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薛寒不禁将小脸紧紧地贴在沈冬行的腿上,大滴大滴地泪水很快打湿了沈冬行的下襟。“……你这孩子!”眼看着薛寒依旧是全心依恋地样子,沈冬行却不由暗暗叹了口气,心中真是百味杂陈。怎么办?——自己不是傻子,几经试探,结论已经很明显:不管这背后的阴谋到底是什么,但对于年仅八岁的薛寒来讲——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然而,自己该怎么办呢?——他倒宁可薛寒什么都知道,起码自己可以开诚布公,直接要他做出选择——无论他做出什么选择,看在他对自己曾经一片赤诚的份上,自己都可以既往不咎。可是,薛寒——他却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天真地站在自己面前,身边却隐伏着一个不知道藏匿于何方的阴谋,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会张开那张狰狞大口,将自己再次吞噬。自己不怕被吞噬——时值今日,什么名誉、风光、前程,甚至连自己的性命在内,这一切都算得了什么——然而,自己却不甘就这样悉里糊涂地被吞噬,就这样背负一世的骂名——自己一定要知道,这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薛寒!”沈冬行轻轻开了口:“你真的不后悔吗?”“……”薛寒眼中尽是迷茫之色。“薛寒!”沈冬行慢慢蹲下了身子,认真道:“师父为人严苛,稍有差错,重罚立至——就比如你拜师这几日,其实并无大错,但已几乎是天天受罚——而以后,师父在教你读书、练武、修身之时,可能还会罚得更重——若你大错,甚至会象刚才一样,封了你的命门来罚你——你真的不后悔吗?”“……”薛寒吓得脸色煞白,半晌,却还是用力摇了摇头,哭道:“师父,寒儿会乖乖地……您……您别封寒儿的命门。”“师父自然信你会乖乖的——可是,如果,有人要教唆你与师父为敌——要你来害师父呢?”沈冬行,终于问道。“害您?”薛寒瞪大了眼睛,拼命地摇头道:“不,寒儿不会!”“比如……教你内功的人。”沈冬行又道。“怎么会,娘已经死了!”薛寒道。“再比如……”沈冬行突然打了个寒战,缓缓道:“……自称是你爹爹的人?”“寒儿的爹爹?!”薛寒不禁怔忡了,半晌才道:“怎么会?寒儿没有爹爹。”“可是,你娘有说过你爹爹去世了吗?”沈冬行轻声问道。“……没有……娘从没提过寒儿的爹爹。”想起自己从小被人骂野孩子、狗杂种的事,薛寒的眼圈又红了。“所以……你的爹爹也许在世……只是他一时没有找到你!”沈冬行咬着牙继续道。“可是,为什么他一找到寒儿,就让寒儿害师父呢?”薛寒红着眼圈问。“……”沈冬行不禁一阵语塞,半天,才苦笑道:“师父不知道,师父只是这样猜,也许他和师父有仇。”“那寒儿也不会!”薛寒突然大声说:“师父和娘都是对寒儿最好的人……寒儿一辈子也不会害师父,如果寒儿害师父——就让寒儿被封住命门,活活疼死!”“……寒儿!”沈冬行不禁心中一软——这大概是薛寒目前能想到的,最大的“毒誓”了吧!——微仰起头,沈冬行深深地闭了闭眼——够了,这已足够了,无论以后会怎样,起码在这一刻,薛寒对自己是真诚的——而未来,就让自己和薛寒一起去面对吧。呵!——沈冬行微微勾起了唇角——薛寒,就让我和你一起再进行一次生平豪赌吧!——就赌你天性纯良,不会忘恩负义、阴险图谋——也赌我自己能做一个好师父,能将你教好、育好,让你长大成材。“好,寒儿,那你就——磕头吧!”沈冬行轻轻直起了身——他原想说“你拜师吧!”,但想着薛寒年幼懵懂,不明白自己正式收徒的意思,免不了还要糊涂追问,自己也不好解释,不如直接含糊着要他磕头算了。“……”薛寒果然微见迷茫之色,但还是听话地磕下头去,一连磕了□□个,直到沈冬行说声“够了”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寒儿,能不能跟师父讲一讲你和你娘的事儿?”沈冬行薛寒带到了书案前,认真问道——自己既已认定薛寒与魔龙堡并无关系,可内息却又是阴阳诀无误,那么,所有的疑点便自然指向了那个传给薛寒这份内功的人——那个号称是薛寒的娘的人。真的是薛寒的娘吗?——沈冬行甚至连这一点都非常怀疑。脑子有点问题——这是于婶对薛寒娘的描述——然而,传授内功却是需要很清醒的头脑,尤其象阴阳诀这样异于寻常的内功:气门的试炼、命门的选择、所循经络的控制、周天运转时的先后调节以及初始之时的护法加持,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事——脑筋有问题?——如果真是如此,薛寒要么一无所成,要么早就走火入魔了。可是,从她对薛寒的其他所为来看,又根本不可能是一个脑筋清楚的亲娘做出来的——所以——真的是,不一定!“寒儿和娘的事儿?!”薛寒有些张口结舌地重复着,不知该如何回答。“比如,她是怎么教你内功的?”沈冬行耐心地问着。“哦……那是因为我从房上摔了下来……”薛寒以他特有的方式回答。“什么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仔细点。”沈冬行显然已经习惯了薛寒有些不知所谓的复述方式,只是更明确地询问着。“嗯……那时娘还没病——是三年前的……夏天!那天,我忘了上房做什么了,反正没抓住掉了下来,娘……”薛寒的眼中放出光芒: “……娘居然接住了我,然后说——在房上还能摔下来,你真笨,还是我教你个法子吧……”下面的描述,则果然如沈冬行所想——薛寒的“娘”如一般传授内功的方式一样,先体查并试探了薛寒气息转换之所,从十八个可备选气门的穴位中选中了薛寒气息运转最畅的璇玑穴作为薛寒凝气聚力的地方,然后传授了他凝气的法子;然后,她又为薛寒指定了百虫窝为薛寒周天之始——这便看出她的心机了,百虫窝是极少数不隶属人体八脉十二经的奇穴之一,以此为命门,修炼内息虽极为艰难,却可以使八脉运行独立于命门制约之外,所修内息不但可以极致精纯,而且不是内功深厚的高手,绝对很难查知这种内息流动,极致隐蔽;但由于百虫窝不隶八经,不能直接完成气门与命门之间的经脉相循,所以薛寒娘又耗损极大的功力,替薛寒打通了两支隐脉,使气门凝炼之力可顺利注入命门、再自命门为始进入周天运转——薛寒当然不明白这些,只记得自己听娘的话,将呼吸之气在璇玑穴凝聚为力后,他的娘就将手点在他璇玑穴的位置上,将一股力量从璇玑穴送入,刀割般的疼痛立刻便由璇玑穴而始,直到百虫窝,又到脐下,足在身上打了个转,才算完事——薛寒痛极生惧,又印证了命门被封之痛,所以才会对沈冬行问及气门所在,恐惧到了那种程度。再接下来,薛寒的娘也根本没有向薛寒传授什么心法秘要,而是采取了直接以自己的气脉为导引,帮薛寒完成了最初的十二周天循环的方式,循环之中,她便让薛寒记住了气脉所经以及修习要领,以致于薛寒至今修炼内息之时都是只知其法,不知其因——而对于如何完成因内息进益而造成的二脉拓宽和心法突破,薛寒的娘则提都没提——结果,由于不懂,薛寒在去年面对自己第一层心法突破时,竟以为自己是“差气”,不做引导疏散不说,居然还极力控制,疼得死去活来倒是小事,内息激荡,到底让他吐了一地的血才算罢休——而薛寒,则至今不知原因,只以为自己当时是要死了,守着娘哭了整整一宿后,第二天连“后事”都跟于婶安排了。听着薛寒的复述,沈冬行真是哭笑不得、又疼又痛——他几乎可以认定,薛寒那个所谓的那个“娘”,根本不可能是脑筋有问题——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会这样残忍地对待对自己一心依恋的薛寒,真是令人发指。——然而,自己,又何尝不是——看着薛寒清澈的眼睛,想着自己连日来的苛责与方才地封穴之探,沈冬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自责与心疼。“你娘……长得什么样子?”沈冬行继续问——他现在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薛寒的娘根本不是他的亲娘,而是魔龙堡的人,别看她“生”了薛寒,别看她“死”了——魔龙堡设下的局,不要说那些乡野村夫,便是自己,等闲也一样看不出来。“长的……很好看!”薛寒眨着眼睛,唇边露出了因回忆而产生的幸福的微笑。“具体一点,比如……是尖脸,还是圆脸?”沈冬行强迫自己不去看薛寒那单纯而幸福的微笑,这种笑容让自己太心疼。“是尖脸,和头年王葫芦家娶的新娘子有点象——对了,于婶说,那叫美人鬓、瓜子脸!”美人鬓、瓜子脸——霎时间,沈冬行的胸口宛如被一只铁锤重重击打了一般——居然,也是美人鬓、瓜子脸——这真是自己命中的魔咒——呵,秦宛如——是你吗?——我找了你整整八年,难道,你居然就躲在离我不到十几里的地方,笑着、藏着,一边看着我傻瓜似地疯找着你,一边再次对我布下了周天陷阱?——呵,秦宛如,虽说怀璧其罪,可我真怀疑除了这个理由,我自己是不是也在哪里得罪了你,居然值得你不惜以自己为饵,不仅针对那束薄绢,还要对我,机关算尽,不死不休——所以,薛寒,他到底是真无知,还是如你当年一般,在演一场逼真的好戏,要再次利用我的面慈心软,引我入彀?“师父?!”薛寒哪里知道沈冬行的心思百转,只眼看着沈冬行的脸色瞬间变白,而随着几声轻咳,一股血渍竟再次从唇边溢出,顿时吓得腿都软了——他忙哆嗦着用手去抚沈冬行的背,口里只一迭声地哀叫着:“师父!”“……我没事!”沈冬行强稳下心神——自己这是怎么了,还不相信薛寒吗?——虽然阴谋是一定的,但薛寒毕竟只有八岁,怎么可能有秦宛如那样的心机和演技——何况,大丈夫决断无悔,自己既已下了决心要赌,怎能如此摇摆不定?“……是这样吗?”沈冬行强忍着胸口的巨痛,提笔在一张纸轻轻绘出一个美人鬓、瓜子脸的美女的容廓,向薛寒道。“是!再瘦点就更像了!”薛寒一边说着,一边却只担心得看着沈冬行苍白的面庞。“嗯,那眼睛呢?杏核眼?”沈冬行不以为意,顺手在纸上画出好多双女子眼睛的形状——当年,自己为了追索真相,特意学了这份本事,不想,追索的人没遇上,倒先在今天用上了。“嗯……象这双,不过眼睛有些向外鼓,左眼皮也要往下垂一些!”薛寒在诸多眼睛中,很快找出一张。“那鼻子呢?”沈冬行继续拼画着。“嗯……象这个,不过鼻梁没这么高。”薛寒继续辨认着。……当最后的成品摆在沈冬行面前时,沈冬行无语了——除了最初的美人鬓、瓜子脸,薛寒的娘金鱼眼、无尾眉、塌鼻梁、瘦脸颊、高颧骨、半脸麻,唇下还有一道伤疤,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那个美丽到出尘的女子——秦宛如。沈冬行微微松了口气,却也异常地失望——看来是魔龙堡的其他人——秦宛如,自己到底还是找不到她。“娘!”薛寒却是眼中含泪,轻声叫着,犹豫着伸出了一根手指,怯怯地抚上了图中人像的脸颊,眼中、声中,尽是慕孺之情。

章节目录

雪月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小说只为原作者寂水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水心并收藏雪月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