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五章 设计

    二洲了志得意满得意洋洋的万氏,张佳木步急行”一详的跑出来。

    今天真是够了,见的女人比他这辈子见过的还多,一路上全是二八年华的小宫女,指着他点点戳戳的,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来,令得他身上一阵恶寒。

    对着石亨也没怂的好汉,这会真的是全身是胆也不够使的。

    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太可怕鸟。

    好不容易闯出宫门,薛恒正背着手施施然的与王增一起聊天这两人都是清华高贵,风度翩翩,但张佳木看上去,却是份外可恶。

    与这两人会合了,两咋。比鬼还奸的世家子弟也没有问他遇着什么事的打算。这种事,多问多事,少问没事,没有人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的。

    倒是薛恒是真心想交张佳木这个朋友,众人一起叫来伴当,就不再耽搁,一起上路扯乎,一路上骑马看青,谈笑聊天,张佳木散心之余,还知道了不少历史掌故,世家隐秘,还有宫中朝中的一些八卦。比如大学士王文怕老婆啦,都督伯爷孙铿的儿子人不错,就是弓马功夫不大行,闹的孙铿大不开心;太监曹吉祥的几个侄子,全是猛人,曹钦还算是弱手,最强的是曹锁,而且曹家哥几个全是疯子,遇人就敢开片

    这么一路聊天骑马,天也不算冷,又没有什么风,鲜衣怒马如龙一路奔驰。倒也当真是愉快的紧。

    进了城,薛恒家在宣武门后,距离正南坊可够远的,但薛恒一力相邀,要请张佳木和王增到他府上饮酒。

    张佳木忙到飞起,今天出城游玩已经是给了王增一个大面子,实在却不过情面才出得城来。这一出来,遇到这么多事,已经够他消化一会了,再到薛恒府里,鬼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来?

    心里很想说谢谢心领,但看着薛恒脸色。又实在说不出来。

    正在为难的时候,他们网穿过永定门,李瞎子几个穿着校尉的衣服,佩着的却是网打得的唐刀,一见张佳木来了,就一起迎上来,齐齐打了个躬身,李瞎子开口道:“大人,坊里有事情,任小旗和刘总旗叫俺们过来等候,大人一回来,就请回坊里去。”

    这一下。薛恒可就没有办法了,张佳木有正事在身,而且事先又不知道他会邀请,总不能是神仙。能掐会算。

    当下一脸遗憾的道:“原本是打算和两位好好喝上几杯的,我府里后园景致也颇看得,东楼西阁相对望,中间腊梅开的正艳,登楼看景,是不是也挺有味道的?”

    “说的是”张佳木一脸的遗憾,道:“可不是!不过我这里可真不凑趣,下回再说吧。”

    薛恒道:“下回可别推脱了,我倒履相迎啊。”

    张佳木总觉得,这个驸马似乎热情的有点过了。这么急赤白脸的想把自己往家里引,总不会一见如故到这种地步吧?

    但现在也无暇细究,只得先答应下来,到时候,见步行步就是了。

    当下先与薛恒拜别,再又辞别了王增,这才从永定门过正阳门,再向东北方向的正南坊急行,一通猛赶,申时末刻,天都快黑了,这才赶到了坊中百户府里。

    刘勇和任怨几个,都已经在等着他回来了。

    负责唐刀事物的刘绢几个也在,见张佳木进来,各人都站起身来。

    “不要多礼了”张佳木站在廊下,让汤小三给他拍打着身上的浮尘。然后用热毛巾擦脸,抹了几把,脸上浮尘尽去,也精神了很多。他道:“坊里出什么事了,这么急着找我?”

    “是这么回事”刘勇身份最高,当然是他回话,他道:“按大人的吩咐。我们最近几天,天一黑,就加强了坊里到东华门一带的巡逻。原本也没有什么,但今天高御史带着坊兵,时不时的就往我们巡逻的地面过去,把兄弟们驱散了几回。这件事,我们不敢自专做主,还要请大人示下,该如何处置?”

    “高平啊?”

    这位都御史自从在张佳木这里吃了一个憋,又知道王骤护着他。再加上可能是有人在都察院里给他施加了压力。所以正南坊这里。他来的少了。最多隔一阵子带人来打个转,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人了事。反正他负责的坊足有五六个。哪个坊多去,哪个坊少去,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是。

    “是他!”任怨差点被高平拿过,对此人印象极坏,他气哼哼的道:“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佳木,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个德性!”

    “是的”张佳木笑一笑。归座坐下,叫众人也坐下,想了想高平的模样和做派,不觉笑道:“此人也是个很有趣的人。”

    “有趣?”任怨嘀咕道:“我可不觉得。”他又道:“现在得想办法,这咋。人在这里晃悠,我们的事,可就

    “这个倒是。”

    有高平在这里,巡城御史的牌子还是很响亮的,锦衣卫也不能不卖高平一叮。面子。总不能当面和巡城御史发生冲突就是了。高平一直在捣乱,张佳木安排的巡查东华门一带的事就不能不防着他捣乱,万一发生什么事,高平这厮出来搅和,到时候,就很难处理了!

    张佳木想了一想,断然道:“是谁带队?”

    刘勇答说道:“是小旗赫龙城,还有坊丁一个队,是薛胖子带队。”

    小旗一队人不多,正丁十来人,余丁军余二三十个,加上坊丁一队人,六七十人可就不显少了。如此张扬,怪不得惊动了人,把高平这只苍蝇给放过来了。

    他道:“把人先撤回来再说。”

    “大人,那事情怎么办?”

    张佳木想了一想,又道:“先叫黄二来。”

    黄二这厮是坊丁里头比较出挑的,原本资历比起李瞎子几个差的远了,但为人很直率,胆子也大小连张佳木也敢顶撞。坊丁陆陆续续加到了二百人,每六人一分队,三十人一小队,黄二现在也领一个队,物以类聚,他的小队里能说会道的不多,但都是些胆大心黑的主。遇到什么普通人不敢干的事,叫黄二来准没错。

    “是勒!”

    任怨是坊丁总管,又新加了小旗官的职位,正是兴头的时候,也很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出来了。

    叫黄二。知道张佳木必有主意,于是兴冲冲的出门吩咐去了。

    张佳木叫道:“慢着,把李瞎子也叫过来。”

    没一会功夫。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无赖一起跑了过来。李瞎子一脸笑。进屋先给各人行礼,黄二则大大咧咧的站在大堂中央,草草向众人见了一礼,就对着张佳木道:“大人,正给新坊丁练,有什么吩咐。快说吧。”

    这般态度,倒是和周毅一个鸟德性,在屋角的周毅见他如此,立刻笑出声辆

    张佳木也习惯了,瞪了黄二一眼,喝道:“不成体统,你的事要紧。还是我的事要紧?”

    “是,大人您的要紧。”黄二也是被记的皮实了。答应了一声,也就不言语了。

    这里都是心腹,张佳木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想了一想,便吩咐李瞎子和黄二,向他们道:“高平太过碍眼,我先把人撤了回来,教他得意一下。料想他一时半会的不会走,你们俩想个的法,好生教育他一顿。”

    “啊?”

    饶是黄二大胆,还是把嘴张的能塞进一个鸭蛋。李瞎子和任怨几个就不必提了,各人都是吃了一惊。

    巡城御史代表的可是皇帝的意志权威,哪怕是什么顶尖的勋戚亲臣,遇着巡城御史,也只能退避三舍,更加不必提“教”这两个字了。

    张佳木很不耐烦,他道:“又不是叫你们正面去打人,想办法啊。”

    经他这么一点,在场的人就都明白过来了。叫无赖们办这种事,可最在行。当下黄二和李瞎子稍做商量,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

    这会儿,正是黄昏时分。

    往常这时候,高平早就回家喝茶歇息去了,当差再勤快,也没有晚上去巡逻的御史,那是兵马指挥们的事。

    但今天不成。上头有人吩咐,正南坊到东华门这一带,锦衣卫们活动异常,需要他出来压一压,捣一捣乱,不敢说能把张佳木怎么着,这一点自知之明,高平和他上面的人都还是清楚的。

    但是出来搅一搅局,不教张佳木干的太顺当了,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从辰时出门,一直晃悠到现在,到申时前后,一直在这附近一带晃悠的锦衣卫们全部消失不见,如退潮一般。眨眼间就一个也不见了。

    “看来我高某人,也不是泥捏的!”

    高平对张佳木其实没有什么私怨,但他为人气量很窄,好不容易巴结皇上,出了那种昧良心的点子小这才干到正五品的官儿,结果张佳木纵横挥阖,没多久功夫,就从军余一路扶摇直上,干到了亲军百户,他才多大年纪,高平都四十多了!

    人比人。气死人。

    能给张佳木找点麻烦,高平心里还是很愉快的。

    他琢磨着,要是再没有什么事,也就能让身后跟着的五城兵马司的坊兵回去,然后自己也就能打道回府,喝上两杯老酒,上床睡觉去了。

    “救人啊”一声娇呼适时而起,高平一看,精神立时大振。原来几个无赖正把一个二八少女往小巷子里拖,他立时摆起御史老爷的威风,喝道:“好大胆,居然敢强抢民女,本大人见了,是尔等死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