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一十四章问话

    寺是在今日!前,事情尚未明朗,正南坊中绝不能少引次旺不。王旗说什么也会现在就保下他来,不会叫他去都察院被人为难。

    但现在大局已定,今上尽失人心。政变在即,复辟的事已经成为势不可挡之事。除了当今皇帝那几个可怜的心腹文臣。朝中勋戚,武官。谁不是心向上皇和沂王?

    既然如此,张佳木做一下牺牲。免的在这节骨眼上出什么漏子。

    正南坊的局面,已经要换人接手,有了超级实力的石导,还有一票重臣的支持,张佳木的地个当然就不那么重要了。

    而且,王骤现在也不便摆出事事回护张佳木的姿态,石亨等人,对张佳木意见极深,政变之前,绝对不能教盟友心生意见,不然的话,于大局不利。

    张佳木并没有寒心,王撰不这么做,也到不了高位。

    这就是政治!

    王携则有些歉然,他想了一想。道:“佳木,我知道,是委屈你了。这几个月,你在正南干的极好。杨英刊网也在,他是你的该管千户。我同他讲一下,由他去经历司去关说,先提你当百户。

    他顿了一顿,又道:“再过几天。老夫还会保举你,你也不要太急。你年未弱冠,连亲也没结,先成家。将来巴结到千户,甚至更高,到时候封妻荫子,岂不快乐?你的能力,老夫深信之,相信你,会有功成名就的一天。”

    这一套话,想必王老头子常对下属讲,说起来真是熟极而流,勉励的话一套接着一套的,若是涉世未深的少年听了,自然是感念至深,同时也激励起一股向上之气来。

    不论怎么说,老头子是好意,张佳木站着听完了。才笑着道:“知道了,请伯爷放心。还有”

    他笑着道:“要是有哪家姑娘好,伯爷记得想着我!”

    “你这小子”。王旗也被逗乐了,笑道:“也罢,我帮你看着罢了。不过,你也不要想着门弟太高的。正妻。择贤要紧!”

    “是,我知道了!”

    张佳木笑着答应下来。又向王祥问候了几句,这才告辞出来。

    一出客厅,倒是遇着穿了出门装扮的王增,张佳木笑道:“这早晚你还出去?老爷子可是说了,你不中进士,爵位也不给你承袭!”

    “说说罢了王增笑道:“我是嫡长孙,不给我给谁

    他道:“弈说你要去受苦,我陪你一起

    “心感好了”。张佳木心里极是感动,但他推辞道:“不是什么好事。你跟着去做什么?看我被的孙子一样?”

    王增道:“这我不管,总之,去是去定了。还有,一会出来,陪你出城散散心怎么样?去西山怎么样?。

    张佳木笑道:“这会儿去那干吗,看秃树?”

    “打猎好了,天冷的紧,打几只兔子烤着吃也好

    “再说吧”知道他是一番好意,给张佳木解决散心,想了一想。这会镇之以静也是个好法子。笑了一笑,张佳木道:“先去都察院要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到了伯府外骑了马,然后再一路向都察院赶过去。

    都察院在大明权力极重,涮卷。轮值登闻鼓,巡视内城,外城、皇城、光禄、仓场、监察百官,监临乡试考场,巡按各省,几乎是无所不管。亦无所不闻。

    言官势力,在明朝洪武年间就已经极大。有一件事,太祖处置错了。言官驳回,同时一定要请太祖见面,洪武是什么人,竟被一个言官逼的无法,只得出来见面,并且谢罪道:“这件事是吾错了,先生说的是。”

    当然,这件事是洪武有意让言官风光。但仅从此一事,明朝言官势力达到影响政局的地步,也就不足为奇怪了。

    正南坊言官被殴,对言官来说当然是一件大为丢脸的事。虽然高平人品猥琐,想打他的人不仅外头有,他的同僚恐怕就不少,但高平的事,对都察院来说是一件丢面子的事,皇帝现在无心彻查,锦衣卫也不管,都察院里上头有几咋。大佬也不是很上心,都御史萧惟贞最近风头极盛,王旗等人的上书,就是他和学士萧滋,还有大学士王文几个人建言更改,可以说,皇帝一旦重病疽愈。他是注定要大用的人了。

    既然如此风光,寄平私底下求了他,别人不愿多事,不想搭理这种事,但萧惟贞正是人红多事的时候。听闻御史被打,当下大怒,想了一想,一边上书递了进去,请求严治,一边自己就召来五城兵马司的坊官严加斥,想了一想,张佳木这个锦衣卫百户也是风头正劲,小小年纪。得罪的人不少,坊里出事,锦衣卫首当其冲

    要是在永乐年间,御史要锦衣卫的百户去问话,那是笑话。没有人会理他,凭白自己找难堪。

    一旦兴了大狱,没准还会被报复。锦衣卫使纪纲当权的那些年,可是为所欲为,就算是权贵勋戚,见了纪纲也得绕道走,小小御史,惹上锦衣卫,那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现在就不同了,锦衣卫威风不比当年,萧惟贞心里盘算着,正好。在张佳木身上逞逞威风,敲打一下那些不老实的人,瞧着吧,等皇上病好了,再看天子怎么治你们!

    有了这种打算,张佳木人一到。可就感受到了都察院的威风。

    在大门前下马,先报名等见。接着就是一群吏口带着人把他围住,看情形不象是问话,倒象是拿捕。

    换了胆小的人,没准儿还被吓住。张佳木倒是丝毫不惧,倒是和王增说笑道:“看吧,叫你别来。一来。就是这般模样。你瞧吧,一会还有更好的。

    王增皱眉道:“怎么这般胡闹。你又不是他的属员,过来是问话,又不是拿捕

    “这是萧大老爷要给我来个下马威吧,哈哈

    “我看也是,佳木,一会你别和他顶嘴,不然他下令给你用刑怎么办?”

    “有可能,萧老爷真要打我,你可得给我求情!”

    “一定,总不能连我也打?”

    两人在这里满嘴胡说八道,又是冷嘲,又是热讽的,萧惟贞就躲在里头,果然是存的打个下马威的心思。耍是张佳木露出惧色,自然是心里有鬼,可以再好好审问。

    这会儿被这两人拿话挤的难受。王增又是王旗的孙儿,虽然老头儿这件事没说话,是给了都察院和萧惟贞的面子,但凡事也不可太过份,不然的话,彼此不便。

    当下萧惟贞轻咳两声,踱步出来,对着张佳木和王增拱一拱手,脸上似笑非笑,说道:“本官出来迟了,两位莫怪。”

    他是正四品的金都御史,如此也算客气了,张佳木躬一躬身。笑道:“见过萧大人。”

    “请,请进萧惟贞道:“今天请过来,是为了公事,若有得罪处,还望恕罪。”

    “不敢,下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增是来看热闹的,不关他事,所以就站在一边看着。

    问话的除了萧惟贞,高平这个当事人也在场。他鼻青脸肿的,伤还没好全。但听说张佳木被叫来问话。还是带伤来上班,公忠体国,勤劳公事,果然不凡。

    他在,萧惟贞的话就更好说了。从高平的伤势谈起,说了几句。萧惟贞正色道:“国朝近百年来。还从来未有过御史被殴之事,张大人。事情在你该管的坊,无论如何,你难辞其咎啊。”

    这一顶大帽子戴的严实,张佳木怎么辩解,总之这责任是先背定了。

    话说的也不算错,锦衣卫的责职可是清清楚楚的。查察不法妖言事。逮捕不法,镇静地方,总之。坊内出事,也确实是张佳木有责任。这一条,是辩论不过的。

    但张佳木亦不需辩论,他笑道:“大人说的是,这个下官无可辩解。”

    无可辩解就好了,高平面露得色,而萧惟贞面露浅笑,这后生,还是太嫩了再。这么一说,一会就能行文给锦衣卫,把话说清楚了,该员办事不力,罪状属实。且本人亦当面承认,念其之前立有微劳,且坦然认罪,不妨从轻处置。

    文章怎么写,都想好了,反正这一通说帖传过去,张佳木总得要背上处分。这会儿,能办成这个样子。也就算是给高平出了气了。

    但这个气,张佳木却注定不想叫他们出。

    他笑了一笑,又道:“下官无可辩解,但高大人,也同样是无可辩解啊。”

    “你说什么?。高平勃然大怒,起身指着张佳木的鼻子,喝道:“我有什么要辩解的。你别胡说!”

    “是,大人是苦主没错张佳木面无表情的道;“但大人也是身负职责,正南坊,亦是大人该管地段,试问,大人挨了打,当然要追查。但要说弹压地方不力,大人这个巡城御史,追查起职任来,怕也的是头一咋。吧?”

    “混账东西!”高平听闻此说,忍不住风度尽失,戟指大骂道:“你们锦衣卫全不是东西,没有一个好人。”

    “大人”张佳木一字一顿的道:“要是骂下官,你官职在上,下官没有办法,只能求上司做主。要是辱骂锦衣卫,你要好好掂量一下。你是不是能当得起这个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