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练武场,已经很晚了,眼看着满场练功弟子,薛寒有些眼花,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寒儿……拜见曾师傅!”薛寒连忙跪倒——师父为了自己骂他,把嘴都罚打肿了,还说,教习师傅也是师父,现在就是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对这位教习师傅不敬。“快起来!”曾悦吓了一跳,除非受诫,还从没哪个正式弟子对他见这么大的礼——不过看着薛寒尚未消肿的两颊、有些畏惧的眼神,再印证一下早间的传闻——曾悦多少也猜得到原因。“你没事吧?”曾悦仔细看了看薛寒的脸,莫名的竟有点愧疚,道:“怎么不上点儿药?”“……”薛寒眨了眨眼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好在曾悦似乎也并不在意,径自带他到一边,寻了些去淤消肿的药为他涂在脸上,边涂边问:“身上上药了吗?”“……”薛寒脸一红,生怕他是要给自己涂,忙道:“不……不用。”曾悦知他害臊,也不再说,只将剩下的药向薛寒手里一放,道:“收起来,每天自己涂涂,好的快。”“……”薛寒眼中泛起一丝雾气——从小到大,好象只有于婶在自己一次围猎受伤后,给他涂过药——这个曾师傅人真好——自己那样骂他,还这样对自己——怪不得师父罚自己掌嘴,真是该打!想着,薛寒忍不住再次跪倒,满心想学着昨天自己见到的杨华的样子赔罪,却忘了杨华是怎么说的,只好连叩了两个头,老老实实地道:“曾师傅,我骂了您,您别再生气了!”“孩子话!”曾悦眼见他少了些畏惧,反而语出真诚,心下也自感动,伸手拉了他起来,又问:“你来练武场做什么?“师父让我来这里晨练,练完了,自己去饭堂。”薛寒道。“好,那让曾师傅先看看你的根基。”曾悦心情很好,他从没教过这么小的孩子,想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会不会也这样可爱。皱着眉头,帮薛寒解下那碍事的藤条,曾悦终于在薛寒所谓的试练中发现,这孩子竟不会半点拳脚功夫——杨雄!——曾悦一边咬牙切齿地想着,一边不由自主的充当起薛寒的入门师傅来。由于耽搁了时间,沈冬行到达演武厅的时间较平时几乎晚了半个多时辰。沈冬行也不在意——他素来特立独行,平日便是不来也很正常——因此,他只先向正中的于凤山颔首示意了一下,然后便径自走到左首第一个位置坐下——那是他第一大镖师的位置。“呵——”别人尚未说话,杨凤杰先是嗤地一笑,道:“冰山兄,你这一来,连我的徒弟都规矩不少呢!”——杨凤杰这话倒不假,自沈冬行进门的一刻,所有大镖师的随侍弟子几乎都挺了挺腰身,眼观鼻、鼻观心,连大气都不敢乱出。沈冬行也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昨天那场“训徒”定是让杨华添油加醋传了个沸沸扬扬,却也不道破,只道:“没规矩不成方圆,我沈冬行规矩大也不止一天了,杨兄弟要不要学学?”“杨兄弟学不学倒不要紧,”一边的钟铭笑道:“倒是我们德堂的李大哥该好好学学,也给咱们门下弟子都好好正正规矩。”“罢了罢了!”李贵阳忙摆了摆手,道:“只怕规矩还没正,人都吓得跑光了!”“会吗?”一边的黎火龙终于开了口,冷哼一声道:“那是李堂主太老实了,所谓立规矩,其实也不过是杀鸡给猴看,打马骡子惊——不相干的人怕什么?”——这黎火龙原是从杨雄那里知道了杨雄其实并未动手,而是薛寒在捣鬼的情况,心中有气,特派了杨华去“讨公道”,哪知“公道”没讨来,反让杨华跪地赔罪才算罢——黎火龙满心不快,有意找点别扭,偏偏薛寒重责在前,堵了自己的嘴——郁愤之下,难免要逞口舌之快。沈冬行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与杨凤杰情谊颇深,开开玩笑倒也罢了,其他人——沈冬行冷冷一笑,端起茶轻啜一口,只当没听见。“……”见沈冬行依旧一幅自孤自傲的样子,于凤山暗暗摇头,只好轻咳一声,笑着岔开话题道:“火龙,这又是哪来的邪火?——我们接着议,福州那支镖,你到底是什么主意?”“……”黎火龙皱了皱眉——他是个直性子,脾气发过就算了,听于凤山一说,心思便被带了回来——“大镖头,火龙是威堂堂主,从不是自扫威风的人,大镖头若真想接,除非我、江老三和殷兄弟同时出马,不然,就威堂这十几路镖头,哪个都不成!”“那就算了!……”于凤山爽朗的一笑,“凤杰,鹰堂传令下去,东南四地,自令到之日起,歇业!无论大镖小镖,全给我回了。凡上门照顾长威的主顾,一律贴补十两出镖费,别寻承家;凡愿等长威两三个月出镖的,三个月后八折承镖!……若有别的变故,结交为上、和气为本,各地镖头随机应便、自做主张吧!”“大镖头!”张诺是镖局银堂堂主,专管银钱交易等事务,一听便变了颜色,急道:“三个月不承镖,损失太大了!”“……”于凤山笑了笑,摆手道:“不过是损失而已,总不至动根本——小心驶得万年船,安身立命比家财万贯重要。当年,我将长威镖局总局设在小小的长河镇,便立意不争头牌,只做二等——枪打出头鸟——如今,我们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没什么大名气,却诸事顺遂,安知不是从‘忍’字上得的福气?——凡事不能太贪,论起来,当年京津府的五虎镖局,五代相承,三四十个分局、四十多路镖头,隐隐已成帮派规模,到头来,只因一点江湖瓜葛,落得个分崩离析、家破人亡,何苦来——我只盼与各位兄弟平安终老,这银子嘛,只要能糊口,我就断不要兄弟们犯险。”“大镖头!”众人感动,齐叫了一声。于凤山也只是呵呵一笑,又道:“乘这时候,火龙和钟铭联手,正好理理西北那几个新分局,如何?”“是。”黎火龙是镖局威堂堂主,主管各镖路往来;钟铭则是和堂堂主,主管各镖局职司任命;新局成立本就是他们职责所在,所以二人答应地极是痛快。“好!没事都散了吧——过几天殷兄弟就要回镖了,叶锋,让下面准备一下,我们好好贺贺!”于凤山一边说,一边起身拍了拍沈冬行的肩头——沈冬行知他有话说,便淡淡一笑,也不理旁人,起身与于凤山并肩向练武场走去。“出什么事了?”沈冬行随口问道。“没事,其实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傲龙堡与七杀宫约会东南——江湖各路皆惊,偏又一单重镖上门,福州不敢轻接,请示上来。”“傲龙堡?七杀宫?”沈冬行眼睛深了深,轻轻吐了口气,道:“一帮二庄三山四宫五堡,这四宫和五堡对上,倒真是件大事——东南是七杀宫的地界,魔龙堡他也真敢!”“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傲龙堡虽正邪难辨,但这十几年,风头劲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对上七杀宫,恐怕只是第一步,独步江湖,说不定才是目的。”“嗤——”沈冬行冷冷一笑,道:“独步江湖,就算他动得了七杀宫,沐雪山庄和凌云山又久居世外不与争锋,但以那丐帮之众,能容得了他?”“呵——”于凤山又是呵呵一笑,道:“容得容不得又有什么相干,咱们小小的长威镖局,只盼一口饭吃,别弄得血雨腥风、天下大乱就好!”“大镖头!”沈冬行看着于凤山不置可否的神情,微笑道:“冬行便服你这点,得失不计、宠辱不惊!”“罢了!”于凤山自失地一笑,道:“这话只说给外人听吧——我只想问你——薛寒那孩子……到底怎么样?”提起薛寒,沈冬行脸色不由一沉,只管慢步前行,不再说话。“……冬行,不是大哥多事,”于凤山微微叹了口气,道:“以你的功夫,十个大哥也不是你对手,偏又这幅性情,大哥便知道你是个有来历的——但你于我有恩,你既不肯说,我也就从不过问——只是大哥心疼你——你总不能这样一个人。以前,那些个徒弟都是大哥没奈何,逼你的,你看不上,打了去,大哥无话可说,可这孩子是你自己选的,怎么还这么……”“大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的弟子,自有我的章程。”沈冬行轻声截断了于凤山的话头,道:“他若不愿意,随时可以请去,我不拦着。”“冬行!”于凤山皱了皱眉,道:“你一不成家、二不要下人,你真要这么孤零零一个人下去吗?”于凤山转身拦在沈冬行身前,道:“冬行,我是真想你收个好徒弟,好徒弟比下人、比儿女都强。下人看的是雇银,忠义的少;儿女,那是债,且看我那几个就是了,对他们再好,都是父母该做的,有几个知道感恩?徒弟不同,江湖儿女、师恩最重——我听了你昨天的事,特地找值杂的老王问了问,他说早上看见那孩子正跪在床头给你穿鞋——冬行,根基悟性大哥并不看重,只是你昨日把他罚成那样,他还肯这样无怨无悔的伺候你,真是难得——听大哥的,敛敛你的脾气吧。”“……”沈冬行看着于凤山一幅苦口婆心的模样,心中一阵感动——所谓值杂的老王,其实是轮值倒夜香的一个老头子,望山堂平日里人迹罕至,也就只有倒夜香的多少能看到些情形,于凤山关心自己,竟自低身份亲自垂询,这份情谊实是深厚,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沈冬行道:“大哥,你宅心仁厚,这份情谊,就算冬行有一日离开长威镖局,也必铭记于心——可是,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别管我了……五堡对四宫……我只希望别连累到长威镖局才好。”“……”于凤山还待再说,远远地却见叶峰匆匆赶来。“什么事?”于凤山见叶峰神色间有些犹豫,知他有事,便主动问询。“回大镖头……”叶峰看了眼沈冬行,有些迟疑地开了口,道:“叶峰交办完事情,赶返时,听说饭堂打起来了,教习师傅们已赶到……据说,挑头闹事的,是杨雄、薛寒还有一个叫杨风的普通弟子——听说原是杨雄家里的下人,另外几名新进弟子和一些年纪小的也参与了。”“……”于凤山、沈冬行的脸同时一黑。沈冬行二话不说,迈步便向饭堂赶去,心中只暗暗咬牙——薛寒,这个样子……你还敢惹出事来……你还真不怕死!于凤山也一愣,忙也迈步向饭堂走去。赶到饭堂,饭堂里早已是碗盏狼籍,一些执役弟子正忙着打扫。四个教习师傅聚在堂口,似乎在争论着什么,而堂前则一溜跪了十多个弟子,薛寒、杨雄正排在首位。相比杨雄鼻青脸肿、满脸愤恨的模样,薛寒看上去好似毫不在乎,跪在那里,左顾右盼,手中居然还抱了一个大大的食盒——待沈冬行走到近前,被他一眼看见,竟还冲他露出一个开心的笑脸。“藤条呢?……”沈冬行的脸真快比锅底还黑了,他恨不能现在就上去给薛寒几下子,但眼见那根藤条居然不在薛寒身上,索性便先问藤条。“……”薛寒愣了一下,低头看时,仿佛才发现藤条不见了,也不多想,起身就往饭堂里跑——把一排跪着的其他弟子看得直愣。“师父!找到了!”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薛寒很快从饭堂的一个角落里翻到了那支藤条,急忙拿着它跑回原地跪好,兴冲冲地拿给沈冬行看。“……沈大镖头,看来我们真是教了一对好徒弟啊!”还没等沈冬行反应过来,身后黎火龙的声音已经传来了。而伴随着这个声音,叶峰一句“于总镖头到!”也传了过来。

章节目录

雪月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小说只为原作者寂水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水心并收藏雪月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