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八十章 展望

    大人说什么?,。大人莫耍讲笑啊。”

    两人公子哥儿还在发呆早就才一群校尉过来,将这两人驾起,两人只觉腾云驾雾一般,没过多久,先是闻到腥风扑鼻,梅着就是听闻一声厉啸……不要不要啊口”

    两个大少爷已经是涕泪交流浑身吓的发抖,在校尉肩膀上,西人也能看到眼前是一座土山,其实也就是四面堆址,中间是一处凹她,四壁高疤,所以虎攀不上,喂食什么的,就是从址上直胺丢东西下去就好口

    自然也是才一处暗门,可以由外而入,方侦牧栓打扫口

    这种关虎和豹的土城在南苑也并不多耍到正德年间,当时的武宗皇帝时和虎豹掉斗很感兴莲,建立的豹房里头也才不少关着狮虎的土城,听说皇帝还曾经亲下城中,手持短兵和虎相样,虽然受了很多伤,但手毙征虎,也是皇帝一桩很得意的事口

    后来武宗又曾轻亲上战场与小王乎一战之后,虽然文官记录只斩首十余级,十几二十万人的会战就死这么几个人,还不如庙会踩死的人多,但此役过后一直滩心勃勃想帜复紊元旧疆的小王乎从此钻声匿迹,再也没才出来犯边,而就是在此役之中,武宗皇帝亲手射死敌人,并且手刃砍下敌人的首级。

    皇帝亲上汕场不希奇但与人白刃妇斗,并且砍人脑黛,这个玩票确实玩的大了些。

    南苑这里现在当然不及武宗年间那么风光,不过好歹是皇家禁苑,找几个关老虎豹子的她方还是不戍闸题的,这些老虎和豹乎都是才体禄的,皇家克和官员的体禄,用点破布就鸟官体,对这些老虎豹乎侄是一点不吝借财物,每天都才足够的肉食供给,所以其实这些虎豹的待遇例确实是比官员还高的多了。

    所以张佳木向着两个已经吓软了的李家少爷笑道:。两位不必太担心的这不是老虎,要是老虎,以两位的身手,怕是没才办法活着出来了。不过是头豹乎,想,比普通豹乎稍微壮实点的豹乎而已口”

    这会儿两个公乎哥才者到土城之中是一只椎视科纠的花斑豹乎者到两人,那只豹子也很好奇,张着嘴巴,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刮齿口

    两人一见此景更是魂飞魄散,倒是张住木在一边不紧不梗的笑道:。两位放心,它已轻吃饱了。”

    不说还好一说之下更是让人心胆惧裂,不过帕亦无用,抬着西人的校尉已经将手一私,两人。哎哟。一声之后,再是砰砰两乒,一并掉在那土城之中,直落到豹乎嘴边口。走吧不必看了口”

    听得土城里一阵阵的惨叫张佳木瞄了一眼,笑容满面的向着看守土城的军官道:。守他们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不死,算他们命大,捞上来就是口”。是是,未将省得口”

    那军官满头大汗却是连声答应,价眼厩一下土城之中,巳径只能看到两个血肉棋糊的身影和梧连不断的惨叫声响,他吓了一大跳,再也不敢看,只是在张佳木面首站的笔直,连大气也不敢喘口。走回庄!”

    和来时一样只是年锡之和一群直卫簇拥着张佳木风驰电掣舰的飞驰而去,猿门处,陈遣和程森等将官俯首躬身,一直待张佳木远去之后,各人这才又站直身子……大人,”适才被吩咐的军官才点怯生生的他上前一步,向着陈遣和程森问道:,是不是当真照着都督的吩咐,半个时辰后再把人弄上来?”。昏估”陈遣好歹是亲信,瞪眼怒道:。大人要是想弄死他们,何必玩这么多花样?快点,把这两个识蛋弄出来吧口”。哎”程森点才忧心忡忡,他道:,最近大局算是稳着,大人也在多方设法增加实力,现在要是万一和曹家破了脸?”。不会”陈遣虽然是勇将,但好歹才点心机,当下拇了拇头,笑道:。大人裴才把事做的太过头,留才余她口瞧吧,回城里还才几场热闹,不过事挤也就是这样了。”。哦哦这样最好口”程森笑道:。现在幼竿也是什么事刊上头锗,悲大用的韶,得安心再多个一年半载再,不出乱子最好!”。狭大人的计戈陈遣想了一想答道:,幼竿要壬练十八个月,然后分班军到塞外驻守,大人说,幼军虽然是求子亲竿,不过,好歹也要见见真的大阵仗,不然的恬,太予要了也没用口”

    “是么?”程森虽然拼命出力练不过是希塑眼首这支幼军能多出一些合格的军官,就象宣宗手里用出来的人一样,到现在当今皇帝也会委以重任,甚至会才机合封侯勺但把幼军这样的太子亲军派到寡外去驻守戍边,这一层他任是从来没才想过口

    “是的”隙遣笑道:“太子殿下已径允准了,皇上也无可不可,反正这是太乎殿下的亲军,所以这件事已径算是定局。”

    “这么说”程森也不是笨伯,他立刻便道:“都督大人才意于疆场建北?”

    “大钓是吧口”陈遣摊了一下手这个动作他好象是和张佳木学的:“反正大人也在等机会口大人说,目朝真正的勋臣都是以军北世龚,没才军纪,则是无根之木,所以为了大家的北业,都要把幼军搞好口”

    程森侈是当真头一回听闻此事乍听之下很觉得荒谬,但细思之下,却又觉碍大才可能,并且几乎是十才**的事。身为武将,一想到能才机会执掌井锐扫请汕漠,又怎么能不动心?

    他不觉道:“怪不得怪不得!”

    陈遣笑道:“怎么想到什么了?”

    程森跌足以道:“煮真是笨伯!大人早前调拨的武器巳轻够多前一阵子,又调配了十几库的皑甲兵器来,再才,大人还从工部调来了几十宗匠户,又派人购铁,说是要武着用铁来造火统,我心里还才点犯哨咕,这一下,可是真明白过来了口”

    陈洼者着程森脸上却是仙笑非笑。其实程森不是笨伯,放他在营里,其实也是为了安众人之心。

    原本以为才曹释当坐营官,程森泣最起码诈持一制。但形式比人强,现在张佳木对幼竿的程制巳轻是一天深入一天,连陈遣这种北勋宿将都在张佳木面前躬身听命而已,更逞站其余人等挤走曹释,只是第一步,邀姑人心,借太乎之势补充幼军器杭,足枷厚赏,幼军待遇甚至到了不侦在城中继嵌住下去的她步,张佳木在这支军队里下的心血,真是可想而知!

    现在幼军中层到高层竿官十之七八都已经在张佳木惠下,曹锌已轻被挤的立身不住,经过王毅被打这一件事,张佳木急如星火般的赶到,不是弹压士兵,而是借着此事竖立起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先罚,打的犯事幼军一个心服口服,借此一事,从法纪上更是教幼军上下无证可说,立威,则是借着捕李御史两乎前来一事,替幼竿上下大大的出了口气。轻此一事,权戚大立,侦是陈遣等人不想继续听今,恐怕幼军上下也是别的军官带不起来了。

    想到这陈遣也是糙微苦笑,请张佳木来,原本是想让他借着权威把闹事的幼军压下去,免得助长营中那些小乎的傲气,不过轻过这么一弄,那帮小乎更是把胸胜桩的弄高,对张佳木个人的崇敬之恃当然是才增无减,不过,营中普通的将官在这些少年面前,却是很难继续摊持自己的奴戚了这位大人,其心也深,其来也徐,总是叫人就算知道了,也是无力杭柜啊口

    就算重来一回难道事态又不是如此发展吗?

    程森倒头才与陈遣一般想的太多但毕竟还才一下只是大谈张佳木稿来大量的皑甲和兵呆,还要铸造火统,到了末了,程森颇为激动的道:“当年太宗皇帝扫请汕漠,几次征伐紊古,先父也曾与役几回,火统真是利器,建功甚大,可惜现在工部的官员太不轻心,铸出来的火统良菩不齐,这一回大人说是咱们自己造,百家匠户,给充足的轶,一两年北夫,不怕建不起一支可用的火统队来口陈将竿,到时候,就是我们封侯的机会了!”

    大明这几年对北方的局势可以说是寄于厚望,但又无比失望口

    个上被也先俘虏的大仇还没才报景泰这几年,虽然才于谦镇守,好歹没才被人继续又打到北京械下,但是也仅限于是守边而已。

    在正琉早年还是大明律着蒙古人满地跑,没过多久北夫,北守之势相易,这就叫根多人心里不舒服了口

    程森和陈遣就是两人都巳轻年过中年,父执辈在军中多年,当初是怎么风光,现在又是怎么龟缩,两人都是请楚的很口,如欲知后事如何,讳登陆柑比,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特正版阅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