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九十章 新手下

    二人起前。仰着刘相见了礼,通名报信,禾燃,瓦刘绢带着几个沧州同乡一起过来。

    还有十几二十人,都是些没官身的军卒。不值当正式引见,乙经叫他们自己先到百户府了,一会张佳木接见一下,也就算完事。

    跟在刘绢身边的当然不能这么对付了事。

    除了刘绢,一共是四个人,三个汉人,还有一个壮实大个儿,黑发,稀费、高颧、灰眸。一看便知是个勒子。

    张佳木用探询的眼光看向刘绢,刘绢闻弦歌而知雅意,笑着道:“这是赤那思,阿尔伯特部蒙古人,前些年入了京营,不大得意,就混了个小旗官。听说大人这里要用人,他就吵着要过来。”

    言下之意,这个人他也不算熟,而且是自告奋勇,究竟能不能信任,还未可知。

    见张佳木看向自己,赤那思大大咧咧的道:“跟着狼吃肉,跟着狗吃屎。张大人。你的名声很响亮了。我们蒙古人就讲强者为尊,跟着你肯定不会吃亏,怎么样,收我不收?”

    原本张佳木还担心他会不会是东厂的密探,毕竟东厂的番了是水银泄地,无孔不入。但看了赤那温如此模样,还有话里浓浓的轻子口音他不觉一笑,也很爽快的道:“好吧。赤那温,跟着我吃肉好了!”

    除了赤那温外,其余三个都是沧州来的武举人,一个锦衣卫的校尉,两个十团营的队官,算是大明最底层的武官,看样子,混的都很不得意。

    其中两个看着挺普通的汉子张佳木打了个招呼就算完事,他的眼光放在了另外一个大汉身上。

    说是锦衣卫的校尉,身上的飞鱼服被油污的能当抹布用了,头上的折上巾缺了只角,丑的惨不忍睹。身上还披着一件旧羊皮棉袄,泛着油光,腰间用就根皮带草草扎了。青棉布扎眼脚,脚上却穿着一双边军的制式皮扎靴。长及膝盖,后头还有马刺,但已经磨平无用了。

    人看起来老相的很,但公平的说,长相很英雄。双眼大而有神,漂亮的浓眉。脸有些长,但下巴很好看,重要的是。有一只汉人中难得的鹰勾鼻子。

    “足下有西番人的血统吗?”

    这厮一直沉默不语,上了酒楼落座之后。趁着还没上菜的功夫,张佳木小心翼要的盘问此人的底细。

    “没有,周毅大兄是我们沧州青县人,虽然没有中武进士。只中了武举,但论起斗技功夫,远在我和志文兄之上。”

    张佳木问话,周毅只是沉着脸哼了一声。就算回答。还是刘绢看不过眼,连忙笑着解释回答,这才算交待过去。

    “牛人啊。”这种脾气秉性,怪不得事先武志文和刘绢再三的打招呼,果然的是十分的不招人喜欢。

    好在,张佳木度量甚是宽广,又有王勇一群人要敷衍,没过一会,酒保上酒上菜,热气蒸腾,酒香扑鼻,大家推杯换盏的说的甚是痛快。又都是武官,说一些斗技弓马的事,更觉入港,席间一时脱略形迹,少了生疏,彼此间就亲近起来。

    只有周毅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对大伙儿不理不睬的,好在刘绢已经解说了他的脾气,众人也不以为忤,并不放在心上。

    一时酒足饭饱,张佳木与旗手卫的一票军官感情大增,与赤那温等新投的小弟也是获得了知已以上的好感度,所以会账的时候他神清气爽,这一顿小酒喝掉他三两银子“但还是很值得的。

    只有下楼的时候,周毅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民之膏血,饮来不知道是何滋味。”

    “原来是个愤青。”张佳木很宽容的笑笑,并不理会他。

    这种人,古往今来都有的是。对现状不满,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没有人赏识和认可自己的能力。心里不爽,但不思殃变自己的人生态度,总是用不满和怀疑来面对一切,久而久之,就成了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过周毅有一点好,看起来武艺确实高强,刚刚众人讨论武艺的时候,周毅偶尔点评两句,都是甚为精妙,看来,刘绢说的话属实,这厮脾气不好。但武艺确实高明。有这一点就足够了,慢慢磨平他的脾气就是了。

    走在正南坊中,已经有不少商家恢复营业,大家都很热情的和张佳木打着招呼:“张大人,这个月的银子什么时候交啊?”

    “大人,这个月是年节。收入不多,能不能减免一些?”

    “哎,老李你这话说的不是了,咱们收入少了些,咬咬牙就过去了,大人用银子的地方可是多了。不能

    “嘿嘿,说的是,说的是。我一时糊涂,大人勿怪!”

    “咱们下午就去交银子上兑。不会叫大人为难

    可着北京城,讹诈商家,盘录富户,收取商人铺子保护费的锦衣卫多了去了,但是收的如此光明磊落,并且商家上赶着给锦衣卫交钱的情形,怕是只有张佳木这里算是独一份了。

    不仅刘绢等人面露得色。张佳木笑的满脸春风,就是一直板着脸,好象别人欠他十吊钱的周毅。也是在脸上露出沉思之色。事情到也是很简单的,张佳木收银子不假,但是也算取之有道。没有额外勒索的情形,也没有收了银子不办事的恶劣行径,相比较而言,是交给小张百户,还是换人重来。这是很明显的事了。

    张佳木正享受军民鱼水情的当口,百户府过来一个校尉,大冷天的,跑的一头大汗,到了张佳木身边,便道:”大人,伯府派人传令,叫你即刻就过去

    说的伯府,当然就是靖远伯府。

    张佳木凝神一想。倒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不过。王骤是他的该管上司。皇上御派的大牢头,他既然召见,立刻飞跑过去就是了。

    当下向着众人歉然一笑,道:“列位先回百户府去喝茶,我去去就回。”

    “大人,的还要去看铁匠,买精铁,正好也要告辞。

    刘绢确实也有差使在身,拉着几个沧州人也匆忙去了。听他说,周毅对斗技造诣很深,步战使刀更是一把好手,有他参谋。打造唐刀就更是事半功倍了。

    众人各自撒开,张佳木前呼后拥,顶马开道,新年街上人也不多,没一会功夫就又跑到了靖远伯王府。

    熟门熟路的,门上直接有下人等着,引着张佳木一路前行,还是上回和那个苗奉御说话的小楼。拾级而上,王老头已经在楼梯口等着了……下官要给大人具礼

    “行什么礼

    王膜急的很,一把拉住张佳木向前,一边走一边道:“你小子跟瞌头有瘾啊,以后到老夫这儿,随便作个揖就算了,不要瞌头算了。”

    熟不拘礼,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张佳木心中也是感慨,其实大明真的是一个阶级社会。几品官见几品官。该穿什么衣服,行什么礼,都是有规矩的。象他这样的六品官。见了比他高一级的,他作揖,人家还半揖,高两级的,他磕头,人家作揖还礼。高两级以上的,就只有他磕头人家受礼的份了。

    有老王头的话,以后就真不必老做啧头虫了,想想又是欢喜。又觉无奈。还带着三分凄凉。想也是新社会成长起来的有为青年,回到旧社会见人就瞌头,怎一个惨字了得。

    身处此境的,不想往上爬的人,几希?

    从楼角转过去,这一次直接进了暗阁,一进屋,一阵暖风过来,熏的他眼一阵痒痒,差点就流下泪来。

    到底是伯爵府邸,和人都督府差点意思。但也算极尽享受了。蜀锦做的棉布挡,把暖阁门挡的一丝风也透不进来,暖阁里头,只有一张坑,坑下对设四张花梨木的圈椅,垫着狼皮褥子,看着就暖和舒适。

    屋角东西两面,还各有两个白云铜的火盆,正冒着通红的小火苗。

    网刚老王头免了他的礼,不过,看到坑上坐的人之后,张佳木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行礼道:“给两位大人请安

    “好,你不要妾起来吧!”

    声音象爆了的炭团一样。夹杂着火星。这是老而弥坚的吏部尚书王直,在他之后,一个声音绵软无力。但透着自信和力量:小张百户,昨儿你去我府里,可巧我正不在,倒是我失礼了。”

    这位,不用说,是左副都御史徐有贞,正三品的文官,负责监察。大明言官的势力足以驱赶内阁诸相,更何况是言官们的老大之一?一个,小小的都御史高平都敢在正南坊横着走,不把锦衣卫看在眼里,言官们,不是好惹的啊。

    说起来,倒是很久不见高平这厮了”该不会被仇家杀了抛尸深井了吧,

    张佳木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又给徐有贞行了礼,他笑道:“是下官回拜太晚,大人说的话,下官可是实在担当不起啊。”

    “罢了。你们就不要太客套了。”王膜站在一边,须发皆张。怒声道:“佳木,召你来。是有事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