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锦衣缇骑 第十五章 搅动风云

    这么多事,就算是当着任怨也不好多说。

    看到任怨迎上来,张佳木微微一笑,道:“九哥,咱们回家去!”

    任怨可是满脑子的疑问,不过,他现在对张佳木可是佩服极了,这小兄弟说什么就是什么,心里清楚的很,跟着他走,准没错儿。

    出外一个月,又是少年,当然想家了,任怨也是一笑,道:“那就快点走,这个时辰,总还能赶得上家里开饭。”

    “家里是必定会等的。”

    “佳木,现在咱有银子了,买两匹马怎么样?四百来斤的三岁口好马,估摸着,五六两银子也就到手了。”

    “这主意不坏!”

    正南距宣南不远,两人谈谈说说,没一会功夫也就回到了宣南坊中。

    府、县、坊、牌、铺,大明京城政治架构和街道都是层次分明,架构严谨。

    城市街道一般是按钟鼓楼的所在四散辐射,宣南坊中也不例外。钟鼓楼所在的大街最为宽阔热闹,沿街都是店铺商家,来来往往不少行人客商,儒冠僧尼,流民乞丐,赶场的**乐师,熙熙攘攘,热闹极了!

    张佳木心情极好,穿越以来,虽然头疼的事儿不少,但好歹是打开了局面,回想一个月前,他和任怨两人在刑部坐记时吃的那种苦,遭的那些白眼轻视,不由得不让人心生感慨!

    一路上边走边看,陈宝良的羊肉面店,富泰祥的鞋店,孙春阳的南货铺子、戴春林的香料铺子,林林总总,真不知道有多少家!

    这还不算是最热闹的地方。

    京城里,两个地方最热闹。一个,就是正阳门东西大街,店面铺子最多,商家的招牌幌子能把天给遮住,在那儿,凭你是天上有的,地上走的,就没有买不到的货物!

    第二个,就是按前朝后市规矩,皇城里每到一定时间开的大市。按春秋古义,天子居朝堂于前,建坊市于后,以便利国惠民。

    现在当然不比上古那会儿,但老祖宗的精神倒还没丢。从玄武门到景山,好大一块地方,到了开市的时候全城的商铺都到那儿摆摊卖货,在皇城开市,不是上等精品的货物也断然拿不出手,论说起来,皇城大市可又比正阳门东西大街要更热闹,货物也丰富的多了。

    张佳木在戴春林的香料铺子里买了些桂花油,又买了两斤羊头脸肉,叫伙计片的雪花般轻薄俏式,再又在南货铺子买了点酱料什么的,最后还买了蜜饯攒盒,买了这么一大堆,算了算,花费了三两多银子。

    搁以前,当然舍不得,也没这么多银子。

    到了胡同口,兄弟两人分手。这一回,可有点依依不舍的味道。

    以前哥俩都是一起办差,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这一下猛的要分开,两人都觉得有点不好受。

    好在,过一阵子就要一起到大营去参加射柳比试,张佳木倒是想起来要提醒他:“九哥,回去之后要好生多练骑射,你说买马我倒想起来,赶紧去买,咱们以前练的多,这两年可没了马骑,骑术不过关,射的再准也没用。”

    射柳是讲骑射配合的,两样真的是缺一不可。

    任怨连连点头,道:“你事忙,过几天我有空就去看看,就便买两匹回来。”

    “好!”张佳木想了想道:“马鞍什么的家里都现成的,倒不必再费事。但马一定得好,口要壮盛,腿劲要好,九哥,你可得看好了!”

    不管有没谁在背后照应着,张佳木觉得凡事还得先靠自己。要是射柳大会拿了金牌,这一生大约也不会愁吃喝了。

    至于国家大事,废立太子,去他娘的!

    他说的郑重,任怨也知道此事要紧,当下郑重其事的答应下来。

    两人长揖而别,任怨自己回家,张佳木信步而前,看着长着青苔,砖缝里残留着衰草的门首,心中感慨万千。

    不管怎么说,有家才有根,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就是自己的家,自己的根啊。

    他轻轻拍门,没有几下,门房老张福已经连声答应,跑了过来。

    开门一看,老头儿干瘪的脸上露出极其灿烂的笑容,一瞬间,张佳木都以为自己眼花了。小门小户的,日子过的挺紧,张福跟了张家几十年,平时也是默不言声的,到这会儿,张佳木才知道,原来这老奴仆脸上还能露出这么丰富的表情。

    “是大爷回来了。”老张福又惊又喜,都顾不得张佳木,连忙就回过头去,冲着院子里头大叫。

    “哎,张福你这是干吗!”张佳木埋怨着,心里也有点说不出来的感动,这么着一来,等他进了院子,不大的小院正中已经站了满满当当一院子的人。

    老张福两口子,母亲,小妹、这是自己一家子人。意外的是,还有舅舅徐胜一大家子人,七八口子,和张家自己家人站一块儿,黑压压站了一地。

    舅舅是一向不大上门的,他老人家也是锦衣卫的校尉,就在正阳门东西大街上当差任职,不红不黑的混日子。因为张家日子难过,舅舅家想必不想沾包,怕受连累,这一回刚补了校尉,这一大家子可就不请自来了。

    “好外甥,你可回来了。”徐胜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反正这小子亲娘是自己亲妹子,他就算不满意又能怎么着!

    张佳木是没办法,就这么几个亲人,能包容就包容得了。

    他露出一脸笑,举着手中的大包小包,道:“舅舅来的巧了,正好,我买了不少好东西,还说给舅舅送些过去,可巧你老就过来了。”

    这当然也是满嘴胡说八道,不过,有这态度就行了。

    到这会,徐氏也放下心来,看着一个月没见的儿子,因见张佳木又黑又瘦,不觉心疼极了。

    “娘,我这是每天射箭练的,”当儿子的知道母亲的心思,一看徐氏脸色,张佳木便笑道:“儿子要去博一个宫中射柳的名额,不累点苦点,成么。”

    儿子出息了,母亲自然开心,这么一排解,徐氏心里好过了许多。她拍了拍张佳木身上的浮尘,笑道:“进房说吧,里头有好东西给你瞧!”

    “什么东西?”张佳木一边走一边和妹妹小花说话,拿买的攒盒零食和胭脂头油什么的逗她玩儿,心里倒是奇怪,家里哪有什么闲钱给自己买稀奇的玩意?

    到了堂房正中,一看就明白过来了。

    黄杨木打成的大供桌上,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套衣物,有纱帽、飞鱼服、还有靴子、腰牌、鸾带,最后,还有一把精致漂亮的绣春刀。

    徐氏笑道:“大郎,这是你们卫里门百户差人送来的,派来的人,可着实把你好生夸了一回,说你办事很得力认真,百户大人对你喜欢的紧。儿子,你可要好生当差,不要辜负了大人的信任才是。”

    这就是锦衣校尉的全套装扮了,从今儿起,他可以脱了身上的赤黄罩袍,穿上飞鱼服,佩上绣春刀,成为一个正式的锦衣卫校尉了!

    “来,穿上给娘看看!”

    徐氏心里高兴极了,自从老爷离世,家里顶梁住就是眼前这个尚未娶妻的儿子,眼看着儿子补上了缺,她的心事也算是去了一半了。

    张佳木知道母亲心中高兴,只得凑趣,于是解衣换衫,徐氏和舅舅一家子都笑呵呵的看着,堂房之中,一团喜气。

    “对了,”徐胜似乎刚想起来:“大郎,前些日子,朱指挥使到正阳门那边去,召集了人说话,特意提起你来,虽说他为人刚正,对你办的差不是很欢喜,但夸你是个聪明人,还说,正阳门那里乱的很,他打算和门大人打个招呼,调你到正阳门那儿去当差。”

    徐胜极为欢喜的样子,他道:“朱指挥可是掌刑的指挥使,他老泰山又是于少保老大人,大郎,要是你巴结上了他,可又比跟着门达百户强一百倍了!”

    舅舅口中的朱骥指挥使大人,应当就是另外一派的大佬之一了吧?

    看来,前一阵子,他跟着门达搅动正南坊的大局,引起的反弹当真不小!自己这个小小校尉,居然惹动起了京华风云,各方势力,都已经开始对他加以关注!

    他苦笑道:“舅舅,我一个小小校尉,岂能巴结得上?况且,上头有命叫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哪有我自己做主的份?”

    这么一句话,徐胜似乎得了回答一般,哈哈一笑,就把话题揭过去,不再继续说了。

    张佳木暗自摇头:徐胜身后的这位大佬,眼光似乎很差劲啊……挑了这么一个唬烂的说客来,岂不是事倍功半!

    lt;ahref=http://www.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