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五十九章 代王

    小驿站里头出来,满街都是骑马的武官和坐轿的女门数里规矩已经废驰,按道理来说,很多官员蛮不够坐轿子的资格,但也是堂而皇之的坐上了轿子。

    国初之时,大家都是骑马,了不起牛车马车,轿子只有少数人才有特权,后人说明朝风气由正统天顺年间为之一变,成化年间开始腐化至不可治者,大约也有其理。

    大同斯是时是不折不扣的北边重镇,驻军多,满街全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军官,最近因为所谓的“大捷”加上石彪有意邀买军心,赏赐极多,士兵和低级军官满街都是,买肉喝酒,醉熏熏的在街市上走,偶尔与民相斗,常惹动无数人围看,大同军兵多,连带着民风也很彪悍,没有点身板脾气的人,还真不敢在此行走。

    除了军民官兵,就是行商多。大明以开中法支持北边军镇的正常运作,商人们把粮食运到边境,然后从驻军长官手里领取盐引,有了盐引之后,才有合法经营官盐生意的凭据,凭着盐引才能大其财。这在当时来说是一种良法,因为商人运粮,会考虑成本,省的是自己的钱,雇佣民夫也不能强拉拢民,从买粮到运输到边境,中间环节很多,可以促进各地的经济活跃,总之,是良法。

    大同这里,驻军极多,运粮的商人当然也是数不胜数。国初时候,商人再有钱也不能坐车,甚至不能骑马,只能骑骡子或驴,丝绸等衣物也不准穿,头巾等书人的标志当然更不允许。但现在已经法纪废驰,不穿龙袍的话管你穿什么,所以满街都是着丝履戴头巾或是大帽的商人,天气热了,丝绸衣服虽不贴身,但胜在轻便,于是长袖当风,飘然若神仙中人的尽是运粮过来的商人。他们总要等盐引下了之后,再于边境贩卖一些货物,赚到不少银子后,购买边境的出产,然后再回乡去,一来一去,利润很大。

    后世的清朝以厘金制度来贴补国用,厘金病商,所以商人最为吃亏,一县到邻县之间,能有几百个卡子收厘金,大明则不同,水陆卡子此时并不多,商税更是可以低到忽略不计,所以此时商人极富,身家百万白银以上的商人也已经出现,同陆运转而不依赖海贸就积聚如此丰富的身家,中国人的善于经商,绝不在西人之下。

    除了运粮的商人,便是茶商,当时以川茶为优,汉人自己喝茶,把这种习惯一传到草原,则游牧民族的需求比汉人还要急迫。

    原因则很简单,游牧民族的饮食习惯单一,以肉食和饮奶茶为主,青菜之类则很少见,甚至是绝无仅有。

    常年食肉有害健康,有了茶之后问题则是迎刃而解,所以西藏和草原乃至西域,各地异族对茶的需求都很大,有鉴于此,茶自然也是国家控制的重要资源,法子也是和盐一样,需要官府下凭照,然后才有资格经营。也是从内地运粮至边境,然后换茶引,或是直接运茶过来贸易,而军镇自用有限,多半用于对北方草原的贸易。

    天顺年间,一般是七十斤茶换一匹中等战马,每年靠茶的贸易,大明军镇可以贸易数千匹军马,这些马或是军镇留用,或是送往京师或辽东等地,大明再以河套等地养马,所以终明二百余年,从未有缺乏战马之患,这一点,则是远前宋了。

    “瞧瞧,老哈。”到了总兵官府邸前头,已经是挤的人山人海。大同官兵和百姓行商谁不知道石将爷要封侯?谁不来瞧瞧热闹,在官兵将佐来说,是表忠心,百姓们则是瞧着难得的热闹,府邸前头是挤的不行,要不然两个锦衣卫官摆起了仪仗,能不能挤进圈子里头去,还得两说。袁彬一下轿就是一头一脸的汗,刚刚在轿子里的凉意不翼而飞,他跺了跺脚,笑道:“这些人全无心肝,这种热闹是好瞧的么?”

    “慎言”哈铭虽然深以为然,不过还是劝道:“人多眼杂耳多眼多,咱们安心瞧热闹。瞧完了,反正行李也收拾好了,趁晚上天凉赶路,下一个锋站正五十里,下午夜赶到睡个好觉,如何?”

    “听你的就是。”袁彬无所谓的一笑,答道:“一天赶一个驿站,半个月内回到京师,老哈,这里乌烟菲气的,我也实在是呆不得了。”

    两人苦笑摇头,好在他们不必和那些普通的大同驻军或是百姓挤,自有一个总兵府的听差上前,问明了职司官职以后,听差扬着脸道:“难为你们有心来看咱们侯爷受封的大典。

    击二,事自有席面安排,到时候跟我走就是※

    一个没官没职的听差,对着三品大员都是如此的倨傲,袁彬暗中摊了一下手,哈铭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式,两人没有说话,只是顺着大开的中门一路向里头去。

    大约是石彪故意要摆总兵官的谱,也是为了彰显自己是凭着战功封的侯爵,一路上仪卫甚多,边军精锐,远非京营或是锦衣卫可比沿途的甲士都是悬刀持戟,杀气腾腾小尽管是喜事,进门之后,却只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

    传旨的是京城过来的三个锦衣卫官簇拥着一个六品服饰的中官,都是瞧着眼熟,但并不认识姓名。大明传旨,有用中官,也用锦衣卫官。也用文官,这一次是封爵,以锦衣卫官与中官一并带着恩旨前来,中堂之上,正在摆着香案等物,大票的大同文武官员都在一边等候。但石彪还没有出来,袁彬找着一个熟人打听,却是在里头换全套的侯爵袍服,所以要众人在外头等候,总得石将爷换完了衣服,出来之后才能宣旨。

    宫中的中官和锦衣卫都是消息灵通之辈,石彪是何等样人,大家都清楚的很,所以一群人脸上都很淡然,并没有受辱的表情。当然,回去之后怎么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人群最前,是穿着黄袍的代王殿下。年约三十左右,身体高大肥,胖,站在班次之前,似乎还有点气喘。

    在代王之后,除了王府的佐属官外,几乎所有人都是窃窃私语。以亲王之尊,来参加侯爵的封拜大典已经是骇人听闻了,但代王居然还在这里站班等候,这一点就已经是屈辱到极点,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听说石彪在任大同游击。而代王尚为世孙之时,石彪就对这位集王屡加折辱,至于用了什么手段,殊不可解,一位亲王被封地内的总兵官如此欺凌,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代王其实也很难自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个礼绝百僚,要诸人。拜行礼的亲王居然给一个总兵官站班,众人的眼神也教他难受的很,好不容易,瞧着内堂里身影一闪,代王瞧的眼都酸了,当然一下子就认出来是石彪过来了。

    “石侯,何来之迟也。”代王故意做出豁达潇洒的样子,笑着迎上前去,与石彪语笑寒暄,向其致意。

    但代王其实是阴沉人物。虽然故作大方,其实面色难看,双眼滴溜溜的转乱,脸上也是似笑非笑,着着也实在难看。

    “怎么?”石彪身形比代王高大,全身的彪悍劲厉之气,这会儿瞪眼向代王,怒道:“我封爵的大事,王爷等会儿就耐不得了?”

    “耐得,耐得。”代王简直要尴尬至死,但无论如何,他是不敢与石彪翻脸的。

    但石彪去不肯放过他,想了一想,向着代王道:“这回因为大捷的事,皇上特别给王爷增禄两千石,王爷,这是谁的功劳?”

    “当然是总兵官的功劳!”代王很爽快的答道:“孤也正要给皇上说,总兵官劳苦功高,着实是难得的勋臣。仅赐侯爵尚有不足,不妨依前武清侯现忠国公例,给总兵官加镇朔大将军印,如何?”

    石亨当年封侯之初,景泰皇帝曾经赐给他镇朔大将军印信,大同等诸多边镇俱受石亨的节制。那是因为国朝名将,以勇武和资历来说石亨也确实是第一。当时也先锐劲正足,虽然被从北京城下击走,但还是展屡犯边,除了石亨,朝廷也着实拿不出什么象样的人手来。所以石亨得在徐达等开国诸帅之后佩大将军印,也是实在难得的异数。

    现在石彪走的就是他叔父当年走的过的路,任总兵官,封侯,再加大将军印,最好再加枢密同知,左都督,这样的话,国朝将军,自然是以他为第一,叔为公,侄掌边军全部精锐,谋反不谋反的两说,走到了这个地步,敢和他石家为难的人,恐怕事先也要掂量一下吧?

    “王爷有心。”石彪好歹在脸上露出点笑容,他道:“这自然要请王爷为我说话,但王爷增禄,好歹也要谢我不是?”

    “是是”代王不知道他的意思,只得先答应道:“自然要谢!”

    拜年了拜年了,年三十码字很辛苦的啊,请大家一起要记得投我月票。

    年后过几天就正常更新,加快情节,请记得要订阅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