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七十一章 营啸

    “不必说太多客套话了。”翻身上马之时,张佳木道:“程副将,出了什么事,你现在可以和我说了。”

    “是。”程森也自己跨上马来,控制着马速与张佳木并肩而骑。

    他这一次匆忙赶来当然是幼军中出了点事,不然的话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了。从南苑出来到广渠门东的鲍家湾,足有四十余里路,又没有什么官道可行,程森虽然精神还很好,不过浑身尘土,看起来也很疲惫了。

    现在幼军已经搬到南苑了。南苑在永定门外二十余里,是皇家在城外的一处别苑,范围极其广大,其中蓄养了很多鸟兽,而且也有校阅用的点将台,还有大小不一的几个校场,几千幼军投在里头,训练之余,还可以负责看管南苑这个皇家禁地,正好一举两得,极为便当。

    只是离京城远,张佳木这个提督和坐营官的责任也就更加重大了,在京城里,虽然各方势力瞩目,幼军要做什么都得提防别人说话,但上头婆婆多,下头的责任也就小的多,最少幼军军士操练之余还能回家,或是请假也没有什么要紧,现在出了城到南苑里头,责任大的多了,而遇到什么事,也无可推诿,全是张佳木的事了。

    今天的事,确实较为严重,所以程森兼程赶来,必须面禀,而且只能由张佳木去处置了。

    事也简单,营中有一个姓王的幼军请了假回城,途中冲撞了一位御史的仪仗,这个御史倒是脾气不大好,将这个幼军打了一通板子,二十板打完后,皮开肉绽,伤的不轻。

    这也还罢了,那个御史可能是余怒未息,打完之后,又下令从人把那个幼军扔在河里。

    虽然不是冬天了,不过刚被打完的人,全身无力,又有伤口,扔下河后虽然很快被捞起来,但也受创甚重了。

    因为这件事,幼军营中已经军心不稳,有不少人在鼓噪闹事,如果弹压不得法的话,很可能会发生营啸这样最为可怕的事。

    在大明军中,欺负人或是被人欺负都是很正常的事。所以营中军法最重的,就是不准传播消息,也不准在半夜哭泣叹息,因为军户多是苦人,一有人哭,立刻就会引发很大的麻烦。所谓营啸,就是因为这种情绪而引发的暴乱,平时将领威望很高,犯事的军士可以被随意仗打,或是割耳削鼻,cha箭在脸上游营示众,或是心情不好,直接斩首。

    但一旦发生营啸暴乱,将领则死无葬身之地,因为军人毕竟是一群暴力集团中的一份子,平时受训就是为的杀人,一旦军人暴乱起来,其残忍暴虐之处,可以远超普通的百姓。

    营中两个副将,陈逵是摆明了的张佳木的人,威望高,震的住,留在营里弹压。而中下层军官未必有陈逵的胆色和资望,而且也没有资格来找张佳木,所以出事之后,倒是程森这个外系将领拖身出来,跑来找张佳木处理这种突发事变。

    两人一边说一边骑行,距离虽远,不过好在都是良驹,一个多时辰之后,南苑就已经在望了。

    辕门附近灯火通明,程森看了一看,沉声道:“看来事情还没完。”

    现在已经时辰不早,军营不比普通百姓,晚间吃了饭后就要安歇,幼军训练很严,晚上睡的就更早了,因为有时候半夜还要起来夜训,晚上睡的不好,第二天也没有精神,到现在这种时候,辕门内外还是灯火通明显然就是事情未了。

    果然,再稍近一些,就能听到辕门附近人声嘈杂,等张佳木沉着脸策马过来的时候,看到陈逵正满头大汗的训斥着闹事的军士,不过领头闹事的都是幼军中少数的世家子弟,他们虽然不一定是公侯伯的直系子孙,但必定是与公侯伯或是武官都督指挥一级家中的旁系子弟,有这些身份在,幼军训练又严,他们想必也是积蓄了满肚皮的怒火了,在闹事的那群人中,恐怕也是有不少人借着此事借机发泄一下而已。

    “大人,”远远的便看到陈逵迎了过来,这个将领智勇双全,但身上更多的是“勇”的一面,敢作敢为,勇武过人,所以平时训练士卒时很得力,但一旦遇到这种事,陈逵恐怕也抓瞎了,他向张佳木行了一礼,躬身道:“末将约束士卒不严,请大人责罚。”

    一见面陈逵就先请罪,在他身后还有几十个中下级的武官,都是跟随着陈逵的心腹,自然,也是张佳木安cha在幼军中的人。

    陈逵上来就认错,可能也是害怕张佳木责罚他们吧。

    “处罚是免不了的。”张佳木淡淡一笑,向着陈逵道:“陈将军治军不严,自然是首罪。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陈逵心中一紧,不由自主的低了低头,轻声答道:“是,大人说的对。”

    张佳木以前与他说话时都是亲切随意,甚至还有点熟不拘礼的感觉。毕竟是于谦留下来的班底,彼此还有些生疏和客套。

    可现在已经不同,张佳木威权早立,在朝中不要说陈逵这样普通的都督同知,就算是再高一级的都督也不能和张佳木的权势相比。

    当着陈逵和一票属下的面,张佳木已经是摆出了正经上司的脸孔,而陈逵这一段日子也是仰仗张佳木之力不少,很多东西,上了船就难下了。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张佳木又瞟了陈逵一眼,却是不和他说话,只是向着一个中军把总官问道:“怎么样,坐营官不在么?”

    辕门附近,总有几百个幼军在叫喊吵嚷,虽然陈逵下令抓了十几个绑在一边,但还有众多的幼军心中不服,只是张佳木一来,积威之下幼军们不敢再多说什么,可是一个个还是满脸愤然的样子,见此情形,便是曹翼也有点紧张,他的三十人对付普通的盗匪和官兵都是足够用了,可是幼军器械精良,训练也是极为严酷,陈逵勇武过人,武艺精良,骑术和射术都是一时之选,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成为于谦的心腹,更和范广这样的勇将相交莫逆。

    现在范广虽然不在幼军之中,但范广毕竟是现时大明的第一勇将,他带出来的军官有不少也在幼军之中,所以幼军虽然成军不是很久,但训练之精已经是京营之冠。虽说是幼军,但营中平均也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由少年向青年转变之时,精力旺盛体格健壮,幼军军饷很高,吃食也足,张佳木驭下很严,无人敢来贪污,再加上太子也对自己这个嫡系武装很上心,装备器械经常过问,所以幼军虽然成军不到半年,但已经是京营和禁军中赫赫有名的一支精锐力量了。

    如果幼军真的暴起,恐怕在场的将官都会成为霁粉吧。

    “何遂中,金超勇,金千石,”张佳木问了中军把总之外,又高声叫几个刚刚闹事最厉害的幼军士卒,向他们道:“你们过来吧。”

    这几人全部都是世家子弟,父祖辈不是都督就是指挥,平时也是胆气甚豪的少年郎,遇事从不后缩,所以张佳木眼光很准,一叫便叫了几个幼军中的核心人物过来。

    被打伤后又扔在河里的王毅则是军中平民军户子弟中的佼佼者,平时武艺骑射都远在诸人之上,威望很高,所以被伤之后,才使得军心大乱。

    “回大人,坐营官最近几天都不在营中。”被张佳木问到的把总连忙跪下,恭恭敬敬的答道:“最近坐营官都不大来,他吩咐下来,有什么要紧的事,到府里去说给他知道就是了。”

    坐营官便是都督曹铎,也是曹家子弟中的英才,曹钦、曹铉、曹铎,这几个曹家子弟虽然是宦官的子侄,但武艺高强冠绝常人,曹铎与张佳木比试之下,虽然输给张佳木,但也并没有一战之力。

    但曹铎心高气傲,比武一输,原本曹家的势力在幼军中就是弱势,但好歹曹铎勇名在外,幼军的情形和普通的京营和禁军诸卫不同,都是少年子弟,崇尚勇者,所以曹铎如果能击败张佳木的话,在幼军中也并不是没有努力的余地。不过,一败之后,就什么也不必说了,曹铎心灰意冷,虽然还是幼军的坐营官,但已经很少过来点卯,甚至有时候太子来校阅他也不到,时间久了,大家知道他只是在混日子,估计再过一阵子,曹吉祥会帮他安排一个看的过去的职位把他调走就是了。

    “哦,我知道了。”

    知道曹铎不在,张佳木冷笑道:“听说今天这个御史是曹家的人,想来你们已经去知会他了,再派人去,问问坐营官,该如何处置是好呢?”

    “是是,末将立刻派人去!”

    在他积威之下,中军官唯恐张佳木对他发火,或是断然处置,此时答应了下来,便是急忙起身退后,急趋急退,等这个把总官退到众人队列之前时,已经是汗透重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