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卷 锦衣都督 第二百八十七章 心腹

    老娘这么开通明理,张佳木含笑躬身,连忙答应了,又哄了小妹子几句,答应她有空了再带妹子去皇城大市,好不容易脱了身,出得门来,脸上的笑容就是一丝儿也瞧不见了。

    他已经派了人去通知,所以待他到书房的时候,里里外外已经是坐了一屋的人。

    “大人!”刘勇带头,一众人等全部站了起来,大家一起躬身而礼,身后的腰刀撞在一起,噼里啪啦的一通乱响。

    张佳木已经是面色铁青,在他这一群真正的心腹手下面前,倒也无需隐藏自己的情绪是好或是坏,总之,他现在的心绪,确实是糟糕透了。

    在太子那里下的功夫确实是不小,幼军的事每天禀见是水磨功夫,进献庄田和玩物就不知道价值多少了,太子*人花的钱也很可观,再加上几次在皇帝面前帮太子转圆说话,脸上贴的是不折不扣的太子党的标签……这些早就把张佳木绑上了太子的战车,下了那么大的功夫,结果太子被人这么一怂恿,加上帝王原本就是心凉,倒不是生性淡薄,实在是,处在那种位子上,稍有不慎就是一个帝国拱手让人,将心比心,换张佳木自己坐在那个位子上,怕是比朱见深这位太子爷更加多疑,更加残忍吧。

    所以,抱怨是无济于事的也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张佳木向来的观点就是,抱怨是弱者所为,让别人抱怨去吧,他不需要。

    有此话语,当着一众哪怕是最心腹的手下,张佳木仍然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简单几句把今天的事说清楚后,自己便退向角落戳灯的阴影处,仔细的打量着部下们的神情。

    “我看,”当先说话的是急性子的黄二,穿着一身百户的官服,看起来气概倒是不下一个指挥,这会儿胸膛挺的老高,气势昂扬赳赳武夫的模样,他性子最急,张佳木一说完,黄二便接话道:“大人,依小人的愚见,咱不如改换门庭!”“喔,说说看。”

    张佳木在灯下也是一笑,他最欣赏黄二这样的属下,是一条得力的好狗,叫咬人便咬人,不叫他咬,主人有事了,也是最早冲出来。

    不管能力怎么样,为上位者,大约都喜欢这样的下属吧。

    “不是还有好些个亲王?”黄二一点也不避讳的道:“太子又不是皇上,皇上不能换,实在的,咱们连皇上也换了一回,换个太子算什么鸟大的事?大人天天见皇上,想办法,把太子换一个就是了!”直言不讳,野心勃勃,满屋子的人都是一脸的震惊,但哪怕就是刘勇这样老成持重的人都没有出来指责黄二。

    锦衣卫,已经是一个牢不可破的集团。

    这个集团是张佳木一手打造,较以往那个锦衣卫更具组织性,更加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并且,是一个密不可分的利益集团。

    大家都是围在张佳木名下,张佳木是核心,是领袖,是他们一切福利的来源。

    黄二,原本是市井无赖,一天的收入大约够吃两餐饭,第二天的饭还不知道在哪里。

    一天不做,一天饿肚。

    刘勇等人,或是郁郁而不得志,或是沉沦下僚,都是张佳木于微寒时不次拔擢起用,他们从小旗官或是总旗官,现在都做到了指挥同知或是指挥佥事,而且,这才是一年不到的时间,可想而知,就算是刘勇这种已经白了头,原本距离退休没几年的老头儿,将来以都指挥使级的武官官衔退休,想来也不是一件难事了。

    正因如此,他们对张佳木的未来和前途都极为关切,封建王朝时的人际关系不比后世,上司出事,可以从容换一个上司再来过,其实就算是后世,上司倒霉,仕途想再有进步也是难了,后世尚且如此,现在这会儿更是无可商量。

    张佳木一旦倒台,眼前这群人想保有现在的位子也是痴人说梦,能平安退休就算是运气,弄不好的话,被逮捕抄家也是很寻常,别闹个充军或是杀头就算是运气颇佳了。

    正如黄二所说,皇帝都在夺门之夜换了一个,大家都是拎着脑袋跟着张佳木干那一场弄险的勾当,当夜都敢,现在换个太子,又有什么不敢?刘勇皱眉不语,他这个指挥佥事,前任总旗年纪已经大了,现在一心一意想的就是把官再坐稳一些,将来恩荫给儿子承袭时也好起步更高一些。

    这些日子下来,他在总务局安心办事,不乱说不乱动,凡事都办的兢兢业业谨慎小心,现在这会儿的事,可就不光是办事谨慎就能过关的事,非得表明态度不可了。

    黄二说完,刘勇便道:“黄百户的话,未尝不是没有一点儿道理。”

    这话一说,底下的诸人都用意味深长的眼神互相看了一眼,刘勇向来持重,而且在锦衣卫里威望不低,因为老头儿为人谨慎小心,不得罪人,办事也干练,所以向来很得众心。

    如果在锦衣卫内部谁能在短时间代替张佳木,不是别人,还就是这个不哼不哈,一头白的半老头子。

    “不过,”刘勇接着皱眉道:“大人向来是在太子这一边,突然改换门庭,怎么交待?”“是了!”薛祥也是一个资格颇深的下腹,他看了看阴影中的张佳木一眼,接着道:“总得有合适的人选是吧?现在太子尚幼,找不着好借口不说,而且早就有人在别位亲王或皇子身上下功夫了,咱们这会再跟上,吃亏不说,还排在人后头,何等来着?”他这也算是对刘勇话的一种有力的补充,待薛祥说完,刘勇重重一点头,道:“是了,就是这么一说。”

    这两人虽然持重一些,不过道理上是对的。

    黄二虽然憨直,不过并不蠢笨,当下也是点了点头,道:“是了,吃屎也赶不上热的,这可真是晦气。”

    这一下刘勇可就要斥责他了,老头儿把脸一板,训道:“黄二,当着大人的面,这么胡嚼乱说的,怎么这么没规矩?”“是是,下官错了。”

    黄二是一脸的横肉,觉得自己有理时,天王老子的面子也不给,当初张佳木也被他当众顶过,更别提别人。

    不过,人家说的有理,他也是从不说什么,当下只是连连点头,笑道:“小人话糙,大人莫怪。”

    这话当然是对张佳木说的,这屋里头,除了他,自然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当得起这么一声。

    “有话只管说就是了,”张佳木听的一笑,道:“议事么,还管说话粗还是细,我不在意,你们接着说。”

    有他这么一句,各人自然是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是有。

    不过,锦衣卫向来的隐忧这会儿可就露出来了。

    在座的拉出去,一个打十几二十人的人一抓一大把,论起心机深沉多智果决来,也是有不少人才可说,但对朝局了然于胸,说起来头头是道,能分析的条理分明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说一个没有也是不对,年锡之算是一个。

    父亲执掌兵部,在外也是巡抚,算是显官世家的子弟,自己也中了进士,心胸中才学算是不必多说了。

    而且,跟着张佳木日子久了,文韬武略的学了不少,更是不同当年。

    今晚会议,只限于心腹,象年富和范广这样的文武大员是没资格与会的。

    他们虽然也是与张佳木利益交关,但还真没有到能参加这种核心会议的地步。

    尽管,张佳木在朝中的党羽位居一品的已经不少,但真正得力的,还是在眼前的这一群座中人就是了。

    幼军之中,张佳木也在安排一些真正的心腹,金千石与王毅等人,便是上好的棋子,只是暂且火候尚且未到。

    锦衣卫系统外的,只有一个王勇,他与张佳木关系也是极为亲近了,一切不需说得,只是王勇也是一介武夫,虽然现在官儿做的不小,但都是张佳木一人之力,自己的历练和经验都还不足,今晚这种场合,他又顾忌锦衣卫人的观感,于是乎就更加不便多说什么了。

    说了半天,也是不得要领,黄二焦燥起来,叫道:“李瞎子个***不在京里,他要在,倒也能说出点什么来。”

    “黄二!”这一次是张佳木训他了:“保密制度和你说多少回了,谁在京里或是不在京里,哪能这么当众就说?”“这不是都是大人的心腹……”“这也不成,”张佳木面露薄怒,向着刘勇道:“给他记一过。”

    锦衣卫里的记过比京官六年一次的京察还要厉害的多,一旦记过就不能注销,升级考核或是评定资薪时,极为要紧。

    黄二不过一句话就落了个如此的重责,一时间众人倒忘了今天要议的事,只是看着张佳木和黄二不语。

    “给你们提个醒,黄二倒霉,”张佳木笑道:“保密制度已经颁布很久了,我看不少人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是,你们是老伙计,遇事了我都给你们脸,但可一不可再,黄二这还是轻的,有人再犯,可就比这重的多了。”

    他的话说的淡极了,简直就是轻声细语,但其中的骨头谁都听的出来,当下各人凛然而起,齐声道:“是,下官们知道!”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