们算了。”

    “是,小人立刻就去办。”

    “还有,知会总务的人,办学的事,等银子一凑手,就开始施行。民间也多张贴一些榜文吧,寒门子弟如果有志入学,并且先通过考试的,可以先领一笔补贴,这样对生活也是不无小补。”

    汤三就是底层小民出身,原本是朝不保夕,是张佳木把他从泥潭中一手拉拔了起来,此时听得吩咐,心中感动,但他在张佳木身边伺候,从来不多说一个字,当下只是答应下来,然后便也匆忙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