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叹一口气,沈冬行不禁看了看身边的总镖头于凤山。八年前,他曾遭逢巨变,落魄之际,结识了于凤山。在自己看来,于凤山虽然功夫平常,但仁厚义气,颇有古风,令人敬服,这才受邀做了他长威镖局的大镖师。加入长威镖局后,于凤山对他也十分敬重,待如兄弟,从不轻易烦他出镖,且对他性子孤冷,凡事特例独行之处,也毫不介怀。唯一麻烦的是,他初入长威镖局,便遇上一场夺镖之争,自己一人一剑,救了包括于总镖头在内共九名镖师的性命,威名顿起,从此拜师学武之人便络绎不绝。他原立下了不收徒的说法,奈何穷文富武,这些富豪子弟拜师不成,便通过父兄之势,强行托请。要知道镖局立足,三分靠功夫,七分靠关系,得罪富豪权势,怎生了得?自己总不能看着总镖头左右为难,只好立下五两束脩,开门纳徒。不过,他教徒无方,又生性严苛,教过几个后,就再无人问津了。然而,今年却又听管事传报,有人投贴要拜他为师,意外之余,少不得要出来点个卯,顺便看看是个什么人——却原来只是个半大孩子。履历刚刚看过,父母双亡、出身贫寒,高得离谱的束脩是靠变卖田产换的,如今已是无家可归。沈冬行不禁暗暗叹了口气,稚子无知,父母双亡又无人管束,想是听闻了什么传言,便一味天真孤注一掷地来了。如今,自己自然是不会收的,只是他年纪幼小,落选之后,即便拿这五两银子再置些薄田,又如何能经营渡日?——沈冬行不禁侧眼看了看身边的于凤山总镖头,于凤山徒弟虽多,但在他看来资质好的却没几个,李子威算拔尖的,其实也不及眼前这孩子——于凤山若肯,由他收为弟子倒是不错,若不肯……他不至于这么没有眼光吧……红着脸,举起最小的石铛,薛寒下意识的又瞄了一眼沈冬行,意外地,只见沈冬行向辅考弟子将头略略一点,竟是过了!薛寒立刻松了一口气,心中不由一阵感激。下一关是拳脚,眼看着其他少年一套套拳脚虎虎生风地打下来,一边的辅考弟子一会儿“五禽拳”、一会“八卦掌”的报着名号,薛寒刚刚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半空。拳脚,自己倒是在围猎时跟带队的大叔学过几招,可是,根本不是象那些少年演的那样一套一套的,更不要说什么名字了。万般无奈,薛寒将心一横,向辅考弟子报说要打“围猎拳”,又要了一条绳索和一只短木刀。正在全场镖师都在发愣什么叫“围猎拳”的时候,只见薛寒左手一扬,将绳索抛出,准准地套在场前的一只木桩上,再抖手一拖,木桩自然翻倒,薛寒随即赶上几步,一个空翻跨在木桩之上,木刀出手,做了一个划劈的动作。接下来,伏身翻滚、贴地背滑、之字旋跃甚至攀枝上树,一条绳索,忽缠、忽引、忽牵、忽攀,一柄短刀,或刺、或剖、或劈、或搅,全无章法,却又一气呵成,一时倒也将人看得倒也眼花缭乱。直至薛寒技穷收身止步时,大家才回过味来,场内场外爆出一阵哄笑。当然,笑的大多是场内的少年和场外的弟子,堂前的一排主考师傅们虽有莞尔,却均未嘲笑。至此,谁都看得出,薛寒毫无根基可言,然而他临场拼凑,毫无滞碍,闪转腾挪,行云流水,可见手脚灵便、悟性奇高。大家不禁将目光都投向了沈冬行,一边暗羡他好福气又遇上一个佳弟子,一边又暗叹他不善教授,这么好个苗子只怕又要明珠暗投。而正中高坐的于总镖头却是面带喜色——沈冬行极厌收徒,之前收的几个,其实都是自己在无奈之下百般求恳的,请托之前,无论是谁,一概落选。而如今这个孩子无论表现如何,也都必将落选,那么自己就又可以“拣个便宜”了。然而,就在大家的或羡或叹之中,谁都没有注意,沈冬行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再次获得过关的讯信,薛寒感激得都快哭了。他望向沈冬行,虽说离得远,看得不怎么清楚,但却暗暗下了决心,若真能被破格收录,他一定会好好回报。最后一项是比斗,顺利通过前两关的的少年以抓阄的方式结对比试。薛寒自认倒霉,他抓阄抓到的居然是在第一关中举起最重石铛的那个少年,看着对方足足高出自己一个头的健硕身材,薛寒几乎有些绝望。生涩地向对方行了个礼,薛寒呆呆地站在场中,不知如何是好——打斗,不是打架吧?上去照脑袋就给一拳?——而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对方一拳已到胸前。薛寒反应极快,急忙后退一步,矮下-身,错脚一滑竟从对方胯-下钻出,乘势便扑到对方背上,一手勒住对方脖子,另一手便向对方眼中叉去。——这是薛寒在林中围猎时常用的招法,野兽的腹下是死角,嘴咬不便,只要速度够快,猎物便不及转身,乘势上背,有刀的话,勒住脖子来一刀,直接有效,如果没刀,就叉取它的双眼,也能最快使猎物失去反抗力。对方少年大惊,万没想到薛寒会使出这样泼皮无赖般的打法,亏他素有根基,急切间向后一摔,同时双臂一震,后肘直击薛寒两胁。薛寒对付野兽惯了,哪曾想到对方是四肢灵便的人,一摔之下,自己后背反先着地,痛楚难当,接下两胁被重重击到,疼得他几乎叫出声来,两手自然松了。对方乘机就地一滚,一个鹞子翻身起来,因恼他出手无赖,起脚便踢。薛寒忙也向后滚开,乘翻滚之际,膝下使力,滑身站起,然而还没等他再出手,锣声却已响了。定睛看时,自己已在比斗圈外——按规矩,这场比斗算是输了。薛寒满心沮丧,但也心知肚明对方比自己强过太多——漫说是对方,从刚刚各人拳脚功夫的显露来看,放眼场中任何一个少年,只怕都比他强。薛寒忍不住再次看向沈冬行——前两场,自己做得都是最差的,可是沈冬行都宽容了,那么这一关呢?他还能网开一面吗?看着薛寒的打斗,沈冬行的脸色越发阴沉了。一边的于凤山最先发觉,不觉有些失笑,侧脸低声道:“怎么了,看不惯这孩子的无赖手段?……你该看得出,他身上没什么拳术根基……打斗的套路倒是和那套‘围猎拳’……”说着,先忍不住呵呵一笑,才又接着道:“……的确是如出一辙……这当真是他围猎时练出来的也说不定……既是如此,实用之下粗野就在所难免了……他还小,又没从过师,能懂什么?……以后好好教训就是……怎么样,肯不肯再让我再占个便宜?”沈冬行听了,不禁也淡淡一笑,却不似往日那般回应。反尔微微闭了闭眼,似乎想了些什么,才向辅考弟子轻轻点了点头。“过了?……”于凤山的脑袋竟然一阵发懵。——无人托请居然三关俱过,这在沈冬行这里还是第一次,他不禁瞪大了眼睛看向沈冬行。“我想当面问问他,总镖头的意思呢?”沈冬行回视于凤山,轻声道。“当然好!”于凤山大声说,“真是难得你能相中个弟子呢!这孩子确实不错……你也真该收个徒弟,起码不至于冷冷清清的!”“我只是先问问……”沈冬行微笑道,眼中却并无半分笑意。站在沈冬行面前,薛寒是即感激又有些不安。——三关通过,当面问询以定去留,这是帐房先生当初便告诉他的流程。只是以自己的表现,他完全没有料到可以做到这一步。薛寒充满感激、甚至带了一些讨好地望着沈冬行,然而,沈冬行回视他的,却是异常地冷峻。“薛寒,是吗?”沈冬行冷冷地问,一双眼深深地看着他,仿佛要看穿他的心。“是……”强压着心中泛起的一丝寒意,薛寒怯怯地点了点头。“以前没学过武?”沈冬行直视着薛寒,又问。“没有……”薛寒羞红了脸,道:“只在围猎时和大叔们学了些围猎的办法……不知道算不算是武……”没学过?……只是一些围猎的办法?……沈冬行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令人难以查觉的冷笑。“那你怎么想起来要要习武呢?”沈冬行又问道。“因为……”薛寒一时有些语塞。羡慕?有点儿,哪个男孩子没有个英雄梦?但在来之前,自己想都没想过。喜欢?有点儿,但也不是全部;娘的安排?这个最重要了,但娘也没说要自己非学不可。那是为什么呢?……薛寒认真地想着,越想越胡涂,终于低了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一边的于凤山不禁莞尔,而沈冬行却微微皱了皱眉,继续道:“不知道就要拜我为师?”“嗯!”薛寒真的有点尴尬了,他横下心,脱口道:“因为娘死了,我没地方去,是娘说我可以到这里来拜师……也是一条出路!”“出路?!”沈冬行的眼底泛起了一丝嘲笑,道:“这算什么出路?你变卖田产才换得五两银子,只能跟我学一年,一年之后,你的出路又在哪儿?再弄点田产卖了?”——开玩笑,什么样的娘会安排自己儿子这样的出路?一年之后,让儿子喝西北风去?“……”薛寒怔怔地一时没言语。一年之后?他没想过,他只知道这是娘唯一“安排”给他的“一个机会”。至于这是个什么机会,以后该怎么办,娘没说,自己也从来没想过。“可是……娘说,这是给我的一个机会……”薛寒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声音小得几乎自己都听不清。然而,沈冬行听见了。“机会?……这倒真是个机会!”沈冬行失笑了,微侧了头,向于凤山道:“……好吧,如果总镖头没有什么意见,这徒弟……我收了!”“……”收了?!包括于凤山在内,在场众镖师几乎全都瞪大了眼睛,沈冬行……这怎么可能……主动收了个徒弟……而且还是这样的表现……就算悟性高点,也不至于受到这样特殊的待遇吧?……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收了?!薛寒也觉得天眩地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自己的表现,沈冬行……长威镖局最有名的沈大镖师……居然就这样收自己为了徒了。他不禁一阵感激,扑嗵一声跪在地上,连磕了四五个响头。“行了行了,一会拜师的时候再磕吧!”在其他众镖师惊愕目光中,帐房先生终于走了过来,一把扯起不断叩头的薛寒,引他到阶下站定。大约过一个时辰,少年们都陆续比斗、问询结束,最后通过的六名少年一字排开,齐齐整整的站在阶下。看着阶下的少年,于凤山哈哈一笑,轻轻击了两下掌,向左右道:“好!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恭喜各位兄弟又选得如意弟子,长威镖局人财两旺,运势兴隆。”说着向帐房先生微一示意,道:“拜师吧!”不是入室弟子,镖局收徒一般都不很复杂。几名大弟子手脚利落的抬上一张香案。各镖师在于总镖头带领下在案前略一奉香,便复又在椅上坐下。这时便有帐房先生上前,唱道:“德长延四季,名威震八方。黄道吉时,长威镖局开门纳徒,拜师!”——前两句是长威镖局的“名口”,嵌着“长”、“威”二字,走到哪儿,报上“名口”,便知道是长威镖局了。只是镖行四海行走做生意,并不讲究炫武扬威,而是要德交义结、和气生财,因此长、威二字均居在第二位,取个不敢占先的意思。随着帐房先生唱歌般的吟咏,两名大弟子走到阶下,将六名少年引到堂前。

章节目录

雪月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小说只为原作者寂水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水心并收藏雪月寒最新章节