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六十章 品评

    这一顿饭吃的时间可真够长,午正开始,足足一个半时辰才算完事。席间不仅是于谦在考量张佳木,就是朱骥也问了不少话,好在张佳木应付的极好,有问必答,到最后,于谦和朱骥两人都很满意,张佳木将要辞行而出的时候,于谦倒是对他大加赞赏勉励,以这位少保的性格来说,也是很难得了。

    就是朱骥也道:“明**中射柳,佳木你可不要掉以轻心。禁军和勋戚子弟中,好手甚多。还有,南宫那边现在由你主事,要禁绝宵小,但如果有人为难南宫,你也要说话。不能说,为了差使,就是把南宫一看一锁就完了事。要是太上皇供奉不好,你也有罪,知道吗?”

    他沉吟了一下,底下有话并没有说出口来,张佳木心里却是明白,因为杨煊府中一案,皇帝对他印象并不算好,当然,说有极深的恶感也说不上。

    不然的话,高平弹劾一案,也不会叫徐有贞等人查奏,直接准了高平的弹劾,那样的话,张佳木现在已经在充军途中了。

    张佳木心里也一直为这件事不安,得罪了什么大官总有机会,要是皇帝心里惦记着自己,不如早点找根绳上吊算了。

    今天有朱骥点了一句,张佳木何等聪明,当即给于谦跪了一跪,道:“请少保大人做主。”

    于谦知道是什么事,笑着把张佳木扶起,道:“你安心办事吧,皇上那里,由我去分说就是。”他抚须而笑:“再说了,皇上和一个小百户记仇,也是没影的事。”

    杨煊府雷击一案,可以说是张佳木在高层扬名的一案,原本玄而又玄的东西,被这个年轻后生轻而易举的解了迷破了案,还顺带丢了东厂公公们的脸,这件事,不仅是锦衣卫心里舒服,就是士大夫那边,对他也是极具好感的。

    得罪一边,讨好两边,这就是张佳木后来能青云直上的秘密了。

    倒是朱骥说的对南宫也不能太过薄待,大约是因为张佳木不准克扣钱皇后手工活所赚的银子,不许抽分的事已经传了出来,朱骥听闻之后,对张佳木的决定还是支持的。

    想到这儿,张佳木看看于谦,却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要说于谦这个人也是很复杂,太上皇当政的时候,于谦就是一个侍郎,后来土木事变,于谦脱颖而出,朝堂议事,群臣吵成一团,不少人提出要南迁,迁都回南京。

    若从此议,则北中国的半壁江山必定不保,也幸亏于谦挺身而出,力排众议,决定就在北京坚守,并且采取措施,调集各路兵马,成立十团营,调来石亨和范广等大将守城。

    如此种种,北京得以保住。于谦实在是对大明社稷有扶危保难的头功,当今皇帝当时是全部看在眼里的,所以对于谦几乎是言听计从。于谦虽不是宰相,而实际上就是景泰年间的真宰相,很多大事,几乎就是他一言而决。

    但当今皇帝对他如此信任,于谦似乎对太上皇也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态度。要知道,当今皇帝身边这种小人可多的很,南宫里的人连饭也吃不饱,就是因为小人居中作祟的原故。

    而太上皇能被接回,也是于谦最后拍板成功,皇帝一心想学宋高宗,就是不想接,但连于谦也说天位已定,不宜将太上皇放在敌人那儿,张佳木记得,皇帝最后说了两句:“从汝,从汝!”

    于谦的被信任倚重,只在这四个字中了。

    今日暗流涌动,但于谦与朱骥对南宫的态度仍然并无改变,张佳木心中感慨万千:大约真正的君子,就是说的于谦这样的人吧。

    张佳木可算是不虚此行。石亨那边,想来也是于谦摆平,虽然石亨对于谦已经撕破了脸并不服气,但于谦实际是景泰朝掌军国大事第一人,他老人家说了话,石亨又是理亏,还能怎么着?

    这件事,也要是谢于谦的,但于谦和石亨的事,张佳木的身份够不着说话,铭感于心也就是了。

    再者说,也是为了公务,少保大人给他撑腰也是该当的。

    当下主宾双方辞行,张佳木仍然步行出胡同,到了胡同口才上马,顶马两棍,两伴当,一行五人,就这么洒然而去。

    “你看这后生怎么样,”于谦问朱骥道:“我看,他年纪虽小,也还算小滑头一个。他尽同我们敷衍,但不论是耿九老,还是小范,都试不出他的真心话来。”

    要是张佳木听到于谦的评价,准保得发一身汗不可。

    他适才一直用敷衍的态度,虽然颇能装装样子,但于谦是何等样人?他言谈中的不尽不实与敷衍应付之处,于谦心知肚明,根本就瞒骗不过。

    于谦今日叫他来,可不是光是来吃酒。今日一会,尽是于谦的心腹臂助人物,而且是朝中清流大佬,京营军头,张佳木要不是身处要紧地方,一个锦衣卫百户也就够资格在门口站班,哪有叫他进来吃酒说话的份!

    “是挺滑头。”朱骥笑道:“我看,这后生虽然年纪不大,对功名富贵还是很热衷的。”他皱一皱眉,道:“老爷请他来,其实同我们并不对气味,他并非是我辈中人。”

    于谦今日的汤饼会,其实当真是想把张佳木掌握在手中。他虽然清正,但也不代表是一个迂腐无能之徒,心机手腕,一样要讲。

    因为有扶了张佳木一把的施恩人情,再加上朱骥对张佳木的提拔之恩,所以原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再加上欣赏张佳木的能力,这才有今日此会。

    这些心思,当然并不是全然的光明正大。于谦虽然为人方正,但也会权谋手腕。不然的话,他就是景泰年间的海瑞,虽然清名在外,但一事无成,根本没有可能秉持国政将近十年之久。

    “是的,”于谦承认道:“此子并非我辈中人物,唉,都怪耿九老。我说再看看,他非说此子对百姓极好,不妨叫来看看,这一看,可真是多此一举,适得其反。”

    朱骥笑道:“倒也不是多此一举,我看他虽然热衷,但热衷也有热衷的好处,越是热衷的人,就越想做事,从这一点来说,我就能掌握他。只有一条,要看着他不能同王老伯爷一伙走的太近,不然的话,恐生变故。”

    这般的品评人物,这爷儿俩显然也不是头一回了,熟极而流,评的精当准确,就算是张佳木自己听到,也只能俯首承认,绝不会有二话。

    “嗯,你说的极是。”于谦点一点头,叹息道:“此子是个人才,但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