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百零一章 夜惊

    ”穆竿等候消且的时候。()王增被几个号兵路抬出了守门的官员忠于职守,慢腾腾的记下了王增的姓名,外貌特征,因为什么事情出场,手续做完之后,才点了点头,衣袖摆了一下,示意号军抬王增出去。

    从角门绕到贡院大门也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王增此时已经目光炯然,半倚在板上,拼命地催促着:“快,快快快!到了正门那儿,我给你们赏银!”

    “何消老爷吩咐”号兵们头也不回,打头的答道:“治病如救火,咱们省得

    他们倒不曾回头,没有看到王增现在的模样,几个人一路小跑,没多久功夫就已经到了贡院正门附近。

    在这里有的是地方让举子们带来的下人等候,已经起更,时辰不早,所有的仆役多半裹着被子躺在搭好的席棚里睡着了,王增歪着身子打量,除了这些等着主人出来的听差之外,正门里头应该有值班的监察御史,贡儒前大街上也有巡逻的兵马司的坊兵,顺天府的差役则是在听差群里维持着,有几个差役看到王增几人出来已经是迎了上来。

    但王增迫切要找到的人,这会儿却是没有露面。

    “张佳木,张佳本!”

    看看左右也没有锦衣卫的影子,但王增知道,贡举大事,张佳木总司关防,肯定会安排人在此巡逻值班,不可能没有锦衣卫的人!

    他想来想去,一时也没有办法,不过王增向来是个大胆而且有急智的人,没有多想,就撑起胳膊跳了下来,看也不看,直着嗓子便开始叫喊起来。

    这么一叫,不仅号军们吃了一惊,在左右巡逻的坊兵和差役们都是吓了一跳,这里的人也不是人人都认识王增,当下一个带队的队官就叫骂起来:“这个举子,有病就去治病,在这里叫什么叫,小心抽你一顿鞭子。”

    “张佳木,你这厮在哪儿,快出来,快”。

    王增是什么样人,他家里的三等奴仆都比眼前的这些小军官大些,靖远伯王旗老头儿实在是大明官场的不倒翁,不论是王振当权,还是于谦用事的景泰年间,又或是现在改元的天顺,老头儿都是屹立不倒,他座下的门生现在当到布政司按察司的比比皆是,在朝中为官的也很不少,关键是在军中也有深厚的实力,不少军官都是王膜带出来的,现在官至都司总兵加都督衔的也很多了,至于指挥一级的军官,出自王骤门下的真不知道有多少。

    王骤荣宠不衰,可能与其在军中的雄厚势力也有很大的关系就是了。

    有这样的祖父,王增怕谁来?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介白丁,这一次会试也歇了收摊,但贡院的事要是平安解决,立功不他的祖父不仅不会不高兴,相反,还肯定会大宴亲朋,庆贺王家出了一个足以继承祖业的千里驹!

    如此情形,王增想想都觉得激动,这样的机会要是轻轻放过了,他脑子里就不是脑花。是豆腐花!贡院里头的奸计当然狠毒,要是没有察觉真的烧了起来。死伤几百上千的举子,这样的事就是皇帝也要到太庙去告罪,张佳木这个主事者也非得引咎请辞不可,就算勉强保住位子,威望也非大失不可。

    这么大的功劳被自己抓在手里,还能卖一个天大交情给张佳木这介,未来几十年内都会得宠的权臣,现在张佳木和太子的关系也是明摆着的,今上信任无疑,将来太子登基之后,对张佳木也必定会信任有加,所以这几十年内张佳木的权势都是明摆着的。王家爷孙三人也在私里里讨论过,都觉得张佳木这厮简直是聪明天纵,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头脑,一发觉太子对他有点欣赏,就立刻紧跟太子,百般讨好,每天到东宫报道,献庄田,等幼军一旦成立,太子将来就算即位为帝也不会忘了现在陪伴他的那些武臣们,张佳木这个幼军提督当然地位就更加稳固,总之,王家上下认为,张佳木走了一步妙棋,最少在现在看来,张佳木能走得比曹吉祥等人更稳,也更长久。

    王增对张佳木一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他可是正经的世家子弟,从五岁开始读书,然后就有人教他骑马,射箭,还学习韬略兵法与阴谋机变之术,总之,当时的世家子弟可不全是草包,从小到大,他也是备受家族的赞誉和欣赏。但张佳木一出现,一切就都改变了,不仅是他这个同龄人被远远甩开,连祖父这样的八旬老人在谈起张佳木的时候也是满嘴的赞赏,这个家伙似乎永远没有犯错的时候,任何事情都是算无遗策,而且除了智计百出之外,张佳木的武艺王增估计自己这一辈子也赶不上了,,今天的事情总算能教他扬眉番,虽然他不觉得自只今超讨张佳木,但经讨此事函心,…觉得终于可以直视张佳木之目,而不象以前那样,总是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而且也事关千百举子的性命,王增当然要跳脚大叫了。

    他这么嚷嚷法,虽然半夜三更,但还是惊起了不少人。

    在贡院外头巡逻的坊官已经恼了,他带着一队兵丁赶了过来,不过,当属下提着灯笼照清了叫嚷的者的嘴脸后,气势汹汹的坊官立刻变的和气起来:“原来是王公子,不知道公子叫张都督有什么要紧事吗?。

    王增还不及回来,眼角余光已经看到有一群锦衣卫官赶了过来,他也不理会这个坊官,急忙就迎了上去。

    来的并不是张佳木,而是一个锦衣卫的百户官,他奉命带着在在正门这里巡逻,为了应付这一场考试的大事,锦衣卫官被调来不少,而且张佳木不大信任自己的非嫡系人马,他们这些张佳木的嫡系就只能多辛苦一些了。

    “咦,是王公子?”和刚刚的坊官一样,带队过来的锦衣卫百户原本也是一脸杀气,居然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都督的名讳,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啊,不过,一看到是王增,这个百户的脸也跨了下去,张佳木和王家的渊源当然不必说了,就是和王增本人也是很好的朋友,这一点他的心腹手下都知道的,当下尽管王增是白身,但这个百户还是很客气的抱一抱拳,冉道:“不知道公子找我家大人,有什么要紧的事?。

    “是余佳啊?”王增刚刚睡在板上,擦了一身的尘土,现在不紧不慢的拍打着,慢条斯理的道:“你告诉他,贡院内有事,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问他是睡觉,还是赶紧过来处理?”

    张佳木并没有回家去住,也没有回锦衣卫衙,贡院附近有的是睡觉的地方。每年会试时,应试的举子也不全是有钱的人,虽然中举之后,可以到府院领旗牌衣服还有盘缠,但京师居大不易,根本不是普通举人应付得来的。能省则省,不少举人就是住在同乡修的会馆里居住,或是干脆寄居在寺庙里,要不然就是便宜的小小客栈。

    只有在会试日期将至的时候,皇帝会下令礼部开放贡院四周的住所让举子们在考场四周免费居住,这是一个巨大的德政,既是免费居住,而且距离也近,三场考试,每次都要考足三天,而且全是在不能伸腰直腿的小小号舍里头,呆了三天出来再奔波很远去居住,那就未免太劳神费力了。

    因为身负重任,张佳木当然也不能回去贪舒服,在今天解决了徐穆尘两人的事之后,他下令北所的王晓把这一群贼人提起,务必要在短期内审明情由,把他们害死的乞丐登记在案,并且把每一笔敲诈案也弄清楚明白。

    交待完这件事,他又在贡院四周查看了巡哨,并且和都察院派到贡院外的李御史简短的交流了几句,后来时间渐晚,看看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外,他就带着自己的卫士回到贡院外面的一个院子里歇下,舒舒服服的泡了脚之后,就躺在床上安寝入睡了。

    但他睡的很不香,一直都是处在浅睡眠的状态里,心里总有点事隐隐约约教他不安,但如果凝神细思的话,那点虚无飘渺的念头又根本捉摸不住,正在他辗转反侧为之苦恼不已的时候,外院传来一阵低沉的低语声。

    他坐起身来,在他房外警备值夜的警卫已经闻声进来,看到张佳木已经起身着衣,警卫轻声道:“大人,离天亮还早的很咧。”

    他的卫士建制一直维持在三十人的规模,京师之中还没有规定勋臣和亲臣不能蓄养家丁,要在曹石之变以后,大明的勋戚才不准在京师养家丁,所以在崇祯想借亲臣和勋臣的家丁南逃的时候,他的妹子巩永固驸马就告之皇帝,自己遵守规定,府里没有养一个家丁。

    现在当然不同,世家大族都有夫量的家丁,象曹吉祥就公然让义子曹钦养了几百个蒙古鞍官,家中还有利刃和藏甲,但在当时的人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大家都是如此?

    但张佳木的家丁规模不大,身边的警卫也很少,他不太愿意太让人注意到自己手头的实力,当然了,警卫都是从任怨负责的队伍里挑出来。忠诚和武艺都没有问题。

    但机变就差远了,张佳木摇一摇头,拒绝了卫士继续安睡的建议,他安然道:“这时候有人敢来吵醒我,必然是出了大事,走吧,今夜会很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