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林岑如母鸡护雏般抱着薛寒一路而去,沈冬行不由自失地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呵……爷爷……这林岑说得,可真够顺的!呵!……爷爷?……沈冬行轻轻咀嚼着这两个字,捏着手册的手指却难以抑制地轻颤起来——胸口的一丝隐痛如一只小小的魔兽般,从心底里狰狞地露出头来,任自己拼尽力气也压伏不住。——爷爷!……曾几何时,自己也曾这样,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拥在怀中,亲呢地笑着——爷爷……“乖!爷爷带去你吃糖葫芦去!……”“乖!让爷爷看看你长高了没有?……”“乖!陪爷爷下盘棋!……”那一声声呼唤,仿佛一把钝钝的刀子,一下、一下,将自己的心磨为齑粉。“太师父……”沈冬行几不可闻地轻唤了一声。是的,太师父,自己明明应该叫他太师父的,可是他偏偏总要自己叫他爷爷——“乖,叫爷爷!……不怕,你师父不敢罚你……乖,你叫我一声爷爷,我就给你一块糖吃!”——那是自己刚刚入门吧,年纪还小,仿佛只有五六岁的样子——满门的师长个个目瞪口呆,瞪大了眼睛瞅着自己;只有年逾七旬的太师父,笑得一双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喔唷,阿晋,你从哪里弄来的娃娃,好小哟!”说着,一只不安份的手就这样轻轻捏上了自己的脸。自己仿佛当时便吓得哭了——自己的爷爷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可他也不生气,反倒不知从哪变出几只糖果来,哄着自己来吃,边吃边哄:“叫爷爷!叫声爷爷,这些都是你的……”“呵……”沈冬行闭着眼,轻轻勾起了唇角——从那儿以后,自己身后便多了“爷爷”这个大靠山——每每自己调皮捣蛋不用功怕师父责罚时,都只需往“爷爷”怀里一钻,那么,哪怕师父气得吹胡子瞪眼,自己也不用害怕。“……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什么?欠揍?……我看是你欠揍了!”太师父的嗓门总是那么大,一吼出去,满门的师父师叔们,便个个都闭了嘴!爷爷……真想不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到头来也不肯叫这声“爷爷”,逼得急了,也只是“师爷爷”、“师爷爷”的叫着——急得这个顽童般的老人满头青筋乱迸,却拿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呵!爷爷……”沈冬行轻笑着,一只手死死地攥紧了书册——如今的自己,多想能叫他一声爷爷,多想告诉他,不是自己当时还惦记着亲爷爷不肯叫,而不过是想多呕他用那宠溺的声音叫自己几声“臭小子”,多逗他用那双苍老的大手捏捏自己那已经长大的脸。“爷爷!——”最后响起的,却是自己在刑堂里凄厉的叫声——而当时,已年近九旬的太师父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对自己回头一望——他就那样伛偻着身子,背向着自己一步、一步,蹒跚着离开,浑浊的眼睛里再没有一丝矍铄的神采。“阿晋——看我份上——别毁了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留下这最后的话——再以后,便是自己偷偷溜上雪峰时所看见的一杯黄土;黄土间,银灵草随风舞动,如同太师父离去时,满头飘乱的银发。“爷爷……”——轻语呢喃间,已是满口的腥甜,腥甜中,还伴着丝丝的咸味,凌迟般的痛楚向四肢袭来,几乎令沈冬行喘不过气来。微闭上眼,沈冬行将手一探,拿起桌上的笔洗,便向脸上猛地一扬——满满一钵的清水瞬间便淋透了他的头面。——下雨时,仰起脸,就没人会知道,你在流泪。“大镖头!——林岑!”门外突然再次响起了林岑的声音。“……”沈冬行微微一惊,忙起身从一边的巾栉架上取下布巾,在脸上轻轻一展——顿时,水渍外,一块鲜红的血渍便这样鲜明地印在上布巾上——是内伤太重的原因吗?这两天,自己的情绪怎么会频频失控?——沈冬行一边自责着,一边顺手将布巾塞进了惜纸盒下。亲自打开房门,林岑微微有些尴尬,略躬了躬身道:“大镖头,不敢当!”“救命之恩,该当的。”沈冬行微微一笑,将身一侧,以示迎意。“不,不进了!”林岑抬头看见沈冬行领口微留的一丝水渍,略感奇怪,却也不好多问,遂道:“林某已经给令徒擦好药,不便久留,特来告辞——不过……”林岑的脸微微一红,道:“今天的事,林某冒犯,请大镖头千万别见怪!”沈冬行微微一愕,知他是指踹门一事,不禁淡淡一笑,道:“林师傅哪里话——重伤初愈,冬行原也不该这样……急于教责。”“……”林岑不觉更是尴尬,半天才道:“嗐!总是小老儿冲动——大镖头好好养伤,千万保重,有事,叫林某一声!”说着,施了一礼,提着紫琼香,径自去了。“……师父?!”这边林岑刚走,东厢那边便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沈冬行不由皱了皱眉——是自己打得太轻吗?怎么都这样了,还不肯在屋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咦?师父,您领子怎么湿了?——好象头发也有点湿!——快擦干,不然会着凉的!……嗯,我给你拿布巾……还有衣裳去!”薛寒自然没有注意到沈冬行的神情,只一路微跚着跑过来,然后便一脸的大惊小怪,又一头向东厢钻去。“……”沈冬行不禁无语,半晌,终于还是转身进了书房。书案后,沈冬行将薛寒新取来的外衫换好,又坐下来,任薛寒用布巾擦干了自己的头发,重新束带整齐。“不疼吗?”享受着薛寒浑若无事般的服侍,沈冬行不禁微闭着眼,第二次问出这样的话。怎么可能不疼?——尤其是自己刚刚那五记诫尺——不知道为什么,沈冬行心里竟微微感到有些后悔。“嗯!疼!”身后的薛寒似乎轻轻吸了吸鼻子,一边继续为沈冬行束发,一边带着浓浓地鼻音答道。沈冬行微微一愕——自己好象还是第一次在罚过薛寒后,听见他这样略带委屈似的回答。不由伸手,将薛寒从身后拽到了自己面前,果然,薛寒的眼圈红红的,圆圆的小脸上,竟挂了两颗大大的泪珠。“薛寒?”沈冬行微微有些慌——薛寒,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撒娇的孩子,虽然他很真实,但也许真如他自己所说,只是怕自己象他那个疯娘一样不理他,所以他确实很少在自己面前表现自己的委屈与不适——哪怕,无缘无故地被饿了四顿——哪怕,发着高烧——所以,恐怕自己真地打重了——沈冬行不禁有些自责,这孩子又不是不听话,而且身上还带着伤,自己怎么就下了这样的狠手?“师父!——”看着沈冬行关切的目光,薛寒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他一把抱住了沈冬行的腰,一边哭,一边道:“师父……你不疼吗?”“……”沈冬行的背一僵,他万没想到薛寒会问出这样一句话来。“师父,你很疼是不是?”薛寒一边仰着脸儿,一边哭着问道:“林师傅说,我疼,是因为我吐了血——可是,师父,我看见你的布巾了——好多布巾——上面全都是血——您吐得血比我多多了,您不疼吗?”您不疼吗?沈冬行心中一痛——不疼吗?怎么会不疼,可是,多少年了,再没有人这样问过自己,而自己,似乎也早已习惯将所有的伤与痛,隐到自己冰冷的面庞下。“——傻瓜!”沈冬行强压下心头的酸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刮去薛寒脸上的泪痕,淡笑道:“师父是大人,当然没那么痛——更何况,师父又没被人打屁股!”——大概是急于安慰眼前这个小人儿吧,沈冬行竟破天荒地开了一个让人脸红的玩笑。“……”薛寒果然尴尬极了,红着脸急急地抹去了满脸的泪水。“恨师父吗?”虽然明知道薛寒会摇头否认,但沈冬行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后悔了。“……”果然,薛寒瞪大了眼睛,半天,才忙不迭地想起摇头。“——师父,寒儿该打,是吗?”薛寒竟微垂下头,这样回答道。“——师父,您知道吗?”薛寒的眼中隐隐含着泪,带着孩子特有的纯真:“——刚刚,林爷爷对寒儿好极了——比昨天还好——他让寒儿叫他爷爷,给寒儿上了药,还用布巾给寒儿叠了只会从手里逃跑的小耗子——可是,师父,您知道吗?原来村里的郭爷爷也是这样对寒儿的,他不但给寒儿叠过的小耗子,还编了歌给我唱,可后来——”薛寒声音低了下去,带了浓浓的哭音:“——后来,土根抢了寒儿的红薯给他,寒儿一生气,就顶了他一个跟头——从那儿以后,他就再也不理寒儿了——寒儿在他门外等了好几天,他看都不看寒儿一眼……”——薛寒轻轻抬起了头,大滴的泪水在眼中着打转——“师父……您说,这是不是就是您说的……忘恩负义?……所以,郭爷爷生了寒儿的气——您说,如果当时能有人打寒儿几诫尺,他会不会也象林爷爷那样,原谅寒儿了呢?——师父,下次,如果寒儿有机会回去,您……您就再打寒儿一顿好不好?”“……”沈冬行震惊地看着薛寒——这段故事,自己从于婶所讲述的、有关薛寒的劣迹中是听过的——郭老头儿媳不孝,赶他出门,又不许孙子和他来往,老来寂寞,对薛寒便一直不错,哪怕自己衣食艰难,但只要见了薛寒,也总要想法设法弄些小东西,哄他与自己开心,哪知,有一天薛寒和他的孙子土根不知起了什么争执,结果,薛寒竟上去,一头将郭老头撞进了沟里……自己原也只道他年幼顽劣不懂事,哪知道,这竟是薛寒小小心灵中,一个不知该如何化解的结。“好!——过两日,师父便带你回去向他赔罪。”沈冬行压着心中的丝丝感动,轻轻抚去薛寒满脸的泪水——薛寒,这个如同孤儿般长大的孩子,怎会赤纯如此、灵秀如此——那么,自己到底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薛寒,师父有话想问你。”看着薛寒纯真的小脸儿,沈冬行认真道。“?!”薛寒的眼中不禁充满了疑问。“……告诉师父,你的内功是哪儿来的?……你到底为什么要拜我做师父?”沈冬行终于决定直面这个问题——这是自己不计后果地接纳薛寒的前提,也是自己唯一要和薛寒算清的“帐”。内功?……薛寒不禁有些怔忡,他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叫内功。“……听着,薛寒!”沈冬行误解了薛寒的怔忡,只是努力地解释着:“如果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你也不用怕,你只要肯对师父说实话,师父,就一定会护你周全!”“师父——”薛寒不禁一阵感动,可是……薛寒真的很担心,不明白的话,真的可以说吗?“……”沈冬行同样误解了薛寒的沉默,他只是默默地看着薛寒,希望给他一个相对宽松的思想空间。——薛寒,但愿,你别让我失望——沈冬行竟在心中暗暗祈祷着。“可是……师父!”薛寒在沈冬行目光的鼓励下,终于鼓足了勇气,大声问道:“什么是内功?”“……”然而,看着薛寒眼中明显流露出的心虚与纠结,沈冬行的眼睛却不禁一黯——薛寒,你真的不知道吗?“薛寒,你仔细想想,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内功吗?”沈冬行强压着心头的失望,认真地重复着——不到最后一刻,沈冬行真地是不忍放弃。“……”薛寒瞬间便敏锐地感觉到了沈冬行眼底的痛苦与失望,竟不禁一阵心痛,想了想,突然拔腿便向门外跑。“……”沈冬行一愕,而随着薛寒迅速消失在了门口,心底竟涌起一片冰凉。

章节目录

雪月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小说只为原作者寂水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水心并收藏雪月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