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过了有两刻钟,师徒二人才盥洗收拾完毕——想着刚刚差点被教训的“洗手事件”,薛寒眨了眨眼睛,很难得地认真回想了一下前几日从曾悦那里知道的、所有有关镖局弟子该如何侍师的规矩——然后才努力按照自己的理解——再次打开食盒,将沈冬行那份饭菜先端到条案上,然后布让安箸,站在一旁小心服侍。“……”沈冬行倒是被他弄得一愕,好半天才想起服侍师傅先行用餐,原是镖局弟子轮值侍奉师傅时的基本规矩之一——想来是曾悦教他的——很久以前,自己其他的那几个“徒弟”也是这样服侍自己。一时间,沈冬行倒是觉得哭笑不得——其实就在刚刚薛寒服侍他梳洗之时,他便听到了薛寒腹鸣如雷的声音——气血亏损之人,难免要容易饥渴一些——因此,他原以为以薛寒那不管不顾的性子,一旦梳洗完毕,他便会立刻放开手脚大快朵颐——虽然难免毛燥,但想着薛寒年纪还小,又是内伤初愈,所以沈冬行难得的想:若果真如此,便睁一眼闭一眼,纵他一回算了——却没想到他倒突然规矩起来,布菜安箸,十分自觉。与服侍自己盥洗安寝时那种温软的感觉不同,沈冬行眼看着这个平日里生动得几乎可以称之为“生猛”的薛寒,突然如小大人般老老实实地在自己身旁立规矩,竟觉得异常地别扭——他不得不承认,相比之下,他还是比较喜欢那个“生猛”的薛寒。“一会还有事,这次就不用你立规矩了,一起吃吧。吃完了就去书房等我——我们还有帐没算呢!”沈冬行收回目光,故意淡淡道,却把薛寒说得一愣。“……是!”薛寒答应得有些犹豫——有帐没算?什么帐?——薛寒直觉这笔“帐”应该与钱财无关,倒似象村里那个张屠户经常跳着脚跟他儿子张二蛋嚷嚷的“小兔崽子,等我回家再和你算帐!”——算……帐?薛寒突然想起张屠户回家后都是怎样和他儿子“算帐”的,不禁吓得屁股立刻便疼了起来。快手快脚地吃过饭、收拾好食盒,又将沈冬行的药用开水温上,薛寒这才再次走到沈冬行的身边道:“师父,没别的事儿,寒儿……去书房了?”“嗯!”沈冬行双目微阖——饭后一柱香才能服药,整好可以运行一个小周天。“……”看着沈冬行微汗的额头,同样练过功法的薛寒自然明白沈冬行在做什么,便没敢再则声,只悄悄地退了出去。服过药,又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摧化药性,沈冬行这才起身——是时候该面对薛寒的事了——师徒?——沈冬行深吸了一口气,但愿自己……有这个“福气”。然而,当沈冬行走进书房时,沈冬行再次无语了。对于薛寒会跪候,沈冬行并不意外——自己说过的规矩自己当然清楚,而薛寒对自己的规矩那种一根筋式的执行方式,沈冬行则更是清楚——所以,他是故意的,他既已立意要不计后果地接纳薛寒,便同样要薛寒用行动表示出他的诚意。然而,令沈冬行没想到的是,薛寒居然是去衣跪候——赤-裸的臀腿,在冬日的寒流中一个劲儿地发抖,而高举的诫尺更在近于极限的奉呈中显得有些晃动——只有那只被摆在案前,由自己指定给薛寒充当“刑架”的紫藤架,仍安静地立在那儿,一动不动。“……”沈冬行不禁一阵无语,他自知应该是那句“还有帐没算呢”惹的祸——然而,薛寒,你也该差不多些吧?——自己一句话,有错没错,你都要“奉杖请罚”吗?“……”沈冬行黑着脸儿转到薛寒的面前,他决定好好教教薛寒徒弟与奴才的区别。“师父!”薛寒抖得更厉害了,他可怜巴巴地看着沈冬行,却不敢说别的。“错哪儿了?”沈冬行故意道——他几乎可以想见薛寒那搜刮苦肠却无错可寻、没奈何便找些什么“不洗手”了、“让师父吐血”了等等乱七八糟的“错处”的模样——呵,有错认错,没错就别一根筋的瞎想——这算是自己这个师父教给他的第一件事情好了。然而,沈冬行没想到的是,薛寒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瑟缩道:“寒儿……寒儿不该……打林师傅。”什么?……沈冬行顿时觉得周身一冷——薛寒,你还真是能随时带给我意外的“惊喜”!“怎么回事?”沈冬行的口气严厉异常——他可以想见这中间必定又出了什么误会——但天真赤纯,却是非不分、处事极端,真是薛寒最大的缺点。“……昨天,寒儿醒了,躺在床上,却一个人都没有。我就下床到您的房间去;结果,就看见林师傅……他正拿着……那张纸……坐在那儿看……”薛寒羞红了脸,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那张纸?——沈冬行顿时想起,必是那张写着“狗屎”,却被薛寒误当成自己名字的字纸——薛寒昏倒后,自己怕别人看到,便一边为薛寒输送内功,一边将它收了起来——自己原是想撕了它的,但见它把薛寒逼成这样,便有意留着想等薛寒好转后,让薛寒自己处理,以解薛寒的心结,谁想事情后来越来越复杂,自己也就把这件事儿给忘了;现在想来,应该是林岑在为自己解衣施救时发现了它,一时好奇,就拿来看——本来嘛,好端端地谁写个“狗屎”放在身上呢——却不想恰好让薛寒看见了。“然后呢?”沈冬行黑着脸——以薛寒对这张纸的心结,后面的事大概不用说他也能知道个七八分了。“然后,我……我就把它抢到手里,一把撕了——结果林师傅就生气了……他站起来骂我……我一生气,就……就一头把他撞倒了……”薛寒一边说着,一边深深地低下头去。“……”沈冬行攥着拳,周身地寒气几乎超过了屋外的冰棱——他突然有些头痛——自己,真的能教好这个率性无礼,根本不知是非善恶为何物的孩子吗?“师父,寒儿知道错了。”看着沈冬行越来越怒的表情,薛寒吓坏了,一边哭,一边不住口地哀求着:“——曾师傅回来告诉寒儿,是林师傅救了寒儿,而且还在救您——是寒儿不懂事——寒儿给林师傅磕头认错了……还拿了诫尺请罪——可他不肯,说担不起……寒儿知道他还在生气,可怎么求都没用……后来,寒儿吃了药,就睡着了……师父,寒儿真的知道错了……寒儿认罚……您……您别生气!”“……”沈冬行没有说话,只是寒着脸,接过了诫尺——薛寒做事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自己不能不管。而薛寒也不敢多话,忙抹了一把眼泪,便自觉地站起来,弯腰伏在了身边的紫藤架上。“寒儿不肖,请师父教训!”大概也知道自己“罪”无可恕,薛寒虽然含着泪,怕得声音都打颤了,却依旧努力抬高了腰身,不敢有丝毫躲避。——然而,沈冬行却迟疑了。紫藤架上,薛寒赤-裸的臂腿之上,七八道尚自高隆的紫檩正明晃晃地横在那里,令自己触目惊心——那是前两天自己刚刚罚的;而此外,更或深或浅布满了各种笞痕——藤鞭印、板子印、巴掌印……重重叠叠,没有半块好肉——沈冬行这才意识到,薛寒,这个跟着自己其实也不过十来天功夫的孩子,竟被自己今天一顿、明天一顿地罚成这样。不疼吗?……沈冬行不由紧紧握了握手中的诫尺——怎么会不疼?自己用了几分力气,自己清楚——更何况还是这样接连受罚?——然而,连同经脉受损的疼痛一起,薛寒都没有半分表现,只管傻乎乎地笑着、仍旧是没心没肺地围着自己打转。——“寒儿……寒儿……怕您生气……不理寒儿……”——即便被罚成这样,也没有委屈、没有隐忍、没有怨怼、更没有逃避,只是担心,自己会生气……沈冬行的心从未有过的一痛——薛寒,其实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他或许不太懂事,但他对自己,却始终怀着一颗从未被玷染过的赤子之心。“真的知道错了?”沈冬行沉声询问。“是!”薛寒隐隐拖着哭音。“那……你觉得应该罚多少?”沈冬行想了想,又问。“……嗯……十……二十!”薛寒被问得一愣,想了又想,咬着牙答道。“……”沈冬行听了,不禁一阵无语——罚过薛寒这么多回,好象也只有初拜师那天和前天,自己最多打过他十五六下,结果一次几乎将他打脱了力,一次将他打尿了裤子——二十?!这孩子也真敢。“为什么?”沈冬行声音平和,听不出任何喜怒。“因为……前天寒儿使坏,还想打那个坏人,结果师父一共罚了寒儿……十六下;这次,寒儿打了林师傅,而且林师傅是好人——所以,寒儿的错更大。”薛寒老老实实地道。“……”沈冬行哭笑不得地听着,却也不得不承认,薛寒这笔“帐”还算得真挺明白。“那好,就二十下好了。”沈冬行淡淡道:“……不过……我给你个机会。”沈冬行肚内暗笑,嘴上却仍旧冷冷淡淡的。“你既然真的知道自己错了,那你便说说都错在了哪里。每说出一条,为师……就少罚十下!”沈冬行第一次,面对着薛寒,正式地说出“为师”两个字。“……”薛寒眼睛一亮——他当然没注意沈冬行刻意强调“为师”这再两个字,他只知道,自己有机会少挨打了。“嗯……林师傅是好人,寒儿不该打他!”薛寒底气十足地说出了第一条。“……”沈冬行不禁无语,但想了又想,还是轻轻嗯了一声,以示通过——“还有呢?”“嗯……”薛寒不禁有些语塞,又想了半天,才沮丧道:“寒儿不知道。”“那……如果现在你又看见林师傅拿了一张写了那两个字的纸看,你还会抢过来就撕吗?”沈冬行难得地循循善诱。“……”薛寒不禁一愣……如果……“……”薛寒很为难。“那就不说林师傅好了,如果是别人呢……你不认识的!”沈冬行也不生气,径自换一种说法。“……嗯!”薛寒不禁有些难堪,但怎么想,自己似乎都忍不下这口气。“这么说,你一千个人看抢一千个?一万个人看抢一万个?——天下这么大,这么多人,你能把这两个字给抢绝了?”沈冬行的语气不禁有些严厉。“……”薛寒眼圈一红,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一时弄不明白哪里不对。“两个字而已——原是你自己的错——不识字,却又得罪了小人——你不找欺负你的人去,反倒拿不明白的人出气,对吗?”沈冬行问道。“……”薛寒低了头,不敢则声——他突然发现自己真地弄错了一些事。“而且……你抢了别人手里的东西不算,还动手打人?”沈冬行继续道。“是他先……”薛寒下意识地想辩驳,但想了想,还是垂下头去,没有说出来。“想说什么,说出来?”沈冬行却不放过他,厉声道。“没什么……寒儿想说,是林师傅先骂寒儿的……可是,”薛寒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道:“师父说过……无论何事,都不许再动手……寒儿……不该打人的。”“……”沈冬行不由心中一暖——薛寒,毕竟还是听话的。“打人……打一个老人……而且还是一个不会武功的老人——你倒真是越来越出息了!”沈冬行仍旧沉着脸,厉声斥责道。“师父……”薛寒被骂得几乎掉下泪来,道:“寒儿知道错了,您罚寒儿吧——十下……不,还是二十下好了……寒儿……该罚。”

章节目录

雪月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小说只为原作者寂水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水心并收藏雪月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