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卷 锦衣都督 第三百三十六章 怀恩

    第四卷锦衣都督第三百三十六章怀恩

    “哈哈,”张佳木对付这种人很有几下散手,因只向着这个小宦官笑道:“公公常居内宫伺候皇上,独对的时候将来有着呢,我这点小小际遇算得什么。”

    话说的夸张,但太监就是吃这么一套,当下这宦官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又很客气的躬了躬身,然后才又问道:“怎么着,大人叫咱来,是有什么吩咐不是?”

    “是,”张佳木道:“劳你驾,把我的伴当知会一声,叫他们到西华门这边来。”

    “好,咱这就派人过去办。”

    这么一答,张佳木和王增倒是失笑了,刚刚一招手,他就巴巴颠过来,现在好歹想起自己是个有品级的六品宦官,又想起叫那些没品级的无名白们去跑腿了。

    当下也不揭破,只是笑问道:“公公尊姓大名?”

    “岂敢,岂敢”那宦官倒还知道谦逊,因笑答道:“咱家姓戴……”

    话还没说完,旁边有人怒喝道:“阿九,你正份差事不干,跑这里来钻沙子?你好大的胆子。”

    这人声音深沉有力,方正雄浑,几乎叫人觉得是哪个武臣在说话,但深宫之中,武臣和士大夫都没有斥责宦官的道理,一则是宦官势大,二来彼此不相统属,不象清朝,大臣任内府大臣就有资格管理宦官。

    这厮原来叫戴阿九,听得人训斥,阿九吐了吐舌头,道:“又来烦,不过真是惹不起他。”

    说话间一个中年宦官踱了过来,看衣饰是一个太监,不过衣料都是用布,并没有用葛或是绢、绸缎等名贵的衣料,模样么,倒也和普通宦官一样,瘦长苍白的脸,稀疏的眉毛,病态十足的样子。大明宦官都是幼年阉割,在没有飞黄腾达之前吃食也很不好,身受巨创而且营养不良,很少有太监能长的面团团红光满面的。而且此辈少年被阉割,对人和世间一切事物都以仇恨视之,执掌天下事后,能象个正常官员,就是根底很不坏品性很高尚的人了。

    而眼前这位,形象端谨敬肃,对着张佳木这样的权臣也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听声音也是板正淳厚,一派正气,至于眸子,开阖对视之时,也是正气俨然,令人视而生出敬意。

    “这位公公是?”张佳木感觉对方不俗,因也是肃容拱手,问道:“瞧着面生的紧,还是头一回见。”

    “嗯,大人说的是。”这般对答,会来事的宦官总会打个哈哈,客气几句,这个宦官却只是淡淡一应,并没有特别客气的表示和露出一点笑意来。

    好在,他声音中算是多了点客气的意思,不然的话,张佳木就尴尬了。

    “这是咱们怀恩公公,”叫阿九的奉御没走,还是没皮没脸的呆在一边,听着两人对答有些不大融洽,便上来插话道:“新为司礼秉笔太监,上任没多久,以前是在都知监,不和外臣打交道,所以大人不认识。”

    “喔,喔喔”张佳木才想起来,司礼监最近是添了个新人,听说为人方正,而且是难得的宦官中的世家子,算是大族子弟出身,被阉割了后性情仍然方正端肃,不比那些贫家小户出身的宦官,又或是拔了苗寨抢来的幼童阉割的宦官那么没品就是了。

    这怀恩姓戴,原本是太仆寺卿戴希文之子,族兄兵部侍郎戴纶在宣宗年间犯法被杀,戴希文也被连累,抄家杀头,怀恩当时年幼免死未充军,但被宫为小黄门,人生的轨迹,就在一道圣意间转变了方向。

    但此人算是身残志坚的代表人物了,虽然被阉,性情仍然平和中带着坚毅,一生事业做的精采丰富,明朝宦官在士大夫笔下品行不端甚至该死该下油锅的多,但怀恩是很少的一位被称赞的宦官。

    这些张佳木不大清楚,不过这位怀恩的品行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不结党,不营私,不要盐引赏赐,庄敬自恃,在宫中也不欺人,是很得人心的一位大宦官。

    现在入了司礼,自然权势水涨船高,不过,张佳木前一阵馈赠的礼金,怀恩却是一两也没有收,光是这一点,就很难得了。

    “原来是怀恩公公,失敬了。”张佳木喔喔有声之后,不觉埋怨道:“大伴未免有点不近人情,内臣之中,收我仪金的亦非一位,这一点钱只是大家相与,不算什么,大伴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这么一说,怀恩也是一笑,但笑容一现即敛,良久之后,他才答道:“我亦喜黄金白银,此物人皆喜之,仆岂能免俗?但此物虽俗,得之也是不易。大人既然多金,就使在该用的地方吧。我这里,倒暂且不缺钱使,等将来用着了,再派人去大人那里取去。”

    “哈哈,好好好”张佳木纵声大笑,上前执住怀恩的手,笑道:“大伴可要说话算话。”

    怀恩轻轻一挣,把手挣脱出来,淡淡地道:“是,多谢大人美意。”

    说罢,瞧着在一边看着发呆的阿九,怒道:“你怎么还在这里?这么不上进,还和我说想去捕江盗,你这样的,我敢保荐么?”

    最近是有风声传出来,扬州和镇江那边出现“江盗”,就是一群沿江的居民,悍勇不畏死,纠结一起,盗抢来往行船。扬州和镇江之间的瓜洲渡最为有名,在有江桥之前,是渡江的必经之路,在那里出现江盗,当然也是治安上的严重问题,地方官当然不能免责,但也必需要立刻解决。不然的话,小患可以成大患,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当时没有理论说法,但认识却是人人知道,边患可以不当回事,内患却是一定要尽速扫平的。

    “江盗的事,已经有决议了?”

    这件事当然也是在张佳木的关注范围之内,事关反乱巨盗,锦衣卫难辞其职。当然,皇帝倒是没有怪罪,因为在表面上,锦衣卫已经经过严重的收缩,只是以坐镇京城和天津卫并大同诸多重镇为主,内地有什么盗患,叫锦衣卫第一时间反应,也实在是太为难了一些。

    最近新上任的南京锦衣卫都指挥使袁彬,指挥同知哈铭,这两位就是张佳木的师友般的人物,他们俩去南京,就是要躲开纷急,并且养老。

    指望这两位大哥能发现扬镇之间的盗患,也实在是有点儿强人所难。

    他这么一问,怀恩倒不好不答,当下只得道:“这件事,皇上的意思是兵部玩乎职守,南京兵部侍郎宋琰大人其罪非轻,但宋琰身子不好,也似乎不好怪罪,所以,干脆不必让兵部去管了,从京师派人下去。”

    “哦,这么说,”张佳木沉吟着道:“是要派内臣了?”

    “是的”怀恩语意简捷的道:“派太监吴昱、右监丞王允中等率上卫亲兵出京,至扬州、镇江等地辑捕江盗”

    “好,我知道了。”张佳木不假思索,直接便道:“谢过公公。但我要有言在先,此事我傍晚再来一次宫里,面圣反对,太监监军也罢了,提督京营也是监军,但以太监领兵,我期期以为不可。此事,我要反对到底。”

    “此事我就是不说,”怀恩面色有点不安,不过还是道:“大人也会知道的。但我不妨也是明言,我也是反对宦官领军。”

    他看了看站在面前的阿九,苦笑道:“瞧吧,这是我的本家,他这样儿,领着上卫亲军出去,一路上除了扰民,还能干别的不会?”

    “你老这样也太门缝里头瞧人啦”阿九颇为不服,叫道。

    “不要啰嗦了”怀恩板着仍,喝斥着他,又向张佳木告辞,接着便带着一群小宦官匆忙去了。看来,他这个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还没有手握实权,现在只能在宫里忙些杂务了。

    在入司礼之前,怀恩是在太子那边照应的多些,所以和太子感情也是很好,张佳木送礼之前,就听得太子夸赞过怀恩的品行好些次,看来,太子虽然年幼,看人也倒是还蛮准的。

    成化年间,政治颇恶,大臣中早年有李贤还算象个样子,后来越用越不成事,内廷也是铺张浪费,皇庄大肆扩张,采办需索物品无度,内廷积累多年的财富几乎挥霍一空。

    这怀恩身处其中,以这样的性子存于斯时,恐怕内心的痛苦比身上的苦痛还要更大一些吧。

    “这太监还不坏。”等众人散去,张佳木和王增慢慢向西华门踱过去,王增若有所思,慢吞吞地道:“要是他一直在太子身边伺候,对太子圣德的培养,颇有好处。”

    “你这到提醒我了。”张佳木道:“确实,他这样的品性,似乎适合教导太子趋于正道。怎么把他给调走,这件事,我要查一下。”

    “这么多事做什么。”王增不以为然,笑道:“在司礼监这样的地方,似乎也该多一些正经人,这个太监在里头,我看不坏。”

    “他这样的人,掌握不到实权的。”张佳木面色沉郁,摇着头道。

    又笑了笑,道:“走吧,人也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